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天翻地覆慨而慷 -- 南京解放纪实
 
来源 :  2014-09-15 09:44:50 已浏览 : 3597

南京地处我国东南部的长江下游,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优越,水陆交通发达,不仅很早就是江南地区的经济中心之一,而且是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之一。1927年,南京成为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中心。从此,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疯狂掠夺、摧残下,南京人民处于深重的灾难之中。但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南京人民始终不屈服于压迫剥削,众多的志士仁人为了南京的解放奔走呼号,奋斗牺牲。1949423,南京解放,标志着一个旧时代的终结和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钟山风雨

 

  19492月,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国民党154万精锐部队被歼灭,所剩兵力仅有200万,而人民解放军已经发展到400万。东北全境、华北大部和长江中下游以北的广大地区已经解放,各解放区连成一片,面积达261万平方公里。人民解放军的战线已经推进到了长江北岸,国民政府的心脏南京近在咫尺。在人民解放军积极准备渡江南下的形势下,国民党反动集团一方面企图利用“和平谈判”的手段,达到“划江而治”、伺机卷土重来的目的;一方面加紧了破坏行动,下令搬迁工厂、学校、机关和研究部门,妄图给新生的人民政权留下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为了挫败敌人的阴谋,中共南京市委根据中共中央上海局的指示抽调一批党员组织护厂、护校,保护机关、仓库;成立纠察队,维护社会秩序;调查国民党军政机关人员、物资、房地产情况,搜集档案、人事、机构等资料,送往解放区;宣传党的政策,稳定人心。通过这些工作,较好地保护了南京城,保证了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的用电、自来水不中断和电讯、交通的畅通,为解放南京、接管南京创造了有利条件。

  南京是公私营企业较集中的地方,隶属于国民党各部会的公营企业就达50多家。这些工厂的党支部发动工人成立了“纠察队”、“自卫队”、“巡逻队”等开展护厂斗争。位于大厂镇的永利铔厂是当时南京最大的私营企业。国民党政府社会部下令该厂南迁广州或台湾,遭到大多数职员和工人的反对。国民党特务威胁不搬就炸毁厂房设备。该厂20多名共产党员发动群众,提出“职工团结、劳资合作、保厂护家、共度难关”的口号,先后成立了“同仁互助会”和“保厂护家指挥部”。经过争取,厂方出资购买3个月的粮食和蔬菜供应护厂职工,终于使该厂完整地保存下来。

  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大中学校普遍成立了“应变委员会”,广大师生员工开展了反对搬迁、保护学校的斗争。19491月中旬,国民党政府教育部打算将中央大学南迁福建。在遭到多数教授反对后,校长等人携带学校经费跑到上海,以此对师生进行要挟。中大各系科推选代表开会,成立“学生应变委员会”,梁希、潘菽、胡小石等教授组成“中大校务维持委员会”,师生联合起来,到总统府、教育部请愿,迫使李宗仁电令已南迁广州的教育部代部长解决中大师生的生活费等问题。

  194941是国民党政府代表赴北平参加和平谈判的日子。为了促成和平谈判的成功,广大师生员工掀起了声势浩大的“争生存、争自由、争和平”的群众运动。南京10多所大专院校的6000多名学生及部分教师,从中央大学出发,浩浩荡荡向总统府进发。下午,游行学生在返校途中惨遭毒打,到总统府请愿的学生也遭到暴徒的袭击。中大学生程履绎、成贻宾等人遭杀害,80多名学生受重伤,115名学生受轻伤,37名学生被捕。震惊全国的“四一”惨案发生后,上海、成都、重庆、杭州、长沙、香港、台北等地师生和人民群众以各种方式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和平”阴谋,声援南京学生的斗争。

  为了配合人民解放军顺利解放京沪杭地区,中共南京地下组织不失时机地加强了争取和瓦解敌人的工作,国民党内的一些有识之士和爱国官兵在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感召下,纷纷弃暗投明。194812月,中共南京市委成功地策动了国民党空军第八大队飞行员俞渤等5人驾驶B-24型轰炸机起义。1949322,驻守南京的国民党第九十七师官兵在师长王晏清带领下起义。422,南京飞机场431电台和指挥塔台30余人,在担任台长的地下党员罗贤朴率领下起义。423,国民党第二舰队少将司令林遵率舰长9人、舰队队长2人,25艘舰艇及全部官兵,在南京燕子矶笆斗山起义。第二舰队的起义,使国民党海军失去控制长江江防的能力。同一天,南京下关狮子山炮台,在地下党员、少校台长胡念恭的领导下,在解放军渡江时,一炮未发,按照党的指示在佯装撤退途中,将人员和武器装备交给了解放军。在国民党布置总退却后,剩下的防守南京的军警,纷纷涌向中山门,沿京杭国道溃逃。

  地下党还派人打入国民党的军事核心机关,取得核心的军事情报,将《京沪、京杭沿线军事布置图》、《长江北岸桥头堡封港情报》、《江宁要塞弹药储运及数量表》等重要情报资料,送到了合肥人民解放军总前委指挥部。

 

解放南京

 

  1949年春天,长江两岸,对弈的国共双方军队已经就位。420,南京国民政府拒绝在国共双方代表团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上签字,国共和平谈判破裂。随即,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命令人民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在江苏境内,担负渡江作战任务的是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八、第十兵团组成的东集团35万大军。

  420日下午4,第八兵团第三十五军首先发起了夺取浦镇、浦口和江浦的三浦战役。三浦地区是南京的北大门,国民党军为保卫江防和京畿,在此部署了第二十八军和第九十九军共4个师的兵力。解放军第三十五军根据上级部署,确定了“慢打渐进、伺机而动”的作战方针,计划先打江浦县城,后打浦镇、浦口,以达到牵制敌军兵力,配合友邻部队渡江作战的目的。20日晚,人民解放军中突击集团首先渡江,并迅速突破安庆、芜湖间防线。21日凌晨,第三十五军加快了进攻步伐,由第一○三师负责攻占江浦,第一○四师负责攻占浦镇,第一○五师负责正面突击,切断江浦和浦镇敌人的联系,沿铁路线攻击前进,夺取浦口。江浦是敌人的外围阵地,四周有高约七米宽约三米的城墙,城墙上密布着明暗火力点。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第一○三师从城东北角突破,占领了城头,大军突进城内,全歼守军2000余人。人民解放军攻占浦镇的战斗异常艰苦。当面之敌为国民党第二十八军第八十师,是国民党的嫡系部队,装备精良。为了确保消灭这支部队,第一○四师担任主攻,已完成攻占江浦任务的第一○三师从敌人的左侧进攻,威胁敌人侧背,协同消灭敌人。战斗于421日下午打响,敌人火力非常凶猛,并用坦克、装甲车等重型武器向我军反扑。经过一整夜的战斗,人民解放军夺取了平顶山、大顶山和二顶山等制高点和其他全部重要阵地。22日清晨,浦镇之敌大部分被歼灭,部分残敌逃亡浦口方向。人民解放军乘胜追击,浦口随之解放。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胜利突破国民党军队近千里的江防阵地,登上南岸,并争取江阴要塞守军起义,控制了江阴炮台,封锁了长江。

  422日下午,汤恩伯匆忙决定放弃南京。他下令撤离前要炸掉港口、火车站、机场、重要仓库,企图破坏城市。敌军一个工兵营长带领爆破小组炸毁了下关火车站部分设施后,又去破坏老江口火车轮渡栈桥。这个栈桥是南北交通的咽喉。栈桥工人竭力阻止,但手中没有武器,情况危急。这时在老江口水上警察局岗楼上守望的地下党员潘逸舟一面喊话示警,一面用机枪扫射,阻止敌人破坏。分工负责保护栈桥的中共党支部委员林大宗立即带领起义警察奔向栈桥援助,敌人狼狈逃窜。铁路工人与水上警察合力保住了栈桥。

  敌军溃逃时,东区警察局副局长周春萱挺身而出,公开表示留城维持治安。在他带领下,有600多名警员留局待命。后遵照警运会指示打起“南京地下工作团”的旗帜,组织了1000多名警察在南京各主要干道执勤,指挥交通,维持秩序。首都警察厅总机房的科长和一个话务员也是共产党员,他们控制了电话总机、无线电台,保证了通讯联络畅通。

  各行各业组织起来的人民群众,坚守自己的岗位,保护国家人民财产,与散兵游勇、地痞流氓等作斗争。南京电厂、水厂保证了供电、供水。电信局保证了电讯不断。在国民党军队撤逃、解放军尚未进城的时刻,南京没有大乱,也没有遭受大的破坏。对此,总前委进南京城后,向中央军委的报告中说:“此次各机关保护尚好,秩序尚未大乱,主要得力于秘密市委,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好。”

  423,奉令占领南京的第三十五军集结在江边,却苦于无船过江。原来,早先准备的船只已奉命支援其他渡江部队,而在江北的民船已被国民党掳掠一空。南岸的船只也都被封锁在内河河汊中。直到傍晚,一○三师战士才找到几只小船,派侦察员乘船驶向长江南岸。小船被南京电厂值班人员发现,问明是解放军后,立即调来6名船工,驾驶着他们藏匿在运煤码头的“京电号”小火轮,驶往浦口,接解放军过江。同日,一○四师的侦察员找到木船船主童达兴后,童达兴不顾个人安危,往返6次,将一个连的解放军接运南岸。浦口车站轮渡所工人王德太等人也将他们保护下来的渡轮“浦口号”及拖船“凌平号”、“沧平号”驶往北岸,接运解放军过江。

  1949423日午夜,三十五军一○四师三一二团二营奉命占领总统府。24日拂晓,水上警察局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把国民党军队赶进三汊河的8艘巡艇开出,又组织了上江、下江、内河的木帆船、小划子以及各轮船公司、轮渡管理所的大小轮船加入到接运解放军的行列。南京的大街小巷,到处可见激动人心的欢迎场面。南京,这个六朝古都、历史文化名城,就这样回到了人民手中。在北平香山,毛泽东从《人民日报》的号外上,看到南京解放的消息后,他以一个诗人的豪迈,挥笔写下一首《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南京的解放,既标志着国民党在大陆的22年反动统治的完全崩溃,也预示着中国共产党武装夺取南京第一阶段任务的胜利完成、全面接管南京工作的开始。

 

成功接管

 

  早在19494月初,为了做好接管南京的工作,我党就从冀鲁豫、冀中、豫皖苏等地抽调了一批南下干部和1948年底南京地下党撤退到解放区的部分党员和积极分子组建成“金陵支队”,合计2400人,由宋任穷同志负责,进行短期集训。全体人员学习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议、“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入城守则”,掌握了党的城市政策,整顿了思想作风,为接管南京作了必要的组织和思想准备。解放军进入南京后,为加强接管力量,又从已解放城市和军队中调集了一批具有城市工作经验和业务专长的干部参加接管。

  1949428,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由刘伯承、宋任穷分任正副主任,并立即展开了接管工作。南京过去官僚机构臃肿庞杂、盘根错节,关系十分复杂;敌人撤离时留下大批特务和散兵游勇,经常进行捣乱破坏;金融、物价动荡不定,社会秩序混乱。加上人民解放军刚刚进城,情况不太熟悉,工作千头万绪,这些都对接管工作不利。但是,由于我党有一套接管城市的基本方针政策和初步经验,又有一支训练有素的接管干部队伍,还有熟悉情况的南京地下党组织和广大市民的积极配合与支持,保证了南京接管工作的顺利进行。

  194951,南京接管工作全面开始,主要采取了以下做法:第一,明确原则。市军管会按照中央和华东局关于“各按系统,原封不动,自上而下,先接后分”的指示,从实际情况出发,确定了接管的具体要求,即按原系统自上而下的行政方式与自下而上的发动群众相结合;依靠工人、团结职员,特别是其中进步的积极分子,进行清查工作;分清轻重缓急,合理安排干部力量,有步骤地、有重点地进行接管;把接与管有计划地结合起来,根据行业特点,有的先接后管,有的接管并进,保证迅速恢复生产。第二,落实组织。市军管会设立了军事、财经、交通、政务、文化教育、房地产六个接管委员会,负责各相关系统的接管,军管会的外侨事务处、公安部和警备司令部等单位,专门负责接收国民党政府外交部、警察系统、反动党务机关、特务机关、宪兵系统、警卫机构及要塞。各接管委员会又根据需要设立若干部,如军事接管委员会下设陆军部、海军部、空军部、特种兵部、后勤部、训练部等,负责各军兵种系统的机关、学校、医院、工厂的接收工作。第三,确定步骤。一般是军管会按照原有系统派出军代表,宣布接管命令,收缴武器,封存档案材料,由原机关主管人员造具人员,财产清册,报告机关概况。同时,接管干部要分头了解情况,搜集资料,召开职工会议,宣传政策,安定情绪。在发动群众、充分酝酿的基础上。依靠工人和职员进行清点移交,发现问题,组织重点复查。然后处理原有工作人员,恢复业务和生产,转入管的阶段。第四,及时指导。市军管会53发布的《关于军代表的任务与职权的通知》,明确了军代表的工作职责。57发出的《关于今后接管工作的意见》,对接管方式、党的统一领导、加强学习、改进作风等问题也都作出了具体规定,保证了接管工作的顺利开展和成功完成。

  在接管工作中,广大接管干部发扬艰苦奋斗精神、严格组织纪律、正确执行政策,仅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复杂的接管工作,为恢复发展生产,建设新南京奠定了基础。据统计,军管会和人民政府先后接收国民政府各院、部、会、党、团、宪、警及特务机关749个;国民党南京市政府与所属机关及其他地方性机关174个;科研及文物机关16个,大专学校13所,公立中学16所,公立小学173所;工厂、银行、邮局及交通机构等50个。此外,还接收房产1930处、军械和物资一大批;并对5万多名公教人员,根据党的政策分别作了安排。尤其是处理“误闯美国使馆事件”,为新中国的外交工作积累了经验。后来,时任八兵团司令员的陈士榘在评价接管南京时说:“这是解放南京后的一个大胜利。”

  历史是一面镜子。中国共产党领导南京人民,依靠正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依靠一支忠诚于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干部队伍,依靠不断提高觉悟的广大人民群众,克服了各种艰难困苦,解放并成功接管了南京。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已作为光辉的一页永载史册。

(吴光祥 魏存法 撰稿)

 

 

作者:
下一条 : 江苏解放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