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玉宇澄清万里埃 -- 南通解放纪实
 
来源 :  2014-09-22 09:51:09 已浏览 : 3676

南通市位于江苏省东南部,居长江入海口北岸,南临长江,东濒黄海,三面环水,形同半岛,与上海、苏州隔江相望,素有“江海门户”之称,是江苏沿海南北交通的枢纽。1949年初,春节刚过。南通城里市民们的心中,躁动着一种急切、焦灼的渴望。街头巷尾,迅速传递着同一个消息:“解放军要攻打南通城了!”“南通城要解放了!”194922日上午8,华中九分区部队由东门吊桥进入南通城。华中九分区副司令员彭寿生率警卫排登上位于市中心的钟楼,将一面鲜艳的红旗,升上钟楼顶端的旗杆上,南通地区全境宣告解放。

 

 

  随着解放战争的进行,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南通全境的解放拉开了序幕。早在1948315,如东县城掘港镇即被解放军攻克,成为南通最早解放的县城。是年9月的一天,戒备森严的南通城里,风驰电掣地驶出一辆国民党军用卡车,车上坐着一位不露声色的神秘男子———他就是南通地下党、城工委负责人陈永新。卡车开到二甲镇,下车后,在交通员的带领下,陈永新径直来到镇东乡下的一家农舍,九地委城工部长尤旭当即向他布置了迎接解放南通城的具体工作。

  南通城在解放战争时期,是国民党在南通地区的军政指挥中心,这里一直驻有重兵,防守严密。尽管国民党军队大势已去,但敌人总是不甘心失败,即使末日就在眼前,也要作垂死挣扎。敌一四六师和三○八师驻守南通城,敌二十一军六十八旅驻守金沙,而我华中军区第九军分区直属的军事力量只有八团、九团及各县县团武装,敌人意欲将金沙镇作为外围,与南通城形成犄角之势,准备与解放军对峙,摆开了决一死战的阵势。此时九地委和分区领导有一个明确的指导思想,即一定要保护好南通这座工业城市,要尽量避免与蒋军在市区作战,不让工厂和城市各种设施遭到战火的破坏。因此,在解放军指战员的指挥下,在地下党的配合和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开始进行一场分化、瓦解、逼敌出城的攻心战。

  为了掌握南通城敌人的驻军、设防以及地形等情况,配合解放军随时以武力解放南通城,陈永新接受任务后,立即回城开展活动,组织地下党员察看并测绘南通城及外围地形图,将敌人的驻军、设防等情报及时向九地委城工部汇报。城工委先后选派了几批地下党同志去解放区参加轮训,轮训后有的立即被派赴港闸工业区和交通运输部门开展工作。

  南通解放前夕,中共党的地下组织在南通城领导人民护厂护校,与垂死的敌人开展斗争,迎接解放的各项准备工作在紧张、广泛、秘密地进行着。唐闸是南通的主要工业区,也是护厂斗争的重点。为了加强领导,城工委在唐闸东乡建立了联络点,以中共地下党员为骨干,秘密组织了工人纠察队,密切注视敌人的一举一动,防止和制止敌人的破坏。

  在工人积极行动起来护厂的同时,部分资本家也在盘算迁厂、转移设备和资金,为此,陈永新于194911020日两次约请大生一厂进步职员姜孝发和庶务科长朱俊才共商护厂大计,议定:用苏中军区首长管文蔚的名义,致函大生一厂资方代理人和国民党唐闸区区长等,告以党的民族工商业政策,晓以大义,要求厂方放弃拆迁,保护工厂资财。与此同时,各厂地下党支部以“反拆迁”的口号,团结工人为保卫工厂而斗争。工人们发动起来了,他们说:“工厂是我们的命根子,是我们的饭碗,资本家想背着跑,办不到!”“保厂如保命,哪个敢拆一部车子,就打断他的腿。”工人们把扳手、榔头等拆卸工具收藏起来,警惕地看住每一部机器。地下党支部还在运输工人、码头工人中提出“不卸、不运”的口号。在党的工商业政策和统战政策的感召下,在工人群众的压力下,那些和国民党反动派站在一起的资方代理人等上层人士被分化出来,表现出明智的积极的态度,放弃了拆迁厂房、转移设备和资金的计划。

  1月下旬,盘踞在唐闸镇的国民党军企图在撤逃江南前“捞一票过江”,明目张胆敲诈勒索,在大洋桥上堆起了木柴、煤油、皮棉,扬言要烧掉大洋桥和大生一厂。城工委立即写信给大生一厂厂方,敦促他们迅速同反动派交涉、周旋,同时发动工人群众保桥,国民党军不得不悻悻然将煤油桶等扛走。

  为了保护天生港发电厂,城工委派地下党员把党的城市政策和护厂要求印成宣传品,散发给工人。同时,城工委指示打入敌中统组织的地下党员邵永龙,利用其特殊身份和天生港的一些特殊工人关系,组织码头工人拒绝往江南运送物资,并将一艘趸船沉入江底。

  在南通城工委领导下,南通城各学校的地下党组织纷纷组织教师、学生成立护校队,保护了教学设施。

  护厂护校斗争取得了胜利,南通城(包括唐闸、天生港)解放时,工厂、学校、商店以及邮政等公共设施基本完好地保护下来。

 

 

  在淮海战役结束后,我野战军主力部队浩浩荡荡乘胜南下,盘踞南通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如惊弓之鸟,纷纷仓皇逃跑,南通区军民紧追不舍,各县县城和主要集镇在19491月底2月初次第解放。

  海安县军民在逼走李堡镇守敌四三三团、隔断姜堰镇和海安镇守敌之间的联系后,从东西两侧进逼海安镇,驻守海安镇的国民党军二十三师一部、炮兵五团二营及地方保安部队,为逃脱被歼灭的命运,于1949120弃城南窜,海安镇回到人民手中。

  127日凌晨,驻如皋城的国民党二十一师四二三团守敌倾巢南逃,如皋县党政领导机关进驻如皋城,如皋县警卫团一营奉命追击逃敌,截获敌船两艘。28日,白蒲、林梓等地守敌纷纷各自逃命,如皋全县解放。

  启东县城汇龙镇的守敌,于127日傍晚,在慌乱中丢下大批军用物资,开始经泰安港向江南溃逃。东南警卫团当即追击,歼敌一股,截获货船一艘,缴获部分物资。28日晨,启东全境宣告解放。

  金沙镇是南通县的重镇,126日上午一大早,金沙守敌一四六旅四三七团四处向商户勒索“借款”,镇上店家纷纷关门闭户,全镇一片混乱。上午10时,守敌向南通城仓皇撤逃,途中遭华中九分区八团和县、区武装的截击,扔下几十具尸体后,狼狈不堪地钻进了南通城。

  海门县城茅镇,东西三华里,南北一华里,四周筑有一丈多高的城墙。128日晚,茅镇守敌再次掠夺商民后,以数辆卡车,满载人员与物资,争相夺路向青龙港逃跑。29日凌晨,海门县党政机关部分人员随南通县警卫团一起,从北市梢沿复兴街挺进,进驻茅镇。31日,三厂、青龙港解放。

  随着南通周边地区的相继解放,南通城已成为一座孤城,城内驻敌一四六师、三○八师部队,有从天生港逃往江南的迹象。华中军区第九军分区在海门青龙港的部队,不顾疲劳,冒着雨快速向西北开拔,直奔南通。而另一支由分区施亚夫副参谋长率领的通如支队和南通县警卫团则插到南通城北,前沿指挥所就设在北土山,敌我双方的哨兵相互都能看得见。这时南通守敌营垒中也悄然起了变化,原大生实业警察大队(简称实警队)派了个工人家属前来指挥所找施亚夫同志,说实警队欢迎解放军接管收编。实警队过去是为资本家效力,有欺压工人的行径,但在当时解放军的政策是瓦解敌人营垒,减少抵抗力量,只要敌军起义、投降,就实行优待和宽大政策。于是施亚夫叫她回去传达几点:一、认清形势,不跟国民党逃跑,不要听从反动派调遣、指挥,不准过江;二、组织护厂,保护机器、材料,迎接解放,等待接收,不准破坏;三、人民解放军有优待投诚、起义人员的政策,一切按政策办事,要相信人民解放军。这个家属回去以后,转达了我军政策,加上我地下党向实警队也开展了工作。后来,实警队200余人向我方投诚。

  131,解放南通城的战斗打响了,华中九分区部队分东西两路钳击南通城。晚6时,从青龙港赶来的东路部队首先对狼山守敌发动进攻,打了约半个多小时,敌人招架不住向天生港方向逃去,我分区部队旋即尾随追击。与此同时,施亚夫副参谋长指挥南通警卫团等部队绕南通城直插任港、天生港和九圩港,断敌退路,并向南通城方向鸣枪轰炮。驻守南通城的蒋军三○八师、一四六师师部及所属3个团和国民党政府官员见状,于21日夜至2日晨,慌忙弃城南逃,争先从南通江边港口乘船过江逃命。此刻,敌人在长江江面上停了多艘舰船接应掩护,我军只抓获了一些来不及逃跑的敌人。南通城的外围战斗,计毙敌300余人,缴获各种轻重武器枪械数百件。

  22(正月初五)一大早,不少南通市民就开了门,盼解放军早点进城。街巷和广场,贴满了欢迎共产党、欢迎解放军的标语。上午8时,华中九分区部队由东门吊桥进入南通城,街道两旁站满了欢迎的人群,到处燃放鞭炮,“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城”的红绿标语举目皆是,“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商界人士也加入了迎接解放军的行列,并按照传统习俗,将解放军视为初五的“财神”来恭迎,到处是一片沸腾的海洋。市民们主动地替解放军带路,队伍越向市中心走,欢迎的人群便越来越多。解放军一部在县政府门口休息,市民们围得一层又一层,问长问短。华中九分区副司令员彭寿生率警卫排登上位于市中心的钟楼,警卫员王新华将一面鲜艳的红旗,升上钟楼顶端的旗杆上。“我们胜利了,南通解放了!”人们望着飘扬的旗帜,笑着、跳着,欢庆胜利,歌声笑声不绝于耳。

  26,《江海报》发表《庆祝通如海启全境解放》的社论,指出:“通如海启全境解放了,从此,三百万人民,再不会受蒋匪的压榨和侮辱,七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再不受人民公敌、战争罪犯们的践踏,通榆路东、串场河南,长江黄海之边,到处散布着解放的喜悦,被敌汪和蒋匪长期统治,从未解放过的南通城,一度解放后又被蒋匪侵占的茅镇、汇龙镇各县城,以及金沙、唐闸、天生港、丁堰、白蒲、刘桥、三厂、青龙港等大小市镇,都充满了新生的气息。”

 

 

  194922,中国人民解放军苏北军区南通区军事管制委员会在南通城成立。军管会发布第一号布告,宣布“为迅速建立革命秩序,着令西自唐家闸、天生港,东至陆洪闸、狼山,北起北土山,南至长江边之南通市区及海门之茅家镇、三厂、青龙港,为南通区军事管制区,设立南通地区军事管制委员会,实行军事管制,并委任贺希明为主任,周一峰、谢克东为副主任”。中共华中九地委(194951改为中共南通区地方委员会,书记王野翔,副书记朱溪东)、苏皖边区第九行政专员公署(194951改为南通行政区专员公署,专员叶胥朝,副专员顾而钥、邹强)、中共南通工委(19491月,为迎接解放,接管南通城,经中共华中工委批准,于如东县暖阁庄成立中共南通工委,赵琅任工委书记;同年22,南通城解放,中共南通工委入城办公,改称中共南通市委员会,赵琅任市委书记)入城办公。24,南通市人民政府建立,叶胥朝为市长,邹强为副市长。

  南通全境解放后,百废待兴,九专署、南通市人民政府和南通地区各县人民政府,根据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将工作的重点从农村转向城市,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首先是接管南通城,稳定社会秩序。在军管会统一部署下,按照性质分部门对官僚资本、学校、工厂企业等部门分别进行接收。南通区军事管制委员会还连续发出布告,并领导公安等部门,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剿匪肃特,加强社会治安,稳定了社会秩序。其次是扶助工商复工复业和抗灾救灾安定人民生活。南通城解放的当日,军管会即在南通城张贴华中行政办事处保护工商业的布告。此后南通市政府发出公告,号召迅速复工复业,尽快恢复经济。党和政府积极开展了工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企业给予支持。21015日,大生一厂、副厂、电厂、三厂、复新面粉厂、通成纸厂、广生油厂、通燧火柴厂等工厂相继全面复工。1949年春夏灾情发生后,党和政府积极采取有力措施,开展了生产自救运动,使广大人民群众安然渡过难关,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积极医治战争创伤,发展生产,为经济的恢复创造了条件。

  同时还继续组织支前、渡江、南下工作。华中九分区成立了支前司令部,各县也加强了对出征民工的干部配备。南通地区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响应中共中央“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号召热情支前,加工粮食、运送军需物资、随军渡江。1949421日夜,渡江战役开始。在整个战役中,广大支前民工、船民驾舟劈浪,冒着炮火,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出色地完成了运送部队、粮食、军械和伤员的繁重任务。家住海安县里下河仇湖区、年仅16岁的船家姑娘王凤英,在421这一夜,驾船渡江,在江中连续往返了6趟,将一船船解放军战士送过长江、登上南岸。王凤英荣立特等功,获得“渡江英雄”的光荣称号。南通各地的民工、船民的支前运输,为渡江战役的伟大胜利,为解放江南地区,为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沙锦程 撰稿)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