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孙中山视察长江要塞百年祭
文·徐泉法
来源 : 《世纪风采》2012年第12期 2012-12-19 10:03:18 已浏览 : 1610
 

时光往前推100年。19121018日中午,秋天的阳光将黄浦江抹上了一片金色,江面上一艘军舰正缓缓驶离码头。当军舰进入烟波浩渺的长江,从舰里走出一个中年人,他中等身材,面容丰润,上唇留着两撇浓黑的短须,目光凝视着苍茫的远方。他就是孙中山,此行的目的地江西南昌,沿途还要重点视察长江两岸的军事要塞。一个已经远离政治舞台的前临时大总统,如此关注两岸的炮台,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1912818日,已辞去临时大总统几个月的孙中山应袁世凯的邀请,离开上海前去北京。99,袁世凯特授孙中山“全国铁路督办”之职。接着,孙中山就在北京、山西、河北、山东等地从事铁路建设考察活动,103才回到住地上海。就在这时,孙中山接到江西都督李烈钧的电报,热烈邀请孙中山前去南昌视察。

李烈钧对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成果曾通电反对,预料“袁世凯后必称帝”,因此一直提防着他。现在,孙中山接受袁世凯授予的“全国铁路督办”之职回到上海,李烈钧决定邀请孙中山去南昌,“意在以洪都为大本营”。孙中山对李烈钧是了解的,知道他对袁世凯的基本立场,现在面对李烈钧的电报,去还是不去呢?孙中山果断决定去南昌。一方面,可以沿途宣传自己在全国修筑铁路的计划和主张,到南昌后和李烈钧商量在江西的路政,这是他担任“全国铁路督办”后名正言顺的事;另一方面,李烈钧对袁世凯的提防与忧虑,决非空穴来风,杞人忧天。孙中山记得他在北京与袁世凯会面,表面上看袁世凯对自己极其恭敬,但内心却还处处设防。916日,袁世凯在总统府设宴饯别孙中山,借着酒醉刺探孙中山的意志,问道:“方今革命克告成功,先生奔走数十年之目的已达,中华革命于是告终矣乎?”孙中山听出了袁世凯的弦外之音,回答说:“满清幸已推翻,如云国中革命从此告终,恐未必然。”袁世凯闻听此言几近失色。孙中山对李烈钧一向引以为心腹知己,听听他的意见提前做些预防决不是坏事。

孙中山决定乘坐联鲸舰溯江西上前去南昌。这样,沿途要经过数处要塞。他对长江要塞可以说情有独钟。孙中山到南京担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不久,即1912112日,就与陆军部总长黄兴在午后一起视察狮子山炮台,并乘联鲸舰巡视停泊在南京附近江面的各艘军舰。221日,又乘马视察清凉山炮台和雨花台炮台。关注要塞就是关注军事。孙中山亲自策划与领导过多次武装反抗清政府的起义,深知要塞在军事斗争中的重要地位。孙中山迫于形势,虽与袁世凯妥协,但也估计到了袁世凯将要发生变故,因此特别强调革命军队的重要。孙中山将同意这种见解的革命党人,一一布置于各军事要塞。他决定利用这次赴南昌之机会,视察长江各地的军事要塞,与要塞守军将士见见面,鼓鼓气,加强防范,一旦遇变,可以派上用场。

孙中山当时的身份是“全国铁路督办”。于是,他请了2个测绘人员、3个工程师,并携带了机械一起前往。这5个技术人员一路上尽心尽责,对联鲸舰沿途经历过的大庾岭、庐山、鄱阳湖中的大孤山、小孤山,都有许多照片带回。此外,孙中山还携带了马君武、王正廷等随行人员,协助工作。

 

 

19121018中午12时,孙中山乘坐联鲸舰离开上海,溯江上驶,踏上了他为期14天的南昌之行。

按照原定计划,孙中山此行要视察的第一处炮台是吴淞炮台,第二处炮台是福山炮台。但是,联鲸舰没有在吴淞炮台附近靠岸,这给后人留下了一个百年之谜。孙中山计划中要视察的福山炮台,他也没有上岸视察,当年《民立报》在报道中记下了“道经狼福小作勾留”8个字,大意是说孙中山乘坐的联鲸舰在经过南通江边的狼山炮台和常熟江边的福山炮台时,只停留不长时间,站在军舰的甲板上观察了一番。由于取消了视察吴淞、福山炮台的计划,江阴黄山炮台就成了孙中山这次视察长江要塞的第一站。

黄山炮台台官和江阴县民政长是事前就接到孙中山要来视察的通知,因此在1019日午后,就与江阴商会总理、国民党江阴支部理事长等一起早早地等候在黄山港口迎接孙中山的到来。下午2时,联鲸舰靠近黄山港,黄山炮台鸣炮21响以示致敬。孙中山和随行人员马君武在台官和民政长的陪同下,先登上西山视察。西山是黄山的一个山头,有半个山头嵌入江流之中,致使这里的江面仅有1.25公里宽。山头上建有一座炮台,居高临下虎视江面,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要塞地形特征。孙中山走近西山炮台,台上安装一尊18寸口径的大炮,炮弹重达800磅。几十名炮兵当着孙中山的面,敏捷地装弹、瞄准、放射,孙中山详细询问了射击中的一些细节,士兵们的回答让他非常满意。接着,孙中山又登上东山视察炮台。东山也是黄山的一个山头,也有半个山头伸进长江里,与西山遥遥相对,中间只隔着一个小石湾。孙中山站在东山之巅,从随员马君武手里接过望远镜观察江山形势,神情凝重而专注。以前,他听军界人士谈过江阴黄山重要地形,现在亲到实地视察,有了更深的体会。7天后他在南昌演讲时说:“江阴、镇江等处炮台极有力量,为南京最重要门户。”孙中山在东山、西山炮台视察长达3个小时,才整装下山,进城发表演讲,晚上9时许回到舰上,鼓轮继续西上。

孙中山视察长江要塞第二站是镇江诸炮台。1020日早上6时,联鲸舰抵达京口,停泊江心。驻镇江十六师官兵在江边列队欢迎,五色旌旗,映日鲜明,停泊江面上的几艘军舰也都挂满了彩旗,鸣炮致敬。十六师师长顾忠琛、旅长张伟齐、赵念伯、县长张翼云及各营官、各炮台军士、各界代表依次到联鲸舰中谒见孙中山。接见仪式结束后,孙中山在长江要塞总司令洪承点陪同下,攀登至象山视察炮台。当年记者在报道中写道:“当先生到象山时,炮台台上军乐大作,守台弁兵排列队伍,荷戈立正恭迎如仪。”接着,孙中山又依次视察了焦山炮台、雩山炮台、圌山炮台。除焦山坐落江中外,其余象山、雩山、圌山都在长江南岸,诸山都建有炮台,加上在江之对岸都天庙也建有炮台,合称为镇江要塞,对保卫南京有着举足轻重的份量。孙中山在舰上简单地吃了中饭,又命联鲸舰驶向北岸,上岸查阅都天庙炮台。从早上6时,直至下午2时才结束炮台视察,共用了足足8个小时,是这次南昌之行视察长江要塞花费时间最长的一次。下午,孙中山又在镇江广肇公所公开演讲,这在后面还要说到。

孙中山这次视察长江要塞的第三站是南京幕府山炮台和狮子山炮台。幕府山和狮子山分别坐落于南京城的北端和西北端,都耸立于长江之畔。狮子山炮台在1912112日,孙中山和黄兴已经登山视察过,这次他还准备再去一次。1021日下午,孙中山乘坐的联鲸舰抵达南京,城内驻军三师、七师官兵及各界民众站在江边迎接。登岸后,在长江要塞总司令洪承点陪同下,乘坐马车前往幕府山炮台和狮子山炮台视察,检阅兵操。第二天上午10时,孙中山前往三牌楼第一舞台参加南京国民党支部、两广同乡会、铁道协会联合举办的欢迎会,孙中山在会上作了热情洋溢的演讲。下午3时,乘舰踏上新的行程。

按照原定计划,孙中山接下来要依次视察芜湖、大通、安庆、马当、湖口、九江等各要塞炮台,因在南京起程时,忽然接到江西萍乡煤矿急电催请速往,于是孙中山改变了行程计划,取消了视察大通、马当炮台的安排,而安庆、九江两地,孙中山虽然都上岸作了演讲等活动,但在当年诸报报道中,都没有视察当地炮台的记载。孙中山离开南京先后登岸视察炮台的共有两站,一站是湖口炮台,另一站是芜湖要塞。湖口炮台共有东、西两座,都建在平地上,东炮台位于著名风景区石钟山之东100多米的地方,西炮台位于江中梅家洲东端,两炮台都向北面向长江,中间夹着鄱阳湖出口遥遥相对。1024日早上军舰经过湖口时,孙中山腾出少许时间阅视了湖口炮台。1030日下午,孙中山由南昌返回途中视察了芜湖要塞。东、西梁山位于芜湖城北15公里的地方,这里的一段长江呈南北走向,东梁山在长江东岸,西梁山在长江西岸,都耸立江边,两山对峙,地形极为险要。孙中山能够登上东、西梁山视察炮台,足可以看出,这两处炮台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孙中山为期14天的南昌之行,其中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视察沿途长江要塞及演说活动中,为此广泛接触了江苏、安徽、江西三省政界要人、驻防长江要塞官兵及各界民众,传播了他的政治主张、经济建设政策与军队建设思想,产生了重大深远的影响,即使100年后的今天,仍有不可忽视的现实意义。

首先,孙中山与长江要塞驻军的亲密接触,为二次革命打下了基础。孙中山在视察长江12处炮台的过程中,迎来送往的都是要塞驻军,孙中山对军队的重视,对军人的尊重,对军事设施的关注,沿途官兵都亲自感受到这位前临时大总统带给他们的关怀与温暖,在前清时期,他们何曾看到过军政界高层的好脸色?1020日,孙中山乘坐的联鲸舰到达镇江时,镇江的军政界官员包括“各营官、各炮台员弁”都到舰中拜见,孙中山热情地招待茶水,一一亲切接见,这让官兵们十分满足。1026日早晨,孙中山在南昌骑马赴城外大校场阅兵,对官兵们说:“前清稗政甚多,军队因之起义,共和乃以告成,虽文明尚在幼稚,能以国家为前提,必成强国,以后存亡关系,专靠我军担任。”孙中山在演说中又把世界武力竞争形势明确告诉部队官兵:“现在世界各国,均从事扩张军备,进步一日千里。处今之世,有武力之国家则隆隆烈烈,进于一等之地位,无武力之国家,必至于灭亡。”官兵们听到孙中山如此肯定军队价值的演说,当即“鼓掌如雷,欢呼共和先觉万岁”!在民国初年,南方数省特别是上海、江苏、安徽、江西,军队官兵立场都站在革命党人一边,这次孙中山视察沿江要塞,进一步巩固了与军队的密切关系,因此第二年7月爆发反对袁世凯的二次革命时,上述诸省军队特别是江西首先积极响应,沿江诸炮台都宣布独立,把枪口对准袁世凯指挥的北方军队。究其原因,这与孙中山视察长江要塞不无关系。

其次,孙中山与沿江民众亲密接触,在提高人民觉悟方面所起的积极作用不可低估。从当年的各报报道中,可以看出孙中山有主动接近民众的意识,所到各地,虽有部队保护,但并不戒备森严,允许群众自由接近甚至直接聆听他的演说。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往前推10个月,清政府的各级官员,凡是出行,哪一个不是前呼后拥,军警林立,群众根本无法接近他们。这让民众从中感悟到孙中山浓烈的亲民意识,自然与他亲近起来,他宣讲的道理,也就容易被人们所接受。特别是孙中山对人民的尊重以及主张的人民主权思想,沿江人民更是亲身感受得到的,因此倍感亲切和快慰。1020日,孙中山视察镇江各炮台,为了不让附近民众因炮台演放巨炮受到惊恐,事前让县长张翼云通知民众,各区区长安排人员“肩牌鸣锣”,以致家喻户晓。1030日孙中山在芜湖演讲,强调指出:“现在君主专制既已推翻,凡我同胞,均从奴隶跃处主人翁之地位,则一切可以自由,对于国家一切事件,亦有主权矣。”在同场演说中,孙中山第一次提出了“民之于国为最大之要塞”思想,动员民众“共济时艰”。这样富含哲学思想的话,无论在当时,还是100年后的今天,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再次,孙中山刻苦耐劳、节约俭朴的品质让沿江人民深受感动。视察沿江炮台,登山爬坡十分费力,可是孙中山却不畏劳苦,常常一天数小时在野外攀登,不肯歇息。1019日视察江阴东山、西山炮台,在山上足足逗留3个小时,进城后已是傍晚7时,却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只吃了几个馒头、烧饼充饥,又立即开始演讲,直到9时才结束回舰。在镇江视察5处炮台,其中4处在山上,一处还在长江北岸,孙中山共用了8个小时才结束视察活动,进城后又接连3个小时的演讲。在南昌3天,孙中山每天都要演讲,因此“喉舌干燥”,又患上了感冒,只得请刚从北京到南昌的张继代表演说。在回沪途中,孙中山还坚持在芜湖上岸,发表演说,结束时已经下午3时,还登上东、西梁山视察炮台。这样的工作密度与强度,即使年轻人也受不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孙中山乘舰溯江西上,沿途都不住宾馆,而是住宿于舰上,一是节约经费,减少地方政府的负担,二是节省时间,睡眠时军舰照样行驶。即使到了目的地南昌,3天也都住宿于百花洲行辕,而非豪华宾馆。更让人感动的是,跟随孙中山的随员,并不跟着孙中山一起接受地方宴请,而是在舰上自办膳食。

孙中山视察长江要塞已经过去了整整100年,当年的部分炮台如东、西梁山炮台、湖口炮台连痕迹都已荡然无尽,圌山、焦山炮台也只剩下当年用三七土堆筑起来的炮台轮廓。但是,这些往事并不会跟随炮台的消失而被遗忘。我们记住历史,历史也给了我们丰厚的回报。我们有理由相信,孙中山在江边留下的足迹,还会百世长存,他为中华民族建立的功勋,必将千秋传颂。

(责任编辑:朱梅燕)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