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万帆竞渡下中吴 -- 常州解放纪实
 
来源 :  2014-09-18 09:53:58 已浏览 : 5209

常州地处江苏省南部、长江三角洲腹地,辖沪宁铁路中枢,东濒太湖,西与国民党的统治中心南京接壤,南与无锡、安徽省交界,其军事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国民党为了加强对独裁政权的统治和巩固,在这里建立了一套严密的党、团、军、政、警、特统治体系,运用各种手段,对人民群众和一切进步势力实施残酷的镇压和欺骗,被国民政府称为“模范区”。

 

坚持斗争 策应形势

 

  1949年初,随着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的节节胜利,坚守在常州地区的党的各级组织和新四军留守处为了配合解放军南下,策应快速发展的革命形势,以顽强的斗志和不惜牺牲的精神与国民党当局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19492月起,由徐行、张之宜等领导的在溧阳、宜兴、广元一带坚持斗争的太滆分工委,根据中共苏浙皖边区工委指示,开始编印《太滆电讯》,每三天一期,报道新华社消息和留守部队战况,同时积极开展武装斗争,主动出击,打击敌人。宜溧广区武工队接连摧毁敌人多个据点和乡公所。在地下党的组织和发动下,当地青年纷纷加入武工队,部队很快被扩编为太滆一连和太滆二连。

  由高俊杰、薛晓春等领导的在金坛、丹阳、武进一带坚持斗争的中共丹金武工委,根据茅山工委指示,成立了金坛县接收工作领导机构,并在武进的卜弋桥秘密举办党训班,对党员进行形势、任务、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教育,为接管金坛作准备。高俊杰带领武工队多次伏击敌人,营救出数十名被反动派抓捕的革命同志。3月,国民党泰村自卫队队长王伯祥在武工队员朱履政、蒋自新的多次教育和争取下,率部100余人、七八十支枪起义,参加了武工队。

  由张志强、王鹏、李顺之、钱梦梧等领导的在武北、澄西、武南一带坚持斗争的中共澄武锡工委,根据江南工委指示,积极搜集当地的敌情、社情,并绘制地图,送往苏北解放区,为中共华中工委研究室编印《武进调查》提供重要资料。同时,澄西特派员李顺之在三河口东街书院内秘密筹建了一所临时战地医院,准备在解放军渡江后,收治伤员。225,武南特派员钱梦梧带领武南武工队,组织了一支劫狱小组,在看守所内线的配合下,顺利地将关押在常州三牌楼看守所的3名金坛留守同志营救出狱。各武工队四处出击,打击、分化和瓦解敌人,他们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太滆办事处”的名义,印发《告国民党官兵书》,散发和张贴到国民党军营、大街小巷,敦促国民党官兵起义、投降。3月,国民党武进县保安二团驻奔牛镇排长钱若冰,经过地下党员的策反工作,率领全排18人,携带武器起义并加入武工队。澄武锡工委代理书记王鹏,为加强与江南工委的联络,还建立了一部电台,将搜集到的情报及时地转发到苏北渡江指挥部。4月,李顺之在三河口延陵中学成立了澄西支前办事处,提前为准备南下的解放军筹借了大批军粮。

  在常州城区,地下党负责人秦和鸣,根据茅山工委指示,受命组建了中共武进城市工作委员会。武进城工委成立后,针对国民党对共产党的种种污蔑,用多种方式和途径向常州民众宣传国民党政权快要结束,全国即将迎来彻底解放的大好形势;先后编印了《星火》、《青苗文丛》、《人民报》、《光明报》等杂志和油印小报,在群众中秘密散发,宣传党的主张和保护民族工商业的政策;在部分工厂、学校、街道建立了党的秘密组织,发展党员。澄武锡工委地下组织特派员邵乃奋,受中共江南工委指派到常州领导党的秘密工作。邵乃奋在中共特别党员潘石江、陆逵等的帮助下,利用潘石江在国民党武进县保安二团当副团长的身份,克服种种困难,为党组织搜集并提供了大量情报,同时还在自己的周围建立了一批党的地下组织。

  27,在地下党的领导下,戚机厂工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反饥饿、争生存”大罢工,将流线型客车推上戚站正线,阻断京沪铁路运输15个小时,有力地阻滞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运输,直接支援和配合了人民解放军在前线的进攻。15日夜,2000多工人开出专列赴沪请愿,得到上海、杭州及京沪沿线铁路工人的声援,迫使国民党上海路局部分满足了工人的要求,罢工取得了胜利。

  在大成一厂,地下党利用“通用公司”名义,把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的材料寄到大成公司所属的各个工厂,把解放军的《入城守则》、《党对工商业政策的规定》等材料,偷偷地散发到一些厂长和高级职员的办公室,消除他们的疑虑和误解。他们还收录解放军胜利的消息,油印后通过多种渠道散发到国民党驻军官兵、自卫队员和乡保长们手中。地下党员还打入国民党内部,收集到了大量诸如国民党武进县参议会名册、武进县城区地图、国民党驻军的兵力部署和防御工事部署图等重要情报。活动在大成二厂等工厂的地下党员,则千方百计地收集工厂里中统、军统、三青团等敌对组织的情况和工厂平面图、股份资产等情报。这些重要的情报收集以后通过汇总及时地送到了苏北解放区,为解放军胜利渡江进而解放常州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随着人民解放军陈兵江北,百万大军即将挥师南渡,此时的常州城,已经是兵荒马乱。从东北、华北各战场溃逃过来和路过常州的国民党军,早已人心涣散,随时准备出逃。国民党军统、中统的特务们也四处活动,制造恐怖并伺机破坏。一些散兵游勇,趁火打劫,四处抢夺,搅得民不聊生,使得常州这座小城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为了防止敌人在逃窜前突击破坏,在地下党的组织下,城区各界群众和爱国人士开展了护厂、护校、护店斗争。武进城工委给城区工厂、学校、团体发出了《告民众书》,要求各工厂、学校保护财产。许多工厂组织了护厂队、护厂指挥部、护厂纠察队等,积极开展护厂活动,有效地制止了国民党军和反动分子的破坏,确保了常州解放后能完好无损地回到人民手中。3月初,潘石江根据党组织的指示,在保安团内以收徒等形式入手,进行策反,并秘密成立了“地下军”,接受张志强的领导,以策应解放军渡江。

  与此同时,为迎接江南的解放,中共华中工委组织了准备随军南下接管苏南地区的干部,成立了“南下渡江干部机动总队”,在苏北泰县张甸进行了为期近一个月的紧张集训,提前做好政权接管的各项准备。3月中旬,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共华东局的指示,中共华中工委分别组建了苏南和苏北党政领导机构。常州地委、常州专员公署的领导班子主要由华中六地委、胶东南海地委和在常州地区坚持地下斗争的部分同志组成。

 

南下激战 解放常州

 

  1949420日晚,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先后发起渡江战役。百万雄师以沿江湖区渔民的木帆船为主要航渡工具,在炮兵、工兵的支持配合下,从西起江西湖口、东至江苏江阴的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

   421,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三、二十八军在苏北靖江境内七圩至八圩港沿江一带,以排山倒海之势,挥师南渡,一举突破国民党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紧接着以钳形之势,向常州东西两侧伸展,在切断沪宁铁路线后,马不停蹄地对南遁的国民党溃军进行追击。

  421日夜,从八圩港成功南渡的二十八军八十三师三四九团,在澄武交界的舜过山一带与国民党军相遇,展开激战。该团兵分两路将敌军一个团紧紧围困,激战2小时,歼敌200余人。22日凌晨,凭借地形优势仍负隅顽抗的敌人,最终在我军强大炮火的支援下,被全部歼灭。

  422日凌晨1许,从七圩港乘坐“渡江一号”等渡船率先抢渡长江成功的解放军二十三军六十七师二○一团前卫营———三营,按预定计划向敌纵深穿插,以快打猛攻的战术接连突破敌军几道防线,当行进至武进潘墅时,与国民党第五十一军四十九师遭遇,展开了激烈战斗。潘墅是武进北部(现属新北区)的一个小镇,据常州城约15公里,仅有一条东西走向的老街,街道两旁的房屋大多是清末建筑,千米之长,是当地农户与商贩们进行集市交易的场所,也是通往常州的咽喉要道。敌人为了加强对常州城的防守,在潘墅———师姑墩一线部署了近一个师的兵力,师部就驻扎在潘墅老街。三营的教导员瞿钦民是常州本地人,抗战时期在这里打过游击,对潘墅的地形十分熟悉。当他发现这里有敌军驻守时,立即带领八连和机枪连,兵分两路,从东西两个方向,向驻守在老街的敌人发起突袭和猛烈攻击。瞿钦民抱着一挺机枪,钻进一座屋子的二楼,从窗户向敌人猛烈地扫射,两边的我军指战员也像两股狂风一样向街心席卷而来。敌指挥所被这突如其来的猛烈袭击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敌师长廖定藩在混乱中被当场打死,敌人溃不成军,抱头鼠窜,乱作一团。

  不一会功夫,敌人缓过神来,立即组织力量进行了疯狂反扑,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双方僵持到天快亮的时候,我军已经歼灭了敌军约两个营的兵力,我方伤亡70余人。瞿钦民在指挥战斗中,腰部被几颗子弹击中,血流不止,仍然顽强地俯卧在地上,继续坚持指挥战斗。天亮后,敌人见我兵力不多,迅速调集周边部队向师部靠拢,从四面八方包围了潘墅老街,并对瞿钦民指挥的杨家火力点进行了猛烈攻击。此时,八连和机枪连的子弹都已打完,又与后续部队失去了联系,情况万分危急。战士们不得已把身负重伤的瞿钦民转移到一家老百姓的房子里。敌人包围上来,身负重伤的机枪连指导员潘增祥,在敌人纷涌而至的时候拉响了手榴弹,炸死了10多个敌人,自己也英勇地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八连副连长王太山在双腿被打断的情况下,忍着剧痛爬出阵地,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瞿钦民身负8处重伤,最后因为流血过多,壮烈地牺牲在了自己的家乡。早晨8点多钟,部分突围出来的三营官兵会合二○一团主力,在闻讯赶来增援的后续部队一九九团的配合下,再次向潘墅守敌发起了猛烈进攻,激战不到1小时,敌人全线溃败,仓惶南逃。

  422天刚蒙蒙亮,任武进县保安二团副团长的中共特别党员潘石江遵照中共澄武锡工委书记张志强的指示,带领他组织的“地下军”180余人集结在常州北郊待命,准备策应解放军进城。与此同时,解放军二十八军军长萧峰率部经过武南,在礼嘉附近与武南特派员钱梦梧所率武工队胜利会师。稍后,国民党五十一军暂编第四师第二团团长朱力子,在我地下党的政策攻势下,率部600余人在武进嘉泽起义。

  此时,驻守在常州城的国民党党政要员和军警早已乱作一团,眼看大势已去,他们一个个像丧家之犬,纷纷带着自己的家眷,卷着金银珠宝,争先恐后地跟随败退的国民党军向南逃窜。晚上8时,常州城开始显得异常的寂静,大街上,除少数参与护厂的救火队员在巡逻外,几乎看不到人影。夜11时,常州地下党负责人秦和鸣召集武进城工委委员在城内白马三司徒刘家花园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迎接常州解放事宜,并决定由青年委员徐星钊去迎接解放军入城。与此同时,各个地下党组织连夜布置,做好迎接解放军进城的各项宣传准备工作,制作红旗,书写和张贴标语、口号等,大家都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423日凌晨2,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警备第六旅十八团先头营,在武进城工委的接应下,由副旅长朱传保、十八团政委丁力率领进入常州城,同坚持在城区活动的中共地下组织在城北的文在门外胜利会师。常州正式宣告解放。

  424日下午,警备六旅举行隆重的入城仪式,常州各界人士在南北大街两旁列队,热烈欢迎人民解放军。许多男女老少都身着新衣,早早地在街道两旁耐心等候。当军容严整、脚步铿锵的解放军队伍出现的时候,全城沸腾了,呐喊声、锣鼓声、鞭炮声、忘情的掌声汇聚在一起,久久地回荡在常州的上空。次日,中共常州地委书记吴觉率领地委部分接管人员首批进入常州城,其余接管人员因渡江船只紧张,于28日方才渡江赶赴常州。解放军进城后,在全城张贴《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即“约法八章”)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宣布在全市实行军事管制。

  424日凌晨2,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第二十军六十师一七八团进入金坛。同时,中共丹金武工委书记高俊杰奉命率留守干部、地方武工队随军进城,成立了中共金坛县办事处。金坛宣告解放。下午,在常州刚刚完成组建的金坛县公安大队3个排100余人,在大队长沈俊率领下,急行军到达金坛县城,与在金坛城西南和城东南坚持斗争的两支武工队会合,在县办事处的统一领导下,维持社会治安。

  425拂晓,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十兵团二十三军六十九师二○六团经过70余里的急行军,前卫一营下午进至溧阳近郊,趁敌混乱之际,改换成敌军装束,冒充敌军,由西门和北门进入城内,突然向守敌发动猛烈攻击,一举歼敌800余人。溧阳宣告解放,随即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溧阳县军事管制委员会。427,中共太滆分工委第一副书记张之宜率留守人员和武工队进入县城。至此,常州全境解放。

 

全面接管 建立政权

 

  428,中共苏南区常州地方委员会、苏南区常州行政专员公署、常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和常州警备司令部同时宣告成立,吴觉任地委书记兼军管会主任,陆平东任专员,张克辛任司令员。常州市与武进县实行分治,分别成立中共常州市委、常州市人民政府和中共武进县委、武进县人民政府,地委副书记辛少波兼任常州市委书记、王晓楼任副书记、诸葛慎任代市长;梁歧山任武进县委书记、张志强任县长。42852,中共金坛县委、溧阳县委也分别宣告成立,吴善堂任金坛县委书记、崔涛任溧阳县委书记。54,金坛县人民政府成立,王蓝田任县长。57,溧阳县人民政府成立,张之宜任县长。

  新成立的常州地委、常州行政专员公署辖武进、金坛、溧阳、宜兴、无锡、江阴6县和常州市。由于当时全国尚未解放,新政权成立后的首要任务,就是贯彻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充分发动群众,紧紧依靠工人阶级,大张旗鼓地宣传党的接管政策,及时颁布各项法令、布告,安定人心;领导所属各地迅速地完成接管工作,建立人民民主政权,肃清反革命残余势力,尽快恢复生产和稳定社会秩序。在这一特殊历史时期,常州军管会作为常州地区军事管制时期的最高权力机关,统一行使常州地区军事行政管制事宜。

  429,市军管会开始城市接管工作。由市军管会主办的常州《新华电讯》同时创刊,刊登新华社有关报道,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报道本市重大新闻。为了尽快稳定社会秩序、恢复生产。军管会先后接管了国民党在常州各地的党、政、警机关,官僚资本企业,公立学校等。对国民党原旧政权、机构和单位的官员、职员、勤工等,根据中央的政策,首恶分子依法惩处,劣迹昭著分子清除,其余一般予以留用。有关部门及时组织留用人员学习,改造思想、作风,促使其提高觉悟、扭转立场,为人民政权尽职,为人民群众服务。对接管的资金、财产,常州军管会成立清查物资整理委员会,下设清查、接收等组,负责清理、分类、登记和转缴有关部门。

  430,市军管会颁布了银字第一号《布告》,规定市场交易必须使用人民币与华中币,以人民币为本币,华中币为辅币;同时宣布禁止使用金圆券,限期收兑。人民币开始在常州市场流通。到了55,各类物价趋于平稳。为了进一步规范市场和金融秩序,肃清伪金圆券,推行人民币,529,市军管会又相继颁布银字第五号《布告》、平抑物价的四项紧急决定、银字第六号《公告》,初步刹住了银元投机活动,人民币的本位地位日趋巩固。

  常州解放伊始,敌情、社情复杂,所面临的军事斗争任务依然紧迫而艰巨。5月底,华东军区下令撤销警备六旅番号,改编为常州军分区兼常州市警备司令部,原华东警备六旅十六、十七团所属各营分至6县,与当地武装合并成立县总队、区中队,十八团改称常州军分区警备团。6月中旬,地委着手组建地方武装,同时还成立了常州市保安警察大队,主要负责执行地方警卫、警戒、巡逻以及负责监狱犯人看守、押解和协同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等。市区大多数工厂相继成立工人纠察队(组)、护厂队等;街道成立人民服务队,由各公安派出所领导。各县、区、乡组织民兵(模范队)保粮保仓;群众自动组织自卫队,防止盗窃和匪特抢劫。

  正是因为各级组织富有成效的工作,解放后的常州很快恢复了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在城市接管过程中,常州的地下党组织积极主动地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配合工作。军事管制和城市接管工作的顺利进行,使常州古城很快恢复了勃勃生机,常州人民在新政权的领导下,开始了支援前线、恢复和发展生产等工作。

(李明龙 陈生富 撰稿)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