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出鬼没的淮泗便衣队

 

栏目:菁华采撷  加入时间:2018/11/1 14:35:26  已浏览:4549


姜田兵

 

1941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夏末,为了发展地方武装,牵制日伪,使主力部队在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八路军二纵第十旅从旅部抽调25名干部、战士充实地方。同年9月,淮泗县成立便衣队,旅部通讯连连长陈世锦被任命为队长。刚成立时,便衣队只有8个人,8支短枪。其任务是:一、扩大便衣队;二、抓俘虏,搜集情报;三、插进敌人心脏,打击敌人。任务虽艰巨,但他们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很快在淮泗、泗阳一带打开了局面。不久,便衣队扩大到90多人,分成短枪队、长枪队两个分队。便衣队今天打炮楼,明天除汉奸,神出鬼没,频频袭扰,搞得日军、伪军晕头转向,防不胜防,节节败退,闻风丧胆,在泗阳的抗战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

 

化装进城活捉汉奸毛胡子

 

1941年10月,泗阳县城里有两个汉奸,一个是伪连长,群众称他毛胡子,另一个是伪保长。他们经常带着日军到抗日根据地“扫荡”、抢粮、抓人、杀害抗日干部。老百姓恨透了他们。淮泗便衣队决定摸清情况后,活捉这两个坏家伙。11月的一天上午,10名便衣队员化装成赶集的老百姓,每人怀揣一支短枪,一颗手榴弹,由一名区队员带路,进了泗阳县城。长枪队在城外掩护,准备接应。11名便衣队员分成三个组,第一组3个人,由苏孝先带领,走在前面;第二组3个人,是陈世锦、刘震涛、单金,走在中间;第三组5个人,负责断后。

他们刚进骡马街,就发现一个伪军班长带着一个班的伪军从炮楼里向他们走来。同时又发现5个伪军跟在第三组便衣队员的后面,其中就有便衣队要活捉的那两个坏家伙。前后相距不远,队员们腹背受敌,形势相当不利。队长陈世锦边走边轻声对刘震涛、单金两位队员说:“等到前面人多的地方见机行事。”话刚说完,前面那个伪班长就冲着第一组的3名便衣队员吆喝道:“土八路的,站住!”原来,为便衣队带路的那个区队员是从伪军中反正过来的,伪班长认识他。伪班长一吆喝,全班伪军的枪口都一齐对着那3名便衣队员,企图把他们往炮楼里带。说时迟那时快,陈世锦掏出枪来,“叭”的一声打死了那个伪班长。几乎是同时,刘震涛、单金和第一组的3名队员的枪都开了火。转眼之间,击毙了4名伪军,其余的伪军都被吓得跌跌爬爬地向炮楼里逃跑。

前边枪声一响,后边的5名便衣队员猛一转身,枪口一齐对准了跟着他们的5名敌人,一枪未放,已经缴了伪连长、伪保长等5名敌人的枪。紧接着,一、三组的队员押着5名俘虏从原路撤回,二组队员掩护。这时,整个骡马街乱作一团,炸了集。不一会儿,一、三组的队员已押着俘虏出了圩门,消失在一望无际的高粱地里。当陈世锦3名队员快到圩门口时,20多名日军骑兵向他们追来,边追边开枪。等日军骑兵追到圩门口的时候,队员们已撤到高粱地边。这时,在城外掩护的长枪队向日军猛烈开火。日军不敢出圩子,向高粱地里放了一阵空枪,垂头丧气地缩回了据点。便衣队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就击毙了4名伪军,活捉了伪连长、伪保长两个铁杆汉奸和3个伪军,吓得敌人再也不敢轻易出动了。

 

大闹赌场干掉伪军大队长

 

1942年春的一天,淮泗县委的一名领导对便衣队长陈世锦说:“来安集的敌人天天在赌钱,戒备很松,你们能不能设法敲它一下?”陈世锦说:“行!”两天之后,便衣队集体讨论制订了击毙伪军大队长、抓几个俘虏的活动方案。第三天,12名便衣队员化装成赶集的老百姓,分三批比较顺利地进了来安集。长枪队埋伏在街北,准备接应。

队员们到街上一看,整个街心果真是一个大赌场,伪军们三个一堆五个一伙,有的推牌九,有的押宝,有的掷骰子。满街的吆喝声、骂娘声不绝于耳,枪都架在旁边,无人看管。

队员们边看热闹边往前走。突然,一名伪排长走到他们跟前,正要打量陈世锦和单金两人,一个卖香烟的小姑娘走过来,高声地向那个伪排长打招呼:“大排长,今天天气很好,你的运气一定也不错吧?”伪排长转身和她讲话去了。队员们乘机离开了他。快到日军大炮楼了,队员们还没有看到那个伪军大队长,正等得心急,这时从炮楼里出来5名伪军,其中一名正是伪军大队长,4名挎盒子枪的伪军走在他的两边护卫。队员们紧紧地跟着这几名敌人,准备找机会动手。到了一家杂货店门前,只见伪警察局长迎上去对伪军大队长说:“要注意,大队长,今天街上可能有土八路……”他的话还未说完,队员们的枪早已“叭叭叭……”射向敌人,伪军大队长应声倒下被击毙,那个提醒大队长“注意”的伪警察局长的脑袋也开了花,其余4个伪兵全部被生擒。

整个赌场顿时大乱,伪军都吓得直往炮楼里钻。炮楼上的日军以为八路军攻打炮楼了,机枪一个劲地往下扫射,打得那些赌钱的伪军跑得更凶。队员们乘机抓了5个俘虏,押出了圩子。这5个俘虏,一个是伪连长,一个是副官,一个是伪排长,一个是事务长,其中一个伪军吓得瘫软在地,被就地击毙。队员们撤退二里多路后,来安集上的枪声还响个不停。便衣队的长枪队还未放一枪,战斗就胜利结束了。

 

一枪未放生俘伪军一个连

 

运河北岸的豆瓣集是水陆交通要道,驻着一个团的伪军。有一个连的伪军驻在运河南岸,构筑了据点,经常到抗日根据地骚扰。这个据点圩高水深,易守难攻,成了抗日军民打日军、除汉奸的一个障碍。淮泗便衣队决定拔掉它。

1944年春天的一个漆黑的夜晚,41名便衣队员在队长陈世锦的率领下全副武装地悄悄潜伏到这个据点附近。在夜色的掩护下,陈世锦带领第一组的20名队员先来到圩墙下,架起了人梯,攀上了圩墙。这时,一个敌哨兵正在打瞌睡,一名队员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枪口抵住他的后心,厉声说:“不许动,动就打死你!你们连长在哪里?”那个敌哨兵两腿一软,跪倒在地,连声请求饶命,忙不迭地答道:“连长在二楼睡觉,楼下一个排,炮楼后边一个排,另外一个排在四个小炮楼里。”

第一组的队员们放下跳板,和第二组的21名队员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圩子。第一组队员摸上炮楼,见伪连长正蒙头大睡,一边摘下他床头墙上挂着的短枪,一边猛地掀开被子。伪连长从梦中惊醒,正要顽抗,一看枪口已对准他的胸口,顿时瘫软下去。两名队员把他五花大绑地捆起来,押下了炮楼。楼下那个排的伪军还睡得像死猪一样。队员们堵住门大喝道:“不许动,起来穿好衣服到大操场集合!”全排的伪军都稀里糊涂地当了俘虏。另外一个组也干得很漂亮,不一会都把俘虏带了过来。经清点,俘虏共计121名。河边那刚从淮阴运来的三船军火也被缴获。陈世锦命令每个俘虏背两支枪,排成一路纵队向南走。

临走前,队员们把大、小炮楼和剩下的军火全点着了火。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爆炸声震耳欲聋,河对岸的伪军见状一齐向队员们开枪,却已为时过晚了。队员们带着战利品,押着俘虏迅速回到了驻地。10天之后,豆瓣集的伪军全部撤到码头上去了。

 

以牙还牙将计就计歼顽匪

 

淮泗便衣队的活动使敌人又怕又恨。伪军营长李三黑子组织了一个别动队,经常偷偷摸摸地在游击区活动,妄图消灭便衣队。

一次,别动队冒充新四军抓了便衣队的刘树礼、刘树成和小崔三个流动哨。便衣队经过分析研究,决定抓他们的人,换回自己的人。任务下达后,同志们分头行动。不到3天,便衣队就抓了18个俘虏,其中还有一个是伪连长,且是伪团长的亲信。便衣队通过敌工站长余化波和敌人交涉,以人换人。敌人满口答应了,就是不及时放3名队员。几天后,敌人把刘树礼、刘树成两名队员放了回来。原来,敌人对他们威胁利诱后,给他俩交代了任务:一是策动便衣队叛变,放出那18名伪军;二是杀掉便衣队长陈世锦、公安局长何真理和刘中同志。他俩回来后如实地向队领导作了汇报。

便衣队决定将计就计,让他俩给伪营长写信说:“事情顺利,便衣队无疑心,任务即将完成。如能派小崔回来相助,必将成功。”第二天,敌人果真把小崔放了回来。5天后,便衣队一切准备就绪。

第六天的早晨,雾雨蒙蒙,便衣队员们带着轻重武器埋伏在运河南的大堤下。3名被放回来的队员隔河向北岸喊道:“李营长,我们任务完成了,快派两只小船把我们接过去。”

敌人信以为真,很快就派两只小船划向南岸。还有不少伪军在北岸大堤上观望。没等小船靠岸,便衣队的4挺机枪、90支步枪一齐向北岸开了火。北岸的伪军还没来得及还击,已经成了一具具尸体,两只小船上的伪军也全部被击毙。过了4天,幸存的伪军全都逃走了。

日本投降后,根据上级指示,淮泗便衣队和皖东便衣队以及泗阳、泗洪的便衣队共700多人,编成苏皖边区公安总局便衣大队,又开始了新的战斗。

(责任编辑:贾茹)


  • 来源:《世纪风采》2018年第10期

上一条:亲民爱民的彭德怀

下一条:无

图片信息
推荐信息
信息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