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重头收拾旧山河 -- 淮安解放纪实
 
来源 :  2014-09-24 09:07:58 已浏览 : 4207

 

  淮安位于江苏省中北部,江淮平原东部,是古淮河与京杭大运河交点,南下北上的交通要道。19481229日,在淮海战役隆隆的炮声中,饱经沧桑的淮阴城、淮安城相继获得解放,两淮重新回到人民的怀抱。

  在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进入到第三个年头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战略决战。国民党军在济南战役后,被迫收缩兵力,加强点线,实行重点防御,在华东战场集中4个兵团、4个绥靖区,总兵力近80万,以徐州为中心部署在陇海线、津浦线和运河线上,以巩固江淮,屏障南京。中共中央根据形势的发展决定发起淮海战役。扼守津浦路和运河线的淮安地区成为阻击国民党军南逃的重要地区。在此形势下,这一地区成为华东战略决战主战场的一部分和重要侧翼战场。

  中央军委为改善华中战场的斗争条件,策应中原和山东战场华野主力兵团作战,对今后渡江南进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于1948131决定:以华野东线兵团第二纵队南下,与第十一纵队、第十二纵队会合组成苏北兵团(亦称华野第四兵团),以韦国清任司令员,陈丕显任政委,担负华中战场的作战任务。同时,将原苏中、苏北两个军区合并为苏北军区,撤销华中指挥部。1948314,二纵顺利进至苏北阜宁以西、废黄河以南的羊寨地区,与第十一、十二纵队会合,正式组建了苏北兵团。苏北兵团成立后首战益林,又乘胜进发响水、陈家港一线,甚至解放了国民党苏北统治中心两淮的门户涟水。国民党军纷纷调兵遣将,始终不敢放手苏北兵力进击徐州、山东一线。考虑到驻守淮阴、淮安国民党军队较多,为保持主动,苏北兵团掉头北上,解放了泗阳与宿迁,进一步孤立固守两淮的国民党守军。

  1948116,规模空前的淮海战役打响了。淮海战役战局发展迅速,在战役的第一阶段黄百韬兵团于1122被歼灭后,苏北兵团攻克海州北围的房山、阿湖、城头等据点,控制了一段铁路,歼敌4000余人,恢复了淮海解放区北部的局面。整个苏北除沿江地区、大运河淮阴至扬州段仍为敌人控制外,均已获得解放。苏北与淮北解放区连成一片,整个华中解放区的形势从根本上得到好转。随后,苏北兵团主力集结到宿迁南部地区待命。当淮海战役进入到第二阶段,黄维兵团陷入重围后,徐州国民党军已深感徐州难保,恐慌不安。国民党军队接到撤退的命令后,个个争先恐后,狼狈逃命。121,杜聿明集团全部逃出徐州。山东兵团领导得知徐州敌人西撤的报告后,一方面向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和中央军委汇报,另一方面立即部署兵力追击逃敌,同时命令已由山东南下进至淮海战场的渤海纵队,由徐州以东大许家、宿羊山一带,迅速逼近占领徐州;电告中共中央华东局派员到徐州进行接管。渤海纵队接到命令后,立即行动,先头部队及第七师于1日晚进入徐州。

  徐州解放后,南京门户大开,对解放军南下作战产生极为有利的影响。解放军斗志昂扬,气势如虹。121,当华东野战军查明敌撤逃情况,立即以11个纵队又2个独立旅,采取多路、多层的尾追、平行追击和迂回拦击相结合的战法,昼夜连续猛追。2日,解放军已在萧县、永城间的孟村、大回村等地追上并堵住敌人,随即发起猛攻。杜聿明集团由于在猛追之下异常混乱,被迫于2日晚停止撤退,进行整顿。至此,杜聿明集团在劫难逃。

  在解放军主力部队围歼杜聿明集团的同时,121日晨,布防泗沭县、淮阴县、涟水县一线的苏北兵团六分区独立旅趁势南下,直逼淮阴城。

  驻淮阴的国民党第一绥靖区第五十一军军部及其第四十一师、第四军的五十九师得悉我军兵临淮阴城的消息后,露出了豺狼本性,抢劫了美国教会在淮阴开办的有50多年历史的仁慈医院。为了掩盖其罪行,第一绥靖区司令部派周岩率100多名荷枪实弹的士兵,于1日晚11时许,纵火烧毁仁慈医院。更令人发指的是,国民党军当夜在城隍庙广场上枪杀革命干部许大中等19人,同时在南门外,将逮捕的无辜群众强加通共罪名,活埋了30余人,造成了骇人听闻的“一二·一”血案。次日上午,国民党军又在淮阴城大肆抢劫。

  就在驻淮阴城国民党军大肆作恶的当日,六分区独立旅越过盐河,向淮阴城外围的王营、西坝、杨二庄等地运动,并与敌交火。战斗一开始就十分激烈。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后,淮阴外围之敌缩进淮阴城。六分区独立旅则奋起急追,傍晚逼近淮阴城。驻淮阴国民党军慑于我军凌厉攻势,惊恐万状,一面电请上司批准撤至扬州,一面命令所属各部和地方政府星夜南逃。2日下午,国民党军抓了许多民夫,撤至淮安,并继续南逃。同日下午4时左右,六分区独立旅开入淮阴城。

  南逃途中,国民党军忽然在3日夜间接到上司电示:限4日收复两淮,重新打通清(江)扬(州)线,并北上,再遣兵增援徐州方面。该部国民党军只好转头向北。4日拂晓,国民党第四军五十九师、五十一军四十一师及九十师一部又重占淮安。当侦知占领淮阴城的仅仅是独立旅后,国民党军队于4日下午向淮阴回窜。而六分区独立旅进入淮阴后,除留一部分担任城防任务外,其余部队在司令员赵海峰、副司令员吴大林率领下,挥师追击逃敌,在板闸附近与敌遭遇,双方展开激烈战斗。敌以强大炮火掩护,成连成营向独立旅阵地发起冲击。独立旅指战员和淮涟团战士奋力阻击,沉着应战,一次又一次击退敌人的冲锋。硝烟弥漫中,独立旅几百名战士跃出战壕,冲进敌阵,与敌人进行肉搏战,敌人丢下一批尸体后退出阵地。这天下午,敌人多次冲锋,均未能向独立旅阵地前进一步。

  5日凌晨,国民党军队以三个团兵力,避开独立旅正面阵地,向板闸镇东北方向山芋行等村庄迂回,企图从侧面打开缺口,突破封锁,并诱使独立旅正面放松警觉,从而达到进军淮阴的目的。独立旅指挥员早已识破敌人的用心,事先在山芋行一带十几个村庄设下埋伏。当敌人进入埋伏圈后,遭到猛烈打击。敌人第一次侧面迂回遭挫后,仗着三倍于我军的兵力,多次发动迂回进攻,而且人数、火力,一次强于一次,解放军凭借一米多宽的战壕,顽强抵抗,使敌人不能前进。6日、7日两天,敌人以四个团的兵力进行全面进攻。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均有伤亡。在两军四昼夜对峙鏖战中,国民党军被歼800余人,仍未能前进一步。

  面对此种局面,8日上午9时许,国民党军队在离前沿阵地不远的一块空地上,召开临时会议,布置新的攻势。解放军炮兵发现敌前沿阵地有军官向空地集中,六分区独立旅炮兵遂瞄准目标,连发两炮,当场击毙敌五十九师参谋主任饶漱珉、一七七团团长吴状猷等几名指挥官。国民党军遭此打击后,官兵恐惧心理加重,士气低落,决定撤往淮城休整后,再向淮阴发兵。当日黄昏,敌人撤离板闸,驻进淮城。此时,苏北五分区主力部队前来与独立旅会合,我军实力大增。晚上,五、六分区部队分两路逼近淮城,观察监视国民党军动向,准备给敌以更沉重的打击。夜11时许,五分区一个团强袭河下镇,直接威胁淮城国民党军队。五分区独立旅也奉命向淮安方向运动。

  退守淮城的国民党军队喘息未定,得知五分区独立旅于数百里外正日夜兼程飞速迫近两淮,而且河下枪炮声不断,怕其南逃通道被断,他们遂于8日夜11时再次南逃。这次南逃,狼狈不堪,军用电话线也未来得及回收,钢盔、军帽、被褥、子弹箱、酒瓶等抛得满地都是。南逃时,连他们的地方政府和还乡团、保安团都来不及通知。到了后半夜,国民党淮安县政府才知道他们的军队南逃,这些平时作恶多端的反动分子,如丧家之犬,惶恐尾随而去。六分区独立旅于9日凌晨4时许,浩浩荡荡开入淮城,淮城不战而得。进城后,沿街巷搜抄残敌,对人民群众秋毫无犯。古城淮安经过两年零两个月的磨难后,又重新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两淮追击战不但解放了淮阴、淮安,也解放了宝应县城。从淮安南逃的国民党军逃到宝应后,10日上午,在获悉苏中地方武装飞速向运河线挺进的消息时,又慌忙向高邮逃窜。中午时分,解放军追击部队在宝应城南40里的汜水镇一带截住逃敌一部。其余逃敌窜进汜水镇,凭借街道房屋负隅顽抗。数小时后,从两淮方向追击的六分区独立旅、五分区独立旅,把逃敌四面包围,并发动政治攻势,进行阵前喊话,但敌人拒不投降。下午,敌人派数架飞机进行空中增援,对汜水周围我军阵地狂轰滥炸,频繁扫射。敌人在飞机轰炸时,企图打开缺口,突围南逃。这时,进攻部队根据上级首长既要歼灭敌人,又要减少群众损失的指示,采取放宽包围圈,引诱敌人离开街道。敌人见有机可乘,拼命向外突围。在敌人突围之际,进攻部队以二至三倍于敌的兵力向敌发起攻击,在杀伤大批敌人之后又缩紧包围圈,展开巷战,和敌人搅在一起。11日上午,敌机又来增援,见无法轰炸,转上几圈就飞走了。眼见弹药即将耗尽,敌人纷纷向我投降。战斗持续到中午,一部分敌人乘进攻部队换防,从汜水镇东南突围逃跑。下午,经过多次出击,终将残敌全部歼灭。汜水围截战,共歼敌千余人。至此,从两淮出逃的国民党军队基本被歼灭。

  19481225日,苏北军区两淮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两淮市警备司令部、中共两淮市委和两淮市政府先后在两淮市成立。华中六地委书记吴觉兼任两淮市委书记、市长。9日淮城获得解放,隶属两淮市的淮城市政府也随之成立,市长为吴迪人。

  两淮市政府成立的第二天,即与驻清江部队一起召开商民代表会议,成立临时商会,组织消防小组,帮助维持城内秩序。商民们积极响应政府号召,自动开门营业,城内秩序井然。同月10日,两淮市政府发出布告,明确宣布:保护人民生命财产,保护民族工商业;对放下武器的国民党军政人员不予逮捕,解散国民党一切特务机关;欢迎外逃的地主、富农等回乡生产。1949年的元月1日,两淮市政府发出布告,明令禁止鸦片的吸食与贩卖,禁止各种赌博。16日,两淮市公安局组织干警检查国民党员、三青团员和特务人员的登记和居民户籍登记,切实加强了治安冬防和春节安全保卫工作,使人民大众平平安安地欢度春节。

  新生的两淮市人民政府坚持把恢复生产、发展经济当作首要任务。当时不仅要医治战争创伤,面临战后重建,而且要抗灾救济,人民群众迫切希望尽快恢复和发展经济。两淮市政府成立的第七天,就恢复王营、西坝和杨庄盐场的生产,贷款华中币500万元给失业工人做资本,成立了西坝织席生产合作社。仅隔五天,为了发展工商业,两淮市政府于19481217,又发出豁免营业税的布告,免征194812月至1949年3月的营业税以及19491月生活必需品的产销税。紧接着在当月的29日,以促进商业贸易为目的,两淮市政府发出了《出口货物暂行管理办法章程》、《进出口货物税征收暂行章程》、《货物产销税暂行章程》和《营业税征收暂行章程》四种法规布告,市面上很快出现了正常买卖日渐繁荣的局面。

  人民政府成立后,仍有少数匪特和反动道会门分子为非作歹,残害人民,散布谣言,搅乱人心,煽动策划暴乱,妄图变天。19491月,国民党特务、西乾道道首悟空子阴谋策划苏北刀会总暴乱。在他的策划和组织下,淮阴县龙爪区刀会裹胁会众千余人暴动,妄图占领淮阴城,推翻人民政权,重新恢复反动统治。两淮市公安局及时侦破暴动阴谋。9日夜间,当刀会聚集蠢动之时,驻淮部队协同公安局一举粉碎敌人阴谋,逮捕法办了首恶分子。市郊治安局面始趋于稳定。

  两淮市于1949311撤销(清江市划归淮阴县,淮城市划归淮安县),虽然只存在短短四个多月的时间,但在稳定社会秩序、恢复生产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使两淮古城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两淮的解放仅仅是淮安历史发展长河中的短暂一瞬,但见证了淮安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经过众志成城、前赴后继的努力,取得新民主主义胜利的光辉时刻,铭刻着无数革命先辈为淮安解放抛头颅洒热血、舍生忘死的不懈奋斗,也开启了淮安人民当家做主、建设新社会的美好篇章。

(马新文 波 撰稿)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