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青年毛泽东的一段游历生活
文 · 陈克非
来源 : 《世纪风采》2011年第6期 2011-07-20 09:16:33 已浏览 : 1625
 
    毛泽东的事迹家喻户晓,但他青年时期在长沙第一师范求学期间,和同学萧瑜化装成乞丐游历湖南的故事却鲜为人知。萧瑜是著名诗人萧三的哥哥,与毛泽东同为新民学会的发起人,上世纪初叶,在学生阶层中是个风头很健的人物。1916年夏天,毛泽东和萧瑜身无分文,出游近千里,历访长沙、宁乡、安化、益阳、沅江五个县。
 
克服旅途重重困难
 
    1916年7月,尚在长沙第一师范学校读书的毛泽东和萧瑜,决定利用暑假时间,化装成乞丐游历湖南,以更好地了解社会。经过三天的准备,两人出发了,每人只带了一把雨伞和一个小布包,布包里装了一套换洗衣服、毛巾和纸笔等简单几样东西,没有带一文钱。出长沙小西门,两人步行到了湘江边,很快遇到了第一个困难:没钱渡江。两人坐下商量了许久,最后毛泽东提议先上渡船再说。这时一只渡船刚刚靠岸,他们站起来迅速登了上去。小船迅速离岸,片刻功夫就到了河中央。船夫来到他们面前收钱,萧瑜坦白告诉船夫他们没钱,船夫开始很生气,后来得知是学子出来游历的,就帮他们渡河了。
    过河后,他们沿着从长沙通往宁乡县城的大路一路前行。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忘了时间,直到下午才意识到还没吃任何东西,于是开始乞讨。开始,两人乞讨的对象主要是路边的农家,但这些农家大多自己都吃不饱,自然也不可能拿出足够食物接济他们,两人往往要历经四五家才能乞得半饱。后来,他们决定找一户读书人家,登门拜访。很快,他们打听到附近住着一位姓刘的老绅士。于是两人联手写了一首诗表明来意:翻山渡水之名郡,竹杖草履谒学尊。途见白云如晶海,沾衣晨露浸饿身。诗中第三句的“白云”,暗指刘氏能摆脱俗事的纠缠,在山中过隐居生活。“翻山渡水”和“浸饿身”的含义是一目了然。刘老先生读了这首诗后,非常佩服作者的才气,立即请两人吃饭,临走时还送给两人40文盘缠。
    离开刘家之后,天色已晚,两人沿着一条小河一直走到午夜,最后决定在河滩上露宿。由于很疲惫,两人很快就进入梦乡。夜里毛泽东醒来,发现萧瑜不知什么时候跑到附近的一棵小杉树下睡觉,于是转过头去,准备继续睡,就在此时他发现不远处一只老虎正盘踞在那里,注视着自己。此时他已完全清醒过来,可是怎么逃呢?冷静地思考后,他认为老虎并没有发现他们,关键是要防止萧瑜醒来后喊叫,于是他慢慢挪动到萧瑜那里,守在萧的旁边直到天亮。天亮后才发现,所谓的老虎原来是一块石头。就在两人准备起身时,草地上突然窜出一条蛇,幸亏没有被咬,否则附近又没有医生,很是危险。于是两人决定,以后再也不在野外睡了。
    到达宁乡县城后,毛泽东总结了几天乞讨生活的感受:一分钱没有的日子确实困难,但只要肯动脑筋,能坚持到底,什么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夜宿昭山寺
 
    在赶往宁乡的途中,两人还顺路游览了昭山寺,这是一座自唐代起就很有名的寺庙。两人沿着山路拾级而上,到昭山寺已是很晚了,便打算在庙里借宿。和尚一开始还不同意,他们只好在树林里露宿,半夜里,可能是于心不忍,和尚又允许他们借宿。和尚带他们进了一间客房,房外有一座小楼,于是他们就去楼上纳凉,夜里凉风习习,在星光下聊了很久。聊到西方发达的工业文明时,毛泽东说:“西方物质文明极为兴盛,但却因此被衣、食、住三者所拘,仅仅是满足物质欲望罢了。如果人生仅此而已,那人生也无太大的价值,我们应该想一个最简单的方法解决经济问题,而后应该追求理想的世界主义。”过了一会,他又说:“人的精神力和体力结合在一起,没有什么事是办不成的,所以我觉得,只要能想个法子把人们的精神凝聚在一起,就可以克服任何困难,实现理想的世界主义。”
    第二天,他们到达了宁乡县城,突然想到他们的老同学陈绍休和何叔衡就住在附近,于是前去拜访。先是在陈绍休家住了几天,期间主要是去周围的农家调查,在调查过程中,他们深深地体会到农民的生活实在是不能再苦了,即使年景这么好,还是吃不饱饭,长期缺衣少食,大部分人都活不过50岁。在这期间,他们和农民一道挑水、种菜,还劝大家植树。
 
拜访何叔衡
 
    离开陈绍休家,他们去拜访何叔衡。何叔衡是两人在第一师范的同学,也是新民学会的发起人之一。走到何叔衡的家需要一天,中午两人决定在路边的农家乞讨。来到一户人家,一对和善的老夫妇给了他们足够的饭菜,两人还和老夫妇作了一次谈话。老人姓王,年轻时是县衙门的守卫,讲起了他当年在县衙门的经历。毛泽东没想到官吏竟然腐败至此,更让他震惊的是,老百姓竟然对于打官司给县官送钱的现象习以为常,反倒认为个别的廉官比贪官更恶劣,他们绝不相信会有人不收钱。与老夫妇道别后,两人继续赶路,路上又谈了一些可悲的世事。两人一致认为,劳动阶层的大多数人较为无知,相信他们所听到的一切,完全听任那些损公肥私的官吏们的摆布,实在是有很大的必要教育人民,帮助他们觉醒。
    到达何叔衡的家,已是深夜。老朋友相见,都非常高兴。何家是典型的农家,自己养猪、种菜、种稻。两人在这里受到了热情的招待。何叔衡的父亲带着两人参观自家的农场、猪圈、稻田,还兴奋地向毛、萧二人讲了他早年为生计而奋斗的故事。显然,何老先生对于这种以耕种土地而自食其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感到非常的满足。
    因为老先生的热情挽留,毛泽东和萧瑜在何家待了两天才继续赶路。在路上,毛泽东回想起与何老先生一同度过的时光,非常的感慨:多么朴实善良的老人啊,只要能通过自己的劳作满足家用,就快乐而满足了。为自己而劳作,这就是他快乐的原因,但不幸的是,这一路上,毛泽东见到了无数没有自己土地,不得不为别人劳作的农民。他们是痛苦的,每天起五更睡半夜地干活,到头来必须将劳动成果拱手送给地主,更不幸的是,有些想在田间出卖劳动力的人却无人聘用。要是人人都有自己的土地,快乐地生活该有多好啊!
    在前往安化的途中,两人路过一座小山,山顶有座小庙,于是他们登山远眺,山顶景色迷人,毛泽东站在山顶极目远眺,突然想起在学校里杨怀中先生曾教过他们:人格修养的第一要素是“远大”。杨先生认为人的行为思想应该远大些,人生目标应该高一些,一个人总是该超脱些。想到此,他就回到庙里,在庙墙上写上“远大”二字。
 
“行乞”益阳城
 
    两人到达安化后,又继续赶往益阳。到达县城时,大约是早晨10点钟,由于没吃早饭,就硬着头皮进了一家茶馆。吃完早饭后,萧瑜留下,毛泽东出去想法子找钱。但走遍了两条街,只讨到21文钱,无奈之下返回茶馆。两人商量后,决定给店铺写对联,换以少许的金钱。毛泽东以最佳的书法写了若干条对联,得到了大多数店铺的欢迎,很快还清了饭钱,一家茶叶店老板还盛情邀请他们喝茶。原来店主曾是读书人,为生活所迫才经营茶叶店。在聊天时,店主提到他的三个儿子,店主自豪地说他让两个儿子做生意,另一个儿子去读书,这样,家里可以保持读书的风气,也不大可能有人饿死,显然店主为自己的安排沾沾自喜。但毛泽东认为:店主的决定很自私,只考虑了家庭利益,没考虑儿子们的个人愿望以及社会整体的利益。他对萧瑜说:“中国人的家庭观念太重,所以人们缺乏民族感情。而一个好的国家是保护人民的,因此人民有义务保卫国家,人民应该为国家着想,不能只顾自己的家庭利益。”讲到这里,他停了一会,接着又说:“最最重要的是,是有一个强有力的好政府!一旦建立了好的强有力的政府,人民就可以组织起来!”
正当他俩准备离开益阳时,突然发现墙上贴着一份县长告示,这才发现他们在第一师范学校的化学老师张康峰竟然是益阳县长,于是决定上门拜访。
    但在门口被卫兵拦住了。从里面走出个门房,态度非常恶劣地赶他们走,并且嚷嚷着:“上个星期我放了一个穷亲戚进去,被县长骂了一顿,要是我进去对县长说有两个叫花子要见他,他一定以为我神经出毛病,会立刻把我开除的,你们快给我滚出去!”两人非常的生气,坚持要见县长,僵持了很久,最终门房报告了县长,张康峰先生看到名片后立即接见了两人。
他们和张康峰谈了好几个小时,还一起吃了晚饭。于是,两个乞丐摇身一变,变成贵宾了。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张康峰还命令门房将他们送到城门。离开益阳后,他们继续向沅江前进,路上开始讨论在益阳的经历。萧瑜对那个张先生的评价很差,认为那个门房不过是执行命令罢了,是张先生明确指示不要让穷人进去。张先生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势利小人,这种人的人生目标就是权势和金钱,他们的头脑里不可能有高尚一点的思想。
    两人沿着去沅江的路走了好几天,一直这样边走边讨论。一天晚上,到了一家小客栈,由于没有别的客人,于是女主人就和两人搭话。毛泽东告诉她,他俩是乞丐,从长沙一路走过来,已经走了一千多里了。女主人听了大吃一惊,说她会看相,一眼就看出两人都是了不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乞丐,三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这下气氛就活跃起来了。第二天,女主人送两人离开时,告诉他们自己叫胡茹英,还把自己地址留给了毛泽东,开玩笑说:日后毛先生发达了,要给毛先生当参谋。
两人告别胡茹英,又走了几个小时的路,到达沅江县城。但没想到的是,由于冰雪消融,长江发洪水将沅江县城完全与外界隔绝。这样,两人决定结束行程,搭船回长沙。
    在回长沙的船上,还经历了一场打架风波,原来是船上有两个穿着很体面的人,据说一个是捕快,一个是文书,竟然为了一件小事大打出手,斯文扫地,最后毛泽东得出结论:是知识才能而不是金钱地位能提高人的道德水准。
回长沙后,两人拍了一张照片,以纪念这段经历,照片上两人都是短短的头发,短裤,草鞋,一身破衣烂衫。
(责任编辑:晓理)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