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转战粤北

 

栏目:菁华采撷  加入时间:2018/4/23 11:22:53  已浏览:3017


陈永红

 

1927年12月上旬,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七八百人从湘南进入粤北,转战仁化、曲江、乳源、乐昌等地,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宣传革命,帮助和领导粤北的土地革命斗争,为粤北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给粤北人民留下了十分珍贵的精神财富。

进入粤北,转战仁化

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军在潮汕失利后,作出了“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决策,于1927年11月上旬到达江西崇义县的上堡。在这里,继天心圩整顿和大庾整编之后又进行了整训。这期间,部队面临着严重的困难,时近隆冬,给养无法解决,战士还穿着南昌起义时的单衣、短裤,有的连草鞋也没有。医药更缺,枪支弹药也无法补充。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曾多次在一起商议这些问题,但都没有找到办法。那些天,朱德吃不下、睡不着、坐不住,成天为这些关系到部队生存的问题焦急忧虑。在一次会议上,当又一次讨论到这些问题时,朱德高兴地说:“找到办法啦。我们可以找朋友来帮助解决。”陈毅惊奇地问:“哪位朋友可以为我们解决这样大的困难?”朱德胸有成竹地说:“找范石生去!”

范石生和朱德是云南讲武堂的同班同学,范石生在讲武堂时加入同盟会还是朱德介绍的。因为范石生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加上过去范石生在东征途中主持的一次军事会议上,与时任粤军许崇智部参谋长的蒋介石曾经发生过摩擦,所以,蒋介石对范石生早已心怀恶意,不许他扩大地盘和增添兵员,克扣他的军饷,常常给他小鞋穿。另外,南面的桂系军阀和北面的湖南军阀都排挤他,企图夺走他仅有的一小块地盘。朱德充满信心地说:“我们完全可以利用敌人之间的矛盾,与范石生建立起反蒋统一战线。这不仅可以解决我们当前的燃眉之急,而且还可以相机争取范石生向左转。”朱德还详细分析了范石生当时的思想动态,各系军阀之间矛盾发展的必然趋势,以及建立统一战线后,可能出现的有利于我不利于敌的前景。朱德精辟的分析,坚定的信心,使大家统一了认识,一致同意了朱德和范石生搞统一战线的正确主张。11月2日,朱德按照从敌人报纸上得悉的地址,给范石生写了一封长信。过了20多天,朱德接到了范石生的回信。信中大意是:“春城一别,匆匆数载。兄怀救国救民大志,远渡重洋,寻求兴邦立国之道。而南昌一举,世人瞩目,弟诚感佩良深。今虽暂处逆境之中,然中原逐鹿,各方崛起,鹿死谁手,仍未可知。来信所提诸论点,愚意可行,弟当勉力为助。兄若再起东山,则来日前程不可量矣!弟今寄人篱下,终非久计,正欲与兄共商良策,以谋自立自强。希即枉驾汝城到日唯(十六军四十七师师长)处一晤。专此恭候。”朱德接信后,立即召开了会议,提出了自己要亲自前往汝城谈判的想法。陈毅、王尔琢担心朱德的安全,纷纷劝阻。朱德为了部队的生存和发展,为了保存八一南昌起义的革命种子,置生死于度外,毅然决定前往汝城。次日,朱德带着作战参谋王清海和黄文书以及从教导队中选拔出来的50多名身强力壮、机智灵活的学员,向汝城出发了。 朱德到达汝城的当天,范石生夜里也赶到了。次日晨,范石生来与朱德磋商,在谈话中朱德反复说明:“我们是共产党的部队,现在虽暂用十六军番号作掩护,但我们的行动,仍接受共产党的指挥调动。”谈判很快成功,最后商定:一、朱德的部队,暂时用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O团番号;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部队,暂时用一四一团番号。朱德化名王楷(朱德字玉阶,化名由此而来),名义上任一四O团团长,兼四十七师副师长和十六军总参议。二、同意朱德提出的三条原则(组织上独立、政治上自主、军事上自由)。三、先发给一个月的薪铜。每支步枪配200发子弹,机枪配1000发。损坏的枪支,由军部军械修理所尽先修理。每人发给一套冬装及毯子、背包带、绑腿、干粮袋等。洋镐、十字锹、行军锅、水桶等,均予补充齐全。朱德当夜立即给陈毅、王尔琢等写了一封信,把这一喜讯告诉了他们。

严重的给养困难得到解决,全团将士军容风貌焕然一新。朱德率领的部分南昌起义军得以保存了下来,为以后发动湘南起义和上井冈山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创造了有利条件。

1927年12月上旬,朱德部队随十六军调防,10日来到仁化的董塘圩。

发动群众  打击土豪恶霸

大革命时期,仁化开始建党。1926年冬,中共仁化支部干事会成立,有力地领导和发展了农民运动和支援了北伐战争。正当大革命蓬勃向前发展、全国人民欢欣鼓舞的时候,蒋介石却把枪口转向共产党和革命群众,发动了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和广州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建立了白色恐怖的反革命统治。仁化党组织遭受破坏和解体。有的党员率领部分农军随北江工农自卫军北上武汉,转而参加南昌起义;有的党员惨遭杀害;有的党员被迫转入地下潜伏或逃亡;有的党员转移至澌溪山隐蔽。区、乡农会、妇女解放协会被迫解散,革命形势一落千丈。但是,共产党员和广大群众并未被敌人的大屠杀所吓倒。共产党员蔡卓文在澌溪山汇集人员配合南返北江工农自卫军一部于6月23日攻陷仁化县城,破监营救农友成功。由于失去与上级的联系,交通不便,加之不明斗争形势,找不到前进方向,环境险恶,他们一直在分散、彷徨之中等待。

1927年11月,朱德派出第十二支队10人,到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高涨、革命影响较深、群众基础较好的仁化董塘进行革命活动。第十二支队人员到董塘后,通过秘密调查、串联,与原第五区农会领导人之一邹耀胜接上了头,又与共产党员蔡卓文等取得了联系,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和当前斗争形势。党员在沉闷中看到形势发展,振作了精神,恢复了中共仁化支部干事会,加强了团结,明确了当前革命任务。第十二支队人员和中共仁化支部成员一起展开秘密活动,分赴各乡村,先后恢复区农会和23个乡农民协会、农民自卫军组织。

1927年12月上旬,朱德部队随十六军调防,来到仁化的董塘圩。朱德率部来董塘的消息传开后,群众纷纷前来向部队控诉土豪劣绅的滔天罪行,迫切要求严惩这帮反动家伙。当晚,朱德在农军干部邓祝三的家里召开了各乡农会干部会议,做了动员,决定立即乘夜分头出发到安岗、麻塘、石塘、历林等村严惩土豪劣绅。会后,由农会干部和农军带领部队的同志连夜行动,分头到各乡,抓获了谭学云等33名土豪劣绅,并收缴他们的枪支,先后押往董塘。

第二天,朱德在董塘圩的禾坪岗召开了群众大会,公审土豪劣绅、反动官吏。在会上,朱德用国民党反动派制造白色恐怖的事实教育党员、干部、群众,认识武装斗争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大革命失败后,国民党反动派强行解散农民协会、农民自卫军、妇女解放协会,枪杀工农群众,放火烧屋,迫得群众四处逃亡,无家可归,哀鸿遍野。农民要求生存,就得要干革命,要革命就要实行武装斗争。这个血的教训,使党员、干部、群众有了深刻认识,懂得了要以革命武装消灭反革命武装,才能摆脱被屠杀、被剥削的地位,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做主人,才能建立工农政权,实行耕者有其田。朱德把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结合起来,直接宣传到群众中去。朱德还让贫苦农民逐一上台,控诉反动官吏、土豪劣绅的滔天罪行,进一步激发广大群众的革命斗争热情,提高斗争觉悟,“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土豪劣绅!”“建立工农政权!”等口号声此起彼落。控诉完毕,宣判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谭学云等24名罪犯死刑,立即执行。此举大快人心,大长了革命群众志气,大灭了敌人的威风。

帮助恢复农会   支援农民暴动 

12日,朱德率领部队离开董塘,日夜兼程南下。当部队到达韶关时,突然得到广州起义失败的消息。于是,朱德便把部队留在韶关,后转驻韶关北郊的犁铺头,在这里开展了较长时间的新式练兵运动。   

朱德率部转战闽、粤、赣、湘以来,没有机会进行较为正规的训练。为了适应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利用与范石生合作的有利时机,朱德决定对部队进行一次较为正规的训练。他根据多年积累的军事知识和实战经验,以及南昌起义以来的经验教训及其特点,亲自编写了《步兵操典》和《阵中勤务》两部军事教材,供部队训练使用。部队训练以教导队作为试点,朱德亲自给官兵授课、讲解,亲自示范,要求十分严格。军训中,朱德提出了“有把握的仗就打,没有把握的仗就不打,不打就‘游’”的开展游击战的军事原则。在战术训练中,他把旧式疏开队形改为梯次配备,以减少密集队伍在接敌运动中受敌火力杀伤的可能性;把旧式的一字散兵线改为弧形和纵深配备的散兵群,以构成阵前纵深的和交叉的火力网。教导队训练结束,这批学员被分派到各营担任教员,开展全面的练兵运动,有效演练避实就虚、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和创新的战斗队形。经过军训,大大提高了指战员的战术水平和部队的战斗力。

在犁铺头期间,朱德先后收到中共中央12月21日和27日两次来信。信中指示他们要联合当地农民、开展武装斗争、进行土地革命,指出:“联络北江的农军及广州暴动后退往北江的队伍,参加北江区域的农民暴动,扩大和深入北江的土地革命,做成北江农暴的主要副力,造成海陆丰农暴割据东江的同样的局面。”朱德执行中央的指示,组织官兵深入附近乡村发动群众,帮助恢复农会发展农军,两次派兵支援曲江西水农民暴动:12月22日,农民在中共广东省委委员、曲江农运领袖欧日章指挥下,进攻重阳大沙州地主,朱德派了一连人参加,暴动初战告捷;28日,西水地主反动武装疯狂反扑,暴动农军被困在暖水和青水塘村,朱德智调援兵,同坚守的暴动农民内外夹击,将地主武装打得晕头转向、死伤惨重,两村解围。

12月底,朱德与毛泽东派来的代表何长工取得了联系。自三河坝失败后,朱德部队与党中央失去联系。但朱德部队转战赣南粤北时,中央曾先后派李鸣呵等人打听朱德的行踪,均没联系上。与此同时,毛泽东自秋收起义把部队带上井冈山后,也一直关心着周恩来、朱德等人的消息,并于10月5日派何长工去打听南昌起义军的下落,到粤北联系革命力量。经过两个多月的辗转跋涉,何长工终于到达韶关。当何长工得知朱德部队驻在犁铺头后,便连夜赶来与朱德、陈毅、王尔琢等同志会面。何长工向朱德报告了毛泽东上井冈山的情况和他这次受命下山的经历,朱德也谈了部队南下的经过和前段已派毛泽覃到井冈山找毛泽东的详情。这次会谈时断时续,不时有县委书记、赤卫队长来找朱德。朱德向何长工抱歉地说:“真对不起,现在粤北地区正在举行暴动,广东省委指示我支援当地的暴动。”第二天,朱德给了何长工一封介绍信和一些钱,握着何长工的手说:“希望赶快回到井冈山,和毛泽东联系,说我们正在策划湘南暴动。”

1928年元旦,朱德突然接到范石生秘书杨昌龄送来的密信,要朱德率部速离犁铺头,自谋出路。

原来,这是蒋介石安插在范石生部的亲信、十六军教导团团长丁熙告的密。丁熙把朱德部队隐藏在十六军的情况告到蒋介石那里。蒋介石接报后,即令范石生解除朱德部队的武装,逮捕朱德,同时又令十三军军长方鼎英部队从湖南进驻粤北,以监视朱德部队和范石生的动向。因此,范石生出于同朱德的旧谊,立即写信并派亲信杨昌龄速往犁铺头将实情相告,还送去1万块大洋和10箱子弹,以表诚意。范石生还写一封信表示他的诚意:“一、‘孰能一之?不嗜杀人者能一之’;二、为了避免部队遭受损失,你们还是要走大路,不要走小路;三、最后胜利是你们的,现在我是爱莫能助。”

在这万分火急的情况下,朱德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和陈毅、王尔琢、蔡协民以及北江特委的同志一起商量对策。北江特委的同志主张部队应立即开往东江的海陆丰和广州起义部队会合,会议决定照此计划执行。1928年1月2日晚,朱德不顾滂沱大雨,以“野外演习”为名,率领部队出发。部队走到仁化县东南方的鸡笼圩附近时,发现大批船只逆水而上。据侦察,系军阀方鼎英师正在开往南雄。计其路程,他们要早到南雄,我军强行通过南雄已不可能了。

 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分析了当时的形势,研究了附近几个地区的政治、地理、经济的情况后,决定先将部队开进群众基础较好、易于隐蔽的宜章山区,以后再从长计议。1928年1月3日,朱德遵照中共中央关于“为避免消灭的危险,你们只有坚决的脱离范石生”的指示,并得到范石生的同意,当晚率部脱离范部。1928年1月4日,朱德从曲江第二次来到仁化董塘,会合当地农军攻破仁化县城,并在南校场开了一个大会,朱德、陈毅、龚楚和县城许多群众都参加了大会。陈毅在会上宣传了土地革命,号召农民起来,通过武装斗争保卫土地革命,保卫自己的胜利果实。朱德抓住一切机会宣传八七会议精神,做了大量深入群众的实际工作,并且身体力行地带领群众开展革命活动,进行现场教育,使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观念在当地深入人心,调动广大革命群众的革命积极性。

1928年1月6日,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离开董塘前夕,留下南昌起义军滕铁生、杨开平、石生根、蒋国杰、范卓、孙德隆、刘海、何大修8名军事骨干人员和两箱子弹,充实(仁化)工农革命军独立第四团力量。他们在政治上、思想上、作风上都成为这支部队指战员的表率,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当阮啸仙领导的广东工农革命军北路第八独立团成立时,他们担任了该团团营领导的重任。

朱德率部离开仁化后,国民党和民团700多人进攻当地农军和革命群众。(仁化)工农革命军独立第四团团长刘三凤和滕铁生等率领该团和群众共2000多人转移上澌溪山打游击。他们遵照朱德关于“强敌进攻莫硬打”“抓敌弱点我猛攻”“孤敌疲敌我围歼”“常遣精兵骚扰敌”的游击思想和战斗原则,拖住敌人,袭击土豪劣绅,没收地主谷子,保存了力量,沉重打击了反动派的势力。1月27日,阮啸仙在董塘召开武装大会,2月4日,在安岗把(仁化)工农革命军独立第四团改编为广东工农革命军北路第八独立团。下设三个营,团长滕代顺。2月13日,该团在县委、县革委领导下攻占仁化县城后,先后在董塘、华阳寨、石塘寨、澌溪山等地迎击国民党五个团和民团共2000多人的进攻,谱写了广东“农民暴动中最伟大的战斗”。 仁化暴动能够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朱德对八七会议精神的大力宣传。因此,朱德为仁化暴动打牢了思想基础。

仁化第五区的蔡卓文、黄梅林、廖汉忠、刘振平、刘三凤、刘太丰、李载基、李翠基、谭广泉、张广生、冯安、伍牛仔、江云山、李家传、黎锡伍、邹耀胜、黄兆基、谢子华、郑来娣、李德厚、张义成、叶宽云、谭兆麟、谭令全、陈桂英等都是仁化暴动的中流砥柱。他们都亲耳聆听过朱德的亲切教导,参加过朱德亲自指挥的革命斗争实践活动,对朱德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遵照朱德的教导为仁化暴动的广泛深入发展四处奔波、宣传发动、秘密串联、组织武装、准备粮食和武器。在他们的积极努力下,仁化暴动革命斗争一浪接一浪地发展。

朱德及其领导的南昌起义部队对粤北农民暴动的发展是有着卓越贡献的,他为仁化暴动的发展打下组织基础、思想基础、军事基础、训练了骨干力量。他的光辉名字永远铭刻在粤北人民心中,永远铭刻在仁化暴动的丰碑之上。

(责任编辑:李曼容)

 


  • 来源:《世纪风采》2018年第4期

上一条:邓小平和杨勇的将帅情

下一条:无

图片信息
推荐信息
信息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