中共领导人与美共总书记白劳德交往纪事

 

栏目:菁华采撷  加入时间:2017/7/13 15:01:54  已浏览:178

 

 

       白劳德是美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1891年出生于美国堪萨斯州。1905年参加美国社会党,1910年退出。1921年,加入美国共产党(当时称“统一共产党”),之后任美共中央执行委员。1926年受红色工会国际派遣到中国,在汉口和上海协助组织泛太平洋产业工会书记处,并任书记处书记。1934年至1944年任美共中央总书记。白劳德热切地关注中国革命,给予了中国共产党有力的支持。但在1929年以后,白劳德逐渐滑向修正主义的泥淖。毛泽东在1945年给美共中央的信中既批评了白劳德的错误,又对其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帮助给予了充分肯定。

 

          白劳德在华工作两年,同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曾有密切来往

 

        1926年,白劳德来到莫斯科红色工会国际总部工作。同年12月,受红色工会国际派遣,汤姆(英)、多理越(法)、白劳德(美)、施端理(俄)及其随员11人组成国际劳工代表团,从莫斯科启程前往中国。1927217,他们一行抵达广州,受到各界群众的热烈欢迎。从2月到6月的5个月时间里,代表团成员由谭平山陪同,遍访广东、江西、湖北、湖南等省。330晚,中华全国总工会及各团体代表400人前往汉口码头,欢迎国际劳工代表团抵达武汉。

      44,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在武昌中华路都府堤红巷13号举行了开学典礼。国民党中央党部、武汉国民政府、各群众团体及国际工人代表团的代表100余人到所祝贺。邓演达主持开学典礼,毛泽东讲了话。谭平山代表国民党中央党部、国民政府,在典礼上发表了演说。法国代表多理越、英国代表汤姆、美国代表白劳德也相继发表了演说。 48,白劳德在汉口烟厂工会欢迎国际劳工代表团大会上致词说,“我们美国的革命工人们对于中国的革命深表无限同情。我这一次到中国来,看见工人阶级有组织,烟厂工友尤其是烟厂女工友们组织得很好,一定能够革命。……我虽然到汉口不多时,但学到许多革命的经验,我回到美国一定把各位的痛苦告诉我们美国的工友”。

        517,汉口各工会代表在血花世界大剧场举行欢迎大会。向忠发、赤色职工国际委员长罗佐夫斯基先后致词。随后英国代表汤姆、日本代表西田义一、爪哇代表赖克门、美国代表白劳德相继致词。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劳德等人调查了蒋介石国民党集团在上海等地残酷镇压工人运动、破坏工会组织的情况,并向共产国际执委会递交了报告。1927年,白劳德撰写了《民族主义中国的内战》一书。该书以日记的形式生动地记述了代表团在上海的所见所闻。白劳德认为中国共产党人的失败只是暂时的,中国工人阶级领导自己的同盟者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取得改造中国社会的胜利,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52026日,红色工会国际在汉口召开第二次泛太平洋劳动会议。会议决定成立泛太平洋产业工会书记处作为常设机构,办事地点设在中国上海,白劳德担任书记处书记和书记处机关刊物《泛太平洋工人报》的主编。在1927年至1928年期间,白劳德大部分时间是在中国度过的。白劳德除致力于泛太平洋产业工会及机关报的工作外,还利用其美国公民的身份,为中国共产党及中国总工会做了许多好事。例如,提供中国各地工农生活和运动的调查材料,在可能和必要的条件下掩护在上海等地的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及党员,传达党内秘密信息,组织交通渠道等等。白劳德不仅在他主编的《泛太平洋工人报》上发表有关中国工运的报道和评论,而且把他在中国各地调查的材料写成多篇文章,在美国出版的《中国留学生月报》上发表。

    白劳德在华期间,同中国许多著名人士有过密切接触。白劳德曾回忆说:“在中国,我同孙逸仙夫人、鲍罗廷、周恩来、朱德、刘少奇、廖仲恺夫人等有过密切的接触。正是这一时期的经历和交往使我能在后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成为中国共产党和罗斯福之间最初联系的渠道。”1928年底,白劳德结束中国工作后返回美国,并继续关注中国革命的发展。

        19273月至4月间,施滉、徐永煐、冀朝鼎、罗静宜等中国留学生先后加入美共,成为中国留美学生中最早的一批共产党员。19273月,在美共的指导下,施滉、徐永煐、冀朝鼎等在旧金山创建了隶属于美共中央委员会的中国局,接受设在旧金山的美共第十三区委员会的具体领导,施滉任书记。这是在美洲成立的第一个由中国人组成的共产党组织。虽然美共是公开活动的,但是美共中央中国局则是秘密的。美共中央中国局是一个受三重领导的中共海外组织,表面上接受美共中央的领导,实际上为中共服务,而最终又要听命于共产国际。美共中央中国局中的党员除了接受美共中央的直接领导以外,还要参加美共党内的活动甚至是党内斗争。美共中央中国局成立后,在组织美国华侨、发展党员、资助中共、支援中国国内革命和建设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美共中央中国局第三任书记张报在美工作期间成绩突出,甚至上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黑名单,两次被捕入狱。白劳德对张报的安全很担心,及时安排张报离美赴苏学习。一天,白劳德亲自来到张报的居所,对他说:“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焦急,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么?你不用担心,中国局的工作,同志们干得很出色。你入党以来做了大量工作,在华侨中的工作也做得很不错。同志们对你有很高的评价。但现在你已经暴露,仍在美国工作下去是既困难又危险的,于党的工作,于你本人都会带来不利的影响。因此中央经研究决定,送你到苏联学习一个时期,以后回中国参加斗争。你的意见怎么样?”张报闻言喜出望外,兴奋地站起来紧紧握住白劳德的手,一口气说道:“太好了!太好了!谢谢组织上的安排,谢谢,太谢谢了!回祖国参加第一线的斗争,是我昼思夜想的事情!到红都苏联去是全世界每个革命者的心愿,我完全同意和接受中央的这个决定。”白劳德微笑着点了头。他很理解这个远离祖国的游子的急切心情。白劳德接着拿出一张用打字机打印在黄绸布上的美共中央介绍信交给张报,叮嘱他把信缝在上衣的夹缝里以免有失,到苏联后交给共产国际中共代表团。接着白劳德指示说,现在趁美国警察当局放松了对他的搜捕,应立即着手准备离美。去纽约的中国大使馆办手续是不安全的,首先应到芝加哥中国领事馆去领取中国护照以便办理出国手续,至于去苏联的入境签证,由党组织代为办妥。不久,张报按照美共的安排办好了护照并移交了中国局的工作,顺利抵达苏联。

 

                    19376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分别致信白劳德表示致敬,这是很少见的

 

    曾任美国共产党总书记的福斯特曾指出:在20世纪30年代日本进犯和蹂躏中国时期,党竭力反对罗斯福输送废铁和其他军需品到日本去的政策。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袖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曾于1937年分别致函美国共产党,对这种支持表示感谢。

        19376月初,美国《美亚》杂志一行4个人组团来到延安访问。他们是:美国外交政策协会远东问题专家比森、美国《太平洋事务》杂志主编欧文·拉铁摩尔、美国《美亚》杂志主编菲力浦·贾菲。622,毛泽东在凤凰山的住处,接见了这批美国人,回答了他们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提出的一些问题。关于领导权问题,毛泽东说:领导权并不依赖于力量的大小,而要看领导者的纲领和所做的努力。共产党并不谋求自己的私利,他所谋求的只是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全民族的利益、劳苦大众的利益。如果战争胜利了,日本被赶出去了,如果形势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这就意味着革命运动是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因为这是我们的基本主张。菲力浦·贾菲是白劳德的好友,他在延安的所见所闻,对白劳德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白劳德在任美共总书记期间,美共对中国革命给予了积极的支持,这一点要和他后来所犯的修正主义错误区分开来。福斯特所提到的三封信,就是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于1937624日写给白劳德的,并委托《美亚》杂志主编菲力浦·贾菲捎回。

    毛泽东给白劳德的信全文是:

    趁一位同志来访的机会,我给您,尊敬的白劳德同志、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和美国人民的领袖带去这封信。

    中国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面临着一个共同的历史任务,即抵制和推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中国共产党正努力实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虽然我们的工作目前处于困难时期,但我们已经取得进步,而且我们正尽最大努力实现期望的结果。

    我从许多美国朋友处以及其他消息渠道获悉,美国共产党和大多数美国人民非常关心中国的抗日斗争,并以多种方式给我们以援助。这使我们感到,我们的斗争决不是孤立的,我们得到了国外强有力的支持。同时,我们感到,我们取得的胜利将会给美国人民争取解放的斗争以相当大的帮助。世界正处于大变动的前夜。世界工人阶级和所有要求解放的人民为了共同的斗争必须团结起来。

    革命的敬礼!

    周恩来也致信白劳德,全文如下。

    我们从来访的同志那里得知,您和美国共产党十分关心中国的革命运动,给予了我们非常热情的支持。这一消息使我们感到极大的鼓舞。

    同志,您还记得十年前与您在中国一道工作过的同志吗?我就是当时结识您的那些人中的一位。不幸的是,您熟悉的苏兆征同志已离开了我们,他在非常艰难的环境中工作,因病于1929年去世。

    西安事变后,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已重开谈判。我们正在处理统一战线的新问题,它同欧美共产党与社会党之间的统一战线谈判还不完全一样,它也不同于19241927年的国共合作。当前统一战线的目标是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因此,在目前的中国,实现统一战线的具体过程和统一战线的内容是相当曲折和复杂的。至于目前发生的事情以及谈判的状态,我已电告您。我热切地希望您和在您领导下的美共能给我们更多的支持,我也渴望得到您对我们统一战线工作的高见。我对太平洋两岸的我们两党一道推翻太平洋上的侵略魔鬼以及随后战胜所有的侵略者充满信心,我们必定成功。

    致以热烈的布尔什维克问候。

     朱德也致信白劳德,全文如下:

     我代表中国人民军队,给您并通过您给美国共产党、美国的工人和农民以及支持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的所有美国朋友们带去我们热情的问候。为了把日本帝国主义强盗赶出去,我们决心尽最大努力团结中国人民,为中国的自由和解放而斗争。在这一斗争中,我们希望你们给予大量的兄弟般的援助。让我们携手摧毁黑暗的、野蛮的法西斯体制。我们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的未来必然会被进步事业照亮,这一进步事业必定会照耀全球。

    中美两国人民的团结万岁!

    我们反法西斯斗争的胜利万岁!

 

                  白劳德积极支持中国抗日战争,毛泽东引用其“帮助中国即是保卫美国”观点

 

    抗日战争期间,白劳德多次发表文章号召美国人民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193792日,白劳德在《中国与美国》的演说中,阐述了美中两国人民命运息息相关的论点。他指出:“如果我们允许日本帝国主义继续无牵制地反对中国人民,那么我们美国实际上就介入了目前日本的侵略,我们正在给美国找麻烦。美国正在接受对中国的封锁。我们继续允许美国的废铁从布鲁克林码头运走,这些废铁正在运到日本。它们被用来制造炸弹去残害中国人民!华盛顿命令美国的船只离开上海,但它却未要求所有的船只停止从布鲁克林运送废铁到日本。……如果我们允许这些废铁去毁灭中国人民的和平,那么我们就不能保卫美国的和平、纽约的和平以及布鲁克林的和平”。白劳德还说,美国的独立得益于他国的帮助,那么美国也应该援助中国人民的独立战争。他说,中国并不弱小,它拥有四亿五千万人口。中国共产党一直动员全中国人民为获得独立而斗争,并为中国人民指出了独立的道路。中国民众迫使国民党政府停止反对中华苏维埃和红军的战争,加入建立民族统一战线的谈判。“我们必须使美国人民明白,中国人民的事业就是我们的事业,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是我们所关心的。我们不能允许把美国作为日本发动对中国人民战争的基地。如果我们需要和平,我们就必须努力团结世界上所有的和平力量。对中国兄弟姐妹的援助,也就是对世界和平事业的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毛泽东也表达了与白劳德相同的观点。全面抗战爆发后,毛泽东向全党指出:“争取英、美、法同情我们抗日,在不丧失领土主权的条件下争取他们的援助。战胜日寇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但外援是不可少的,孤立政策是有利于敌人的。”193810月,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强调:“必须争取美国及西方一切民主国家的援助。”同年11月,《新华日报》借用美共总书记白劳德的话,呼吁“帮助中国即是保卫美国”。

    在美共的号召下,美国人民以多种形式援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美共中央多次组织盛大的援华群众大会和包围日本外交代表机关的示威游行。19381月,美国全国铁路工会举行大会,决定抵制日货并拒运一切战时工业原料到日本。193812月,旧金山工人拒绝为日本装运废铁,随后加利福尼亚的工人也拒运废铁到日本。19392月,俄勒冈州阿斯托里亚港的码头工人拒绝为日本“挪威丸号”装运废铁。

    白劳德是加美援华医疗队成行的主要推动者。菲力浦·贾菲在延安采访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中了解到陷入困境的红军急需有经验的医务人员。为了把公众的视线聚焦到中国。白劳德和贾菲发起成立了美国援华会,并和另一个美共外围组织“美国和平与民主同盟会”联合起来,负责援华医疗队的筹组工作。援华医疗队成员之一白求恩在临终前致信聂荣臻司令员,信中提到要给白劳德写信,并寄上一把缴获的战刀。白求恩在信中写道:

    亲爱的聂司令员:

    今天我感觉身体非常不好,也许我要和你们永别了!请你给加拿大共产党总书记蒂姆·布克写一封信,地址是加拿大多伦多城威灵顿街十号。同时,抄送国际援华委员会和加拿大民主联盟会。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十分快乐,我惟一的希望就是能够多做贡献。

    也要写信给美国共产党总书记白劳德,并寄上一把缴获的战刀。这些信可以用中文写成,寄到那边去翻译。随信把我的照片、日记、文件寄过去,由蒂姆·布克处置。所有这些东西都装在一个箱子里,用林赛先生送给我的那18美金作寄费。这个箱子必须很坚固,用皮带捆住锁好,外加三条绳子。将我永世不变的友爱送给蒂姆·布克以及所有我的加拿大和美国的同志们。

……

 

          毛泽东19455月推荐日共领导人冈野进读白劳德的著作《德黑兰》

 

    白劳德让人感到迷惑不解的地方之一,就是他是一个崇拜罗斯福的斯大林主义者。白劳德主张抛弃鼓动工人暴动,对罗斯福新政后的美国大加赞赏,甚至认为一般意义上的阶级矛盾在美国并不尖锐。在美共第八次代表大会上(1934年),他认为无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没有根本区别,“共产主义是二十世纪的美国主义”。在两年后召开的美共第九次代表大会上,白劳德干脆要求共产党“跟着罗斯福走,一切服从罗斯福的政策”。从1936年前后开始,白劳德开始宣扬后来被称为“修正主义”的理论:美国共产党不应该通过工人运动、而应该通过选举竞争和妥协改良来实现掌权的愿望。194417日的美共中央委员会会议上,白劳德建议解散美国共产党,并在美共中央全会上通过。在得到莫斯科“同意”后,美共于1944520日到22日的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经代表们同意,修改了党章,将共产党改组为“共产主义政治协会”,白劳德任政治协会会长。

    德黑兰会议对白劳德产生了重大影响,并直接促成美国共产党的解散。白劳德将《德黑兰宣言》称为是“最伟大、最重要的历史转折点”。这次会议后,白劳德对社会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关系、阶级斗争、资本主义制度、共产党的作用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重新思考。从194312月到19449月,白劳德连续作报告、写文章、发表演说,就德黑兰会议和《德黑兰宣言》的意义阐发了自己的观点,并出版了著作《德黑兰:我们在战争与和平中的道路》。在《德黑兰》一书中涉及到中国问题的文字多达4000余字,白劳德提出了许多正确的观点。

    第一,白劳德认为,中国共产党是美国在中国的真正朋友、最可靠的朋友。在中国究竟谁是美国的真正的朋友呢?白劳德提出:“这个问题的最后标准,可以从考察下面这个问题来得到:如果防止内战的一切努力均告失败,迫在眉睫的战争终于爆发,情形将是怎样?日本能从哪一派补充新的中国同盟者,使之参加自己在南京的汪精卫傀儡政府呢?除了指出在重庆的最有势力的统治集团以外,没有人能提出其他的答复。能依靠什么力量去维持中国对日抗战到底,不问情况如何变化呢?没有人不能首先指出是八路军和西北自治区。”“这些人,美国在中国最可靠的朋友,数年来一直担负对日作战的一半责任。”

    第二,白劳德认为,美国应该给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以物资援助。白劳德认为,虽然中国共产党多年来一直担负着对日作战的一半责任,“但他们从重庆中央政府那里实际上没有得到金钱、武器、弹药或是医疗供应。相反他们一直被封锁着……美国通过租借法案援助中国的物资中,没有一支枪、一粒子弹送到了西北自治区的部队手里,而美国的许多物资却被用来打他们!”“送到中国去的美国物资是为了所有愿意打日本的中国人所利用,不是由某些中国人用来打其他的中国人。我们要把美国租借法案援助物 资的一部分按照这些部队担负的作战任务的比例送到他们手中。”

    第三,白劳德认为,应促使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合作,以避免内战。白劳德提出,中华民族的抗日力量还只是在形式上联合在蒋介石之下。事实上,他们是两个不同的阵营,从1927年到1937年他们之间进行了十年内战,只是在1937年面临日本的大举侵略,他们才达成了一个不稳定的联合。即使这个形式上的联合也常有陷于破裂、重新发生内战的危险,自从1943年年中以来,这种危险已经特别严重。白劳德认为,“如果中国真的发生内战,这对于美国和英国在太平洋无疑是一场重大的灾难。这将是日本在战略上一次重大的胜利,它的势力在中国会得到巨大的扩张。如果美国和英国力所能及,它们必须避免这种威胁。”“美国的外交政策,不得不以促进和保证中国的安全团结、进行反对日本侵略的战争为其目的。白劳德写道,蒋介石经过十年的努力,有德国人和日本人的积极帮助,有英国和美国至少是善意的中立,尚且不能用武力统一中国,而说他现在却能够做到,那真是荒谬绝伦。

    可以看出,白劳德在《德黑兰》一书中仍然关注中国革命,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并没有成为美帝国主义反动的对华政策的支持者。

        对于白劳德的一套“修正主义”理论,毛泽东持保留态度的。1944612,美共记者爱泼斯坦在延安访问了毛泽东,一起聊起了美国的工运情况及白劳德,明显对白劳德不坚持无产阶级政党独立性的做法不理解。据爱泼斯坦说:“后来,毛主席反过来问我关于国外的一些事情。……他还问了我一个问题,是关于美共领导人白劳德为什么把美共融于政治联盟中以求在美国两党制度下发挥作用。我引用了白劳德自己讲的和美共党报曾发表过的理由,回答他: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没有第三个党在那种制度之外取得过成功。毛泽东问:一个无产阶级独立的政党的原则性到哪里去了?他没有再讲什么,也没有必要讲了。他对此不赞成就清清楚楚了。

    毛泽东读了白劳德的《德黑兰》一书后,于1945528日,毛泽东致信在延安工作的日共领导人冈野进(原名野坂参三,曾任日共总书记)阅读。“冈野进同志:此件看了(指野坂参三的文章《建设民主的日本》),觉得是一篇好文章。通过它,我了解了日本共产党的具体纲领。我认为,关于没收垄断资本(操纵国民生计者)一条,我认为是非常正确的。这一条,英国、法国的共产党都是如此,中国党也一样。如今,日本党也有了。只有美国的共产党人还没有接受这一条。关于这一点,他们没提出什么,可能有自己的理由,但是,我颇感怀疑,我想他们是找不到出路的。此点,正待研究。我想把你的意见也提供出来。去年出版的白劳德同志的《德黑兰》一书,你看过了吗?希望你看一看。改日我们一起议论一下。”显然,毛泽东不仅自己读,也推荐冈野进读,希望一切讨论和磋商。

 

            毛泽东19457月致信福斯特,支持美共反对白劳德修正主义斗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帝国主义称霸全球的野心日益显现,加之美国国内阶级斗争的尖锐化,使得美共广大党员逐步认识了白劳德修正主义的实质和危害。1945726日至28日,共产主义政治协会召开特别大会(即美共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会上通过一项决议草案,谴责白劳德及其在战时推行的温和路线,正式撤销白劳德的领导职务,宣布美国共产党的重建并选出福斯特等人组成新的领导机构。

    在美共的党内斗争问题上,中共中央也同美共中央保持立场一致。1945729日,毛泽东致电新任美共总书记福斯特,对美共党内反对白劳德修正主义斗争表示支持。毛泽东在批评其修正主义———投降主义错误的同时,也对白劳德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称赞了他关心中国革命、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所作出的贡献。毛泽东在《给福斯特同志的电报》中说:

   福斯特同志和美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欣悉美国共产主义政治协会特别会议决定抛弃白劳德的修正主义的即投降主义的路线,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的领导,并已恢复了美国共产党。我们对于美国工人阶级和马克思主义运动的这个伟大的胜利,谨致热烈的祝贺。白劳德的整个修正主义———投降主义路线(这条路线充分表现于白劳德所著《德黑兰》一书中),本质上是反映了美国反动资本集团在美国工人运动中的影响。这个反动资本集团现在也正在力图扩大其影响于中国,赞助中国国民党内反动集团的反民族反人民的错误政策,使中国人民面临着严重的内战危机,危害中美两大国人民的利益。美国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美国共产党反对白劳德修正主义———投降主义的胜利,对于中美两国人民目前所进行的反日战争和战后建设和平民主世界的伟大事业,无疑地将有重大的贡献。

    在电报中,毛泽东明确指出:“白劳德同志在其过去工作中对于中国人民的斗争曾有过许多可感谢的帮助。”但这句话在编入《毛泽东选集》中却被删除了。这是一个遗憾。

    白劳德试图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和美国式民主间做出调和,但是结果却是失败的,两边都不讨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美国政府对包括他在内的美共几个领袖加以迫害以至逮捕,白劳德被判4年徒刑关进亚特兰大监狱。只是出于群众的强大压力,他才在服刑一年后被释放,但他却认为赦免是“相互谅解的时代已经到来”。美共重建后,白劳德拒绝承认曾犯“修正主义”错误,于19462月被开除出党。19487月,白劳德请求共产党重新恢复他的党籍,遭到拒绝。19465月,白劳德来到莫斯科,虽然受到友好招待,但是没有得到苏联领导人在有关政策改变方面的答复。莫洛托夫推荐他担任苏联书籍出版社的美国代表,作为苏联出版业的美国代理商,以表明他仍是苏联的朋友。三年后,白劳德称俄国书籍在美国没有市场,“我已确信我无论如何不再是苏联的朋友了”,因而辞去了苏联书籍出版社美国代表的职务。1950年,麦卡锡主义盛行时,白劳德也遭到质问,但他拒绝指控其他同志为苏联间谍。白劳德晚年郁郁寡欢,1973年病逝。

 

(责任编辑:李曼容)

 

  • 来源:《世纪风采》第2期
  • 作者:何立波
图片信息
推荐信息
信息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