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国家公祭,为了所有遇难同胞
 
来源 :  2014-12-11 14:10:14 已浏览 : 1691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国家公祭的对象,应包括所有在近代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杀害的遇难者。从1874年对台湾侵略开始,之后大约70年间所有被日本帝国主义杀害的遇难同胞,都应该在国家公祭的范围内。”

    省委党史工办统计,以南京大屠杀为代表,日军在江苏制造的伤亡过百较有影响的惨案就有63起。

      盐西惨案:

      “庄庄遭洗劫,处处有新坟”


    11月27日,记者采访了83岁的“盐西惨案”幸存者、涟水县红窑乡刘大园组退休干部刘桂松。1943年惨案发生时老人11岁,“那天是正月十五,天没亮就听人喊:鬼子来了!日军从村东、村西两头进村,见到人就杀。到屋里来搜人,逮到后就枪杀。”

    老人回忆,“刘增修(地下党员)、刘瑞熙、刘雨清(21岁)、刘全清(16岁)等人往西突围被南边敌人机枪打死,我父亲刘增云(41岁)向西南跑时被机枪打死在沟里。刘增善、刘增喜、刘增志、刘雨清、刘全清五家被杀成了绝户。”

    77岁的幸存者程士超是涟水县红窑乡程嵇庄人,大屠杀时庄上死了18人。“我父亲程学元(36岁)跑到程学问家粪塘边时被敌人枪杀。当时我才5岁。嵇小团子(惨案中最小的遇难者,年仅15岁)在伪乡长家东山头被刀砍,没死,后边的鬼子赶到用刺刀戳死。”“程学问女人看到日军要刺杀她的二儿子小伟子,她抓住敌人的枪不让杀,鬼子索性将他母子一起刺杀,程学问父亲也被杀,他的一家三代被杀。”

    据《解放日报》记者陈登桂解放前调查,这次惨案涟水盐西区6个乡共被害361人,受伤致残多人,“庄庄遭洗劫,处处有新坟”。

      万福闸惨案:

      400多民工仅一人逃走

    1937年12月17日晨,日军在扬州城内抓民夫200多人运物资,在沿途村庄再抓200多人。下午2点多,民夫到仙女庙卸货后,日军把民夫押上万福桥,两头机枪猛扫,除卞广福跳河逃生外,其余419人全部遇难。

    扬州八旬老人吴怀民和袁少华、丁久均、封雷四位老人2006年3月开始收集“万福闸惨案”史料,走访遇难者亲属、村邻80多位,历时1年多写出万字调查报告,并绘出419人惨遭杀戮的路径图。“这是为了方便青年人能够更深入地了解史实、不忘国耻。”

    惨案的目击者赵汝炎,在接受访问后一个月即过世。吴老连寻访时间地点都记着:2006年4月12日上午9:30,扬州埂子街影剧公司宿舍。1937年12月17日晨,鬼子将他和二哥赵汝海从多子街家中抓走当民夫。“我又矮又瘦,一个日本兵来拖我,把我和二哥分开,二哥被赶上了万福桥,不一会两边的机枪响起来了……”

      史料一尺多高,

      记录日军血债

    淮安市委党史工办主任孙洪斌介绍,从1938年1月2日日军进攻盱眙县城至1945年9月日本投降8年间,淮安地区被杀的抗日军民及无辜群众有24734人,致残、失踪4698人。期间日军制造的伤亡200人以上的惨案就有5起。“最惨的是盱城惨案,全城共2000余人被杀害,100多户被杀绝。”

    江苏各级党史部门系统统计过抗日战争期间我省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记者拿到的统计资料有一尺多高。省委党史工办主任崔广怀介绍,2万余人3年努力形成的材料共有124647页。1932年淞沪抗战到1945年抗战胜利,日军导致江苏人口直接伤亡就有659436人,其中死464261人。被俘人员、灾民、劳工中的伤亡失踪等间接伤亡和中国军队战斗伤亡均不在内,另外186万多灾民中不少因饥饿、伤疾而死,但因资料缺乏也未统计,否则数字更惊人。

      否认历史,

      就是“二次加害”


    “要震慑日本这些否认侵略历史的人,不能篡改历史。不能对死难者进行二次加害,因为遗属还在,幸存者还在,这些血写的证据还在。”崔广怀说,“缅怀死难者,同时要对日本右翼势力否认历史罪行永远说‘不’。”

    吴怀民曾在镇江亲眼目睹日军杀人,痛感“国家不强,人民就会遭受欺凌”,所以年仅17岁就参军奔赴朝鲜战场,曾在上甘岭抗击美军。他认为,不仅国家,各级都应常态化公祭当地抗战死难者,让孩子们都记得血海深仇、懂得保家卫国。他还建议,明年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更要集中地褒扬为取得胜利而抛头颅洒热血者,多多宣传仍健在的抗日老兵。

      本报通讯员耿学忠

      本报记者陈月飞沈峥嵘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