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留取丹心照汗青 巫恒通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整理)
来源 :  2011-05-13 09:15:47 已浏览 : 1861

    1941年9月的一天,在江苏句容宪兵队的一间牢房里,巫健柏看见了躺在地上、十分虚弱的父亲——巫恒通。看见父亲伤重体弱,面容消瘦,巫健柏潸然泪下。巫恒通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见到幼子,百感交集,艰难地坐起,手抚幼子,对他讲文天祥、史可法等至死不屈、大义凛然的民族英雄,然后谆谆嘱咐道:“你要永远记住你的伯父、伯母和叔父是怎样死的,永远记住你爸爸是怎样至死不投降的。你要继承父辈遗志,长大后献身革命,做一个有志气的中国人。” 巫恒通被捕后因拒医绝食,于1941年9月14日晨6时壮烈殉国。
    巫恒通,1903年出生,江苏句容人。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新四军新三团团长,苏南行署第五行政区督察专员。
    巫恒通年少时,目睹国弱民穷,战事不断的社会,立志要走教育救国的道路。他发奋读书,省立第三师范毕业后即到无锡县立第四小学任教,不久调任地方教育指导员。此后历任句容县督学、泰兴县教育局局长等职,以德才兼优闻名于苏南教育界。
    抗战爆发后,日军的铁蹄踏碎了巫恒通教育救国的梦想,他欲弃教从戎,寻机为国请缨。1938年夏天,新四军创建了以茅山为中心的苏南抗日根据地。从泰兴返回家乡的巫恒通得知丹阳的老同学管文蔚组织起一支抗日武装的消息后,立刻投奔管文蔚处。在那里,他遇到了陈毅。荒郊野村,寒风凄凄。一盏油灯下,陈毅、管文蔚、巫恒通纵论天下,更深不倦。次日,他返回家乡,送长子往新四军军部教导总队学习,然后按照陈毅的指示,与胞兄巫全仁联络亲友,筹集20余枝枪,于1939年3月组建了“句容县民众抗日自卫团”。在陈毅的帮助下,抗日队伍不断壮大,很快发展成拥有5个大队的武装力量。 11月,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建立后,陈毅、粟裕决定将巫恒通部编入新四军战斗序列。巫恒通闻讯,欣然同意,连夜回团,着手整编。此时发生了两件事:一是他的兄嫂被敌人杀害,二是他的部队中一些不纯分子陆续叛变投敌。巫恒通内恸于兄嫂罹难,外困于部队受损,但他坚忍不拔,率队参加整训。他领导的地方武装编入新四军新三团后,转战茅山一带,其弟在战斗中牺牲,他依然勇敢地战斗在抗日斗争的最前线。动员和组织群众破坏敌人交通,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争取开明士绅支持抗日,多次粉碎了日军的“扫荡”,使新三团成为新四军的一支劲旅。对此,巫恒通感慨地说:“我早年梦想教育救国,但国民党腐败无能,使我完全失望,如今找到共产党,要重新开始新生活,弥补过去虚度之年华。”1941年春,巫恒通以第五行政区督察专员兼句容县长的身份返回茅山,他不顾艰险在敌伪中穿插游击,一边恢复抗日根据地,一边开展民主政权建设。9月6日因叛徒告密,驻地突遭敌伪袭击,他率众突围,不幸受伤被俘,被押送至句容宪兵队。
    巫恒通被俘后,敌人欣喜若狂,先进行诱降,好吃好喝地款待,但巫恒通视而不见。此招不灵,敌人又生一计,威逼他充当“清乡”专员。巫恒通勃然大怒,大声痛斥道:“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野兽,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今天到此只有一死,想让我卖国求荣那是妄想!”没辙的敌人找来伪县长陈希周出面劝降,巫恒通躺在牢房里,听说陈希周来了,当即面朝墙壁,不予理睬。陈希周便自报姓名道:“我是陈希周呀!”巫恒通转身怒斥道:“不,你不是陈希周!你过去当过我的老师,现在你当了汉奸,是中国人的败类,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你们不要神气,就是我死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也一定会胜利,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必败!”陈希周无地自容,扫兴而去。大汉奸周佛海听说巫恒通负伤被俘,即致电慰问,又派心腹前来劝降。周佛海抗战前曾任江苏省教育厅长,妄想以旧日上下级关系来拉拢巫恒通就范,然而还是碰得一鼻子灰,毫无结果。敌人黔驴技穷,又掳来他的幼子,借以软化他,同样以失望告终。巫恒通在拒医绝食8天后壮烈殉国,时年38岁。苏南抗日根据地党、政、军、民闻讯后无不肃然起敬,沉痛致哀。陈毅发来唁电,以文天祥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为悼词。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