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淮海决战定乾坤 -- 徐州解放纪实
 
来源 :  2014-09-17 09:26:48 已浏览 : 3750

徐州位于江苏省西北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是江苏的北大门,素有“五省通衢”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近代以来,随着津浦、陇海两大铁路建成并在徐州交汇,徐州进一步成为进可攻、退可守的军事战略要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日伪和国民党政府在这一地区分别驻有重兵。徐州成为敌我双方逐鹿的战场。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悍然发动全面内战,人民解放军奋起反击,开始了三年多的人民解放战争。1948年,国共双方力量发生很大变化。辽沈战役和济南战役的胜利,改变了敌我军事力量的对比,解放战争进入夺取全国胜利的决战阶段。

 

 

 

  1948年的深秋,历史的步伐再次驻足徐州这座古来必争的军事重镇,欲以浓墨重彩,蓄势泼写惊世篇章。徐州地方党组织和地方武装、人民群众积极开展各项活动,迎接徐州解放。

  19487月,中共沛县县委、县政府重新建立。县委组织干部秘密潜回沛县,建立秘密情报站,联系群众,积蓄力量,做好迎接沛县解放的准备工作。11月,国民党军撤离沛县,只留保安队驻守。沛县县委一面发动群众开展政治攻势,瓦解敌保安队,一面与主力部队联系,准备迎接解放。

  为了支援淮海战役,徐州地区人民开展了大规模的支前和护厂、护路、护校工作,迎接徐州解放。战前徐州各县党政机关在本县建立各级支前组织,区乡设立支前大队或支前站,村镇设立支前小组,各级干部分散到乡、镇、村,进行支前宣传和发动工作。各地动员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支援前线。人民群众日夜不停地赶办军需粮秣。在围歼黄百韬兵团的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各路大军云集徐州东部,粮食供应一时困难。徐州人民“宁可自己挨饿,也要让解放军吃饱饭,好打胜仗”,踊跃借粮筹粮。邳睢、铜睢县人民拿出了准备过年的小麦,8天之中,送到前线的面粉就达100万公斤。铜山县单集、邳县碾庄周围的群众将种子献出来作军粮,把茅屋上的草扒下来给部队作烧柴。成千上万的民工冒着敌机扫射、趟过冰冷的河水,日夜不停地救护伤员。处于战区中心的邳县组织6500人、1300副担架,将1200余名伤员及时转运到后方医院。人民群众英勇无畏、抢救护理伤员的精神,激励着前方将士奋勇杀敌。

  与此同时,徐州市内的工人、学生以及各阶层人士在中共地下组织的领导下,积极行动起来,以各种方式同国民党反动派的破坏活动进行斗争。徐州发电厂的地下党员李甦把工人组织起来,成立保护工厂委员会和三个护厂队,每人发一把洋镐或铁锹,保卫电厂、变电房和重要目标。1130,地下党员徐广友得知敌人当晚要炸毁铁路机车和厂房的消息,组织工人纠察队警戒和严密监视敌人的行动,同时做机务段段长工作,迫使其放弃执行炸车的计划。铜山中学的地下党员佟苏丹利用其教育主任的合法身份,在学生中组织读书会、联谊会,团结进步学生,反对学校南迁。对学校财产登记造册,组织学生站岗巡逻,粉碎了敌人和种种破坏活动。

  打入徐州的中共地下组织和地下人员,积极活动,收集情报,有力配合了解放军的正面作战。战役前夕,解放军第十二纵队联络部长杨斯德到徐州,向驻守贾汪的国民党第三绥靖区部队副司令何基沣、张克侠(二人都是中共秘密党员)传达陈毅指示,争取战役发起前起义。地下党员钱树岩利用其在国民党徐州“剿总”军务处作内勤的条件,收集了大量情报,其中一份长江以北,自潼关至连云港国民党军师配属的详细情报,通过交通员送到华野等我军指挥机关,受到中央军委的密令表彰。铁路系统的地下组织将徐州至商丘铁路各站国民党兵力部署和武器装备绘制成图,及时送交华野。地下组织还收集资料,编制了《徐州概况》、《徐州敌军防御工事》,为解放徐州做了大量工作。

 

 

  19481161949110,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至商丘,北起临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展开,60万中国人民解放军和80万国民党军展开了一个关乎国家、民族命运走向的大决战。

  战役打响后,国民党黄百韬兵团向徐州撤退,华野总部要求何基沣、张克侠率所部战场起义,让出其设防的运河防线,让担任穿插任务的山东兵团穿越其防区,插向徐州以东的大庙、大许家、曹八集等地,截断黄百韬兵团西撤徐州的退路。118,何基沣、张克侠率所部第五十九军全部、七十七军大部2 . 3万人战场起义。徐州北大门贾汪解放。

  117,在解放军的沉重打击下,丰县国民党军队南撤,只留下保安团孤守县城。丰县、华山县地方武装配合解放军冀鲁豫军区部队发动攻城,当晚,守军弃城南逃,丰县、华山县县大队跟踪追击,毙伤敌48人。9日,冀鲁豫第三军分区八团进占丰城,丰县县委进城办公。10日,冀鲁豫军区部队在丰县、华山县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又取得华山战斗胜利,丰县国民党地方军被全部赶出丰县,丰县全境解放。

  9日,华野部队对窑湾国民党军发起攻击,战至12日凌晨,全歼国民党军第六十三军2个师5个团1 . 3万余人,宿北、潼阳县(今新沂市)解放。

  10日,湖西军分区七团配合主力部队于11时一举攻克沛县城。11日,分两路向沛县东南压缩,在崔寨一带击溃国民党金乡县保安团,毙伤俘敌60余人,至此,沛县全境解放。

  13日,睢宁地方武装配合华野二纵解放睢宁县城。同日,华野部队迫使孙良城率领国民党军队一○七军军部和第二六○师5000余人投诚,14日又歼灭西逃之国民党军第二六一师,睢宁解放。

  194810月,中共鲁中南五地委和军分区决定攻打邳县城,国民党县长率部逃窜。邳县解放。月底,国民党军队“清剿”邳北,邳县一度又被国民党占领。淮海战役之前,国民党军队撤离邳县城。中共邳县县委、县政府迁入邳城办公。1110,黄百韬兵团被华野部队围困于碾庄圩地区。16日晚,人民解放军各纵队利用夜间集中优势兵力、火力,向碾庄圩以西以南第一○○军、第四十四军驻守的村落据点发起猛攻,于17日凌晨2时,以两个团的兵力直接插入第一○○军军部驻地彭庄,宛如两把锋利的尖刀,刺进了敌人心脏,割裂了敌人的防御体系。在猛打猛冲中将敌人分割成数个小块,各个击破。至18日,全歼敌第一○○军和第四十四军,生俘第一○○军副军长杨诗云和第四十四军军长王泽浚,第一五○师师长率残部2000余人投诚。19日晚,华野各攻击纵队对碾庄圩敌兵团发起总攻,经一夜激战,于20日晨攻占碾庄圩,全歼敌兵团部和第二十五军残部。黄百韬逃至第六十四军军部,继续顽抗。21日,解放军对敌六十四军发起攻击,华野攻击部队与敌进行反复争夺,经鏖战通宵,于22日攻克敌六十四军驻地,黄百韬在逃跑中自杀毙命,黄百韬第七兵团全部被歼灭,邳县全境解放。这场战役中,邳睢县总队积极配合解放军作战,在八义集大孤庄阻击西撤的国民党军第一○○军四十四师先头部队,打死打伤敌人70多人。

  碾庄战役之后,徐州周边已被解放军占领,徐州已成“孤城”。但国民党徐州市党部为掩饰败迹,叫各报馆出号外,捏造所谓“徐州会战大捷”,并勒令市民张灯结彩,鸣放鞭炮,征收“慰劳品”祝“捷”。然而,全市都暗中流传着黄百韬兵团被全歼的消息。接着又传来黄维兵团在南坪集被困的消息,徐州国民党守军更是军心焕散。市民们拒用金圆券,物价暴涨,白菜百斤由金圆券41分上涨到4元。1126日起全市已买不到粮食,整条坝子街,只有一家水馆开门。全城陷入闭市状态,只有国民党官兵在街上大拍卖抢来的衣物,偷盗仓库物资,准备逃跑。

  1128,蒋介石决定放弃徐州。29日,传来了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在固镇打败仗南逃的消息,全城更加慌乱。联勤司令部拍卖仓库里的白面,最后来不及要钱就逃了。许多国民党军官换上士兵服装,军衣、军帽乱抛路旁,许多伤兵拥上路向军用大卡车哀号:“行行好,请带我坐一坐!”却被卡车冲散,坐在地上破口咒骂。

  1130日晨,徐州的上空乌云密布,盐粒似的小雹和着丝丝小雨,无声地落在地上。城中商店住户全部关门,一片萧条,除了报童仍在叫卖着新出的《徐报》,其头版头条刊登着“徐蚌会战第一阶段我军取得伟大胜利”、“徐州外围固若金汤”所谓祝“捷”消息。而此时徐州的国民党军已陆续开始撤逃。城内,尚未撤离的官兵有的按指令忙着烧毁地图档案,有的则在国民党飞机轰炸机场和汽车站时,趁机抢掠商店、居民。当晚,各国民党部队机关接到一个“经萧县、固城撤退到滁县”的简单通知,如得“大赦令”,也没有划分撤退区域,撤退路线,行军序列,有的连滁县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就慌忙地出发了。许多部队刚一集合好,匆匆就跑。“剿总”军官教训队原有13个队,在徐州西门外集合时只到了4个队,也没有人指挥就跑了。国民党七十七军军长王长海把他驻徐州的工兵营、通讯营、特务营集合起来,没头没脑地讲了两句“赶紧走!赶紧走!”,说罢,就跳上汽车。一时间从徐州向西南的大路上、田野里,一片人仰马翻、满耳哭嚎的混乱景象。这一天,国民党党、政、军、警、宪、特等,裹胁部分青年学生,约30万之众拥出徐州城撤逃。121日凌晨,杜聿明带领前线指挥部一批人开车到了徐州城的西郊,只见自徐州西门通往萧县的公路上,车辆、人马挤轧拥塞,又加之走错路线,行进艰难。杜聿明本人几经周折,到黄昏前后才到达萧县大吴集。

  撤逃之前,国民党军炸掉了自己在云龙山下的火药库,在冲天的火光和隆隆的爆炸声中,徐州城的百姓度过了一个难眠的夜晚。 

  121日傍晚,华野第十二纵队和一纵侦察营先行进入徐州。奉命进入徐州进行接管的是华野渤海纵队,所属部队有第七师、第十一师、补充团、直属炮兵营等,司令员是袁也烈。晚10时,渤海纵队进入徐州实行军事接管。至此,徐州全境获得解放。

  122,黎明的晨曦刚刚退去,旭日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徐州城内一片欢腾。长期受国民党统治的徐州人民争着和解放军官兵握手交谈,诉说着他们在国民党统治下的苦难。徐州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1948122,中共中央电贺徐州解放,徐州市军管会正式成立,傅秋涛、周林、冯平、袁也烈、华诚一为委员,傅秋涛任书记,直属中共中央华东局领导。同日,徐州市人民政府成立,周林任市长,于9日正式对外办公。市政府协助军管会进行了城市接管、复工复业、支援前线等工作。

  徐州解放之初,迅速复工、复业、复课,稳定群众生活,树立市民信心成为政府工作的核心。徐州解放的次日,军事管制委员会即入城进行接管工作。由于受到人民解放军在济南、开封、郑州等地正确执行政策的影响,在国民党军从徐州撤离后,广大市民即大都自动保护了所属单位的设施、器材,并在人民解放军入城后,主动向军管会报告,各留职守,有秩序地等待解放军接收。因此整个接管工作秩序良好,进行顺利。至1949126,接管工作已大体完成。随着复工复业特别是铁路的修复,徐州市与山东、河南、河北等地的贸易恢复,市场物资进出频繁。国民党统治时全市甚感缺乏的粮食、油、盐、棉花等物资,自徐州市周围地区源源入市,徐州市内之各种工业品亦在外地畅销。

  在接收工作全面开展的同时,由于淮海战役进入第二、第三阶段,徐州即成为支援淮海战役的可靠后方和强大的补给基地。各种支前组织和机构形成了网络,各种现代运输、通讯工具的作用得到有效发挥。各地支援战争的军需物资、后备兵员,通过徐州四周的水路、公路、铁路,源源不断地向徐州汇集,并从徐州向各战场分送。一时间出现了千里运输线车轮滚滚支前忙的壮观景象。在整个淮海战役支前工作中,当时400万人口的徐州地区,共出动支前民工37万人,担架2400副,大、小车6 . 45万辆,挑子3500付,提供军粮3447万斤,烧柴6000万斤,抢修道路1100公里,修桥架桥120座。正如陈毅在总结淮海战役胜利原因时所说,“淮海战役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解放之初,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分子和土匪武装,乘社会尚未安定之际猖狂活动,妄图推翻新生政权。为打击匪特的破坏活动,1949年一季度开始,市军管会成立徐州警备治安委员会,采取军事围剿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方法,发动群众,展开了大规模的剿匪肃特斗争。猖獗一时的匪特武装被歼灭,大批国民党特务组织和一批反革命分子落网。剿匪肃特取得了重大胜利。19494月,市区开始废除旧保甲,基层民主政权建设全面展开。

  为稳定群众生活,市政府成立后即分别召开了各业各界及工人座谈会,讲解工商业等政策并征询各方意见。尽力帮助工友复工复业和解决生活困难。在政府的鼓励扶持下,于战火中新生的全城40余万民众热情高涨、干劲十足,以当家作主人的喜悦,以前所未有的崭新的精神面貌,迅速复工、复业、复课,积极投身各项社会事业的发展建设中。对陷于饥寒困苦的贫苦市民,市政府采取了积极的救助。194914发放首批救济粮15万斤。同时,为了帮助他们进行生产,北海银行发放了首批小本贷款4亿元(旧币)。银行贷款不仅使贫苦市民得以谋生,而且增加了城乡物资的交流,平衡了城乡的物价。

  复工复业复课,生产支前,战胜水灾,打击投机,稳定物价……在军管会、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重获新生的徐州人民,以主人翁的姿态,迅速医治战争创伤,克服重重困难,取得了骄人成绩。昔日的军事重镇已挥别炮火硝烟,正焕发着勃勃生机,迎接着新中国的诞生。从此,古城人民又开始踏上建设锦绣徐州的新征程。

(王成雷 兵 撰稿)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