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刘胡兰式女英雄 喻尊霞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整理)
来源 :  2011-05-13 09:08:19 已浏览 : 2005
    在泗洪烈士陵园的翠竹掩映之中,有一尊汉白玉的雕像。她就是淮北刘胡兰式的女英雄喻尊霞。
    喻尊霞,1920年5月23日出生,江苏泗洪人。1931年,喻尊霞入青阳小学读书,因成绩出类拔萃,深得老师与同窗喜爱。其习作《悲惨的乞丐》曾作为范文,在全班传阅学习。1937年,她考入安徽省怀远中学初中部。
    1938年8月,日军侵占南京、蚌埠、徐州等地,学校被迫停办,喻尊霞于悲愤中辍学返乡。9月,日军占领青阳镇。喻尊霞随家人“跑反”,到重岗北大陈集村外婆家躲避。
    1939年夏初,张爱萍带领一个团开赴淮北路东,在张塘建立了八路军、新四军办事处,于是,皖东北的抗日烈火熊熊地燃烧起来了。此时,青阳镇上的张经、许朗、程泽华等几个失学的进步青年成立一个以团结青年、发动群众、宣传抗日为宗旨的群众组织——青年抗敌协会。不久,喻尊霞怀着满腔爱国热情,参加了青年抗敌协会。
    青抗会的成立,引起了中共皖东北党委、泗县地下县委的重视,及时地予以关怀和指导。青抗会在党的领导下,广泛深入地向广大民众宣传抗日救国的革命道理。他们有时在墙头上写抗日标语,有时在街头演说或进行文艺演出等。喻尊霞擅长演唱和讲演,她外表文文静静,寡言少语,见了生人还有点羞羞答答,可是上了台,她的嗓子很亮,唱起歌来音色优美,人们都称她是“金嗓子”。
    青抗会在青阳镇活动几个月后,一天,泗县地下县委负责人之一赵敏来到青阳,从青抗会抽出20人左右成立泗县政治工作队,名义上受国民党政府领导,实际上按共产党的指示办事。喻尊霞也参加了这支政工队。
    喻尊霞在政工队里深受领导信任,同志们也很喜欢她。那时,到乡里搞政治宣传全是步行。她脚上起了泡,但从不叫苦,每到一个住处,还忙着给别人烧洗脚水,等别人都洗过了,她才洗。别人睡下了,她还在灯下看书。在宣传群众、组织群众的同时,喻尊霞还经常热心帮助乡亲们做家务、干农活。由于喻尊霞工作出色,不久,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0年3月,中共在皖东北正式创建抗日民主政权。这时,各区都成立了民运工作团。喻尊霞所在的政工队也改为民运工作团,其任务是深入农村宣传、发动、组织群众,成立农救会、妇救会,巩固新政权。这年5月上旬,喻尊霞和朱碧莎、陈兴吾、夏复兴等同志被调往陈集乡(今重岗乡)的袁集村开展工作。
    同年5月28日,因恶霸地主袁林告密,泗县城日军包围袁集村。喻尊霞与朱碧莎、马文训等战友不幸被捕。审讯中,她巍然站立,坚贞不屈,任皮鞭、木棒、枪托雨点般抽打。汉奸王仲涛恬不知耻地劝道:“喻家三小姐,我们是乡亲。只要你说出口供,我担保你到徐州念书。”喻尊霞猛地调过头,一口唾沫吐在其脸上:“呸,不要脸的东西,谁是你的乡亲?你枉披一张人皮,给中国人丢尽了脸。想叫我投降,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日军队长又拿来纸笔,答应她只要写一份悔过自首书,就放了她。喻尊霞从容地接过笔,挥手写下“打倒日本帝国主义”8个字。日军队长暴跳如雷,“嗖”地拔出腰刀,残忍地砍下她的4个指头,并声嘶力竭地吼道“埋掉,统统地埋掉”!喻尊霞忍住剧痛,与战友们一道,大义凛然地走向刑场。
    喻尊霞牺牲后几天,皖东北行政专署副主任刘玉柱和江彤,以及民运工作团的同志,来到喻尊霞家慰问。刘玉柱对英雄的母亲说:“喻尊霞同志是为巩固淮北抗日根据地而牺牲的,是我们所有干部的学习榜样,她的死是光荣的。”新中国成立后,喻尊霞的遗骨迁葬于泗洪县烈士陵园内,她的英雄事迹,被选入“乡土教材”课本,并被编成地方戏剧,在县内外公演。1958年,国家农林部副部长刘瑞龙视察泗洪县时,十分动情地说:“喻尊霞同志是淮北刘胡兰式的英雄。”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