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张闻天对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历史性贡献
富耀南
来源 : 《党史资料与研究》2011年第1期 2011-06-14 14:40:03 已浏览 : 4172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必须按照科学理论武装、具有世界眼光、善于把握规律,富有创新精神的要求,把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作为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抓紧抓好”。
    张闻天是当代中国杰出的革命家、政治家和理论家。他毕生写下了大量的论著,为我党留下了一份极其宝贵的精神遗产,其中许多篇章谈到学习问题,对学习的重要意义、内容、方法等,都有透彻的见解,形成了一系列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科学观点。他虽未明确提出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命题,但他为提高我们党的马克思主义政治思想水平不懈奋斗了一生。他的学习观,对于我们今天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大兴学习之风,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武装,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具有重要的启迪意义。
    一、不断提高对学习马克思主义重要性的认识,是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基础
    全党同志认真、刻苦、坚持不懈地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即党的十七大阐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对于提高全党的政治思想水平和执政能力极为重要。“当今时代,是要求人们必须终生学习的时代。”因为世界在发生深刻变化,形势在迅速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更加深入,“不断学习、善于学习,努力掌握和运用一切科学的新思想、新知识、新经验,是党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引领中国发展进步的决定性因素”。
    张闻天作为我们党在一个重要时期的领导人,他对共产党人如何看待学习问题,即为什么学习,怎样学习有非常深刻的看法。
    1.要树立更好地“为中国人民服务而学习”的目的和态度
    为谁学习?这个学习目的性和态度问题,明确不明确,看似简单不成问题,其实是个非常不容易解决的问题。张闻天在1945年党的“七大”发言中,回顾检查过去犯教条主义、盲动冒险主义与宗派主义错误的由来时说,自己以小资产阶级革命知识分子的资格参加了“五四”以后的新文化运动,入党后,主观上虽是曾经决心做一个良好的无产阶级的战士,但是我的这种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思想与品质,并未在革命斗争的火焰中被加以彻底改造。去莫斯科学习,我当时多半不是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态度而是以小资产阶级革命家的态度来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我当时还缺乏“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大众服务”的深刻的理念,我当时还缺乏一个共产党员应该“为中国人民负最后与最大责任”的深刻的理念。因此,我当时还缺乏学习是为了更能为中国人民服务而学习,即“学以致用”的深刻的观念。他说,相反的,我的学习态度,都只是为学习而学习,都只是为个人获得马思克主义的书本知识而学习,为个人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而学习,“这种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学习态度,自然决不能学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自然也决不能成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他深刻地解剖自己,由于没有树立正确的学习目的和态度,首先,“我没有把马克思主义当做行动的指南,却反而把它当做了教条”;其次,学了“一点马克思主义的书本知识,反而使我背上了一个包袱,反而使我自己骄傲自大起来”;第三、与留在莫斯科的一些“志同道合”、“意气相投”的同志发生了宗派的结合。张闻天所说的学习目的和态度,可以从三层意义上理解,一是学习光有主观上的良好愿望不行;二是书本知识是需要的,但光有书本知识,空谈理论与实际的联系也不行;三是学了理论,一定要与实践相结合,亲自脚踏实地联系去做,必须牢固树立“学以致用”的深刻观念,“以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为指南,来研究中国政治经济的具体情况与中国革命的具体经验”。
    张闻天对树立正确的学习目的和态度的长期性、艰巨性是有充分认识的。“学习马列主义就是要确定为人民服务的观点。”“学习要确定自己革命的人生观。”1962年4月至6月,他阅读《列宁全集》第三十三卷,列宁在《宁肯少些,但要好些》(1923年3月2日)一文中说到这样一段话:“为了革新我国的国家机关,我们一定要给自己提出这样的任务:第一是学习;第二是学习;第三还是学习,然后要检查,使学问真正深入到我们的血肉里面去,真正地、完全地成为生活的组成部分,而不是使学问变成僵死的条文或时髦的词藻(老实说,这种现象在我国是特别常见)。”张闻天写下了“光蛮干和突击是不行的。为此,必须学习,学习,再学习,然后检查”的批注。他告诫全体同志:“学习无止境,只有鸣呼哀哉时方算完结”。
    2.学习是完成革命和建设任务的迫切需要
    张闻天所处的时代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开辟了中国革命新纪元的伟大时代,是中国人民经过长期的艰苦探索终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找到了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伟大时代,是夺取政权以后,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探索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时代。张闻天一生为我们留下了数百万字的文稿,都可以说是他毕生勤奋学习的结晶。1999年初出版的《张闻天早期文集》,共收录1919年7月至1925年6月张闻天早期作品共87篇,约40万字,可以看作是他投身革命运动,探索人生、追求真理,“做一个光明的找求者”的历程的真实纪录;《张闻天文集》1至4卷,共269篇,约150多万字,除部分早期文稿外,都是他为解决各个不同历史时期革命和建设任务所作出的理论贡献的集中体现。每当革命事业发展到一个重大转折时期,全党面临新形势和新任务的时候,张闻天都有出色的见解。1935年遵义会议,党和红军面临生死攸关的关头,张闻天同毛泽东一起,带头作了《反对错误的军事路线的报告》(史称“反报告”)。会后,常委讨论分工,确定由洛甫(张闻天)代替博古(秦邦宪)“在党内负总的责任”;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结束,红军落脚陕北,革命形势发生了变化,由土地革命战争转变到全民族的抗日战争,张闻天主持了瓦窑堡会议并通过瓦窑堡会议决议;经过延安整风,在抗日战争即将取得全面胜利的前夕,张闻天在党的七大上指出“毛泽东同志的思想与作风,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是“民族化了的马克思主义”,坚信依靠毛泽东思想,一定能够领导中国人民走向最后胜利;在东北,他提出了东北经济构成的思想,在全党率先提出了工作重点要转移到城市;建国后不久,朝鲜战争爆发,他经过调查研究分析,提出有通过和平谈判解决的可能;庐山会议上的发言则是他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认真总结1958年“大跃进”的错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呕心沥血为党为国担忧的杰作;六十年代初,他在经济研究所当特约研究员,通过三省一市南方调查,提出了关于开放市场的报告;“文革”逆境之中,在广东肇庆6年,最后到无锡养病,在患有严重的冠心病和高血压的情况下,为了探索建设中国社会主义道路,联系实际孜孜不倦地研究马列著作,写下了数十万字的“肇庆文稿”,后于1975年9月16日在无锡带病修定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政治和经济》一文,为我们后人留下了大量的政治经济学笔记。正因为他早期犯过教条主义的错误,之后,他努力摆脱束缚,总是从中国的实际出发,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现实问题,真正做到了“有的放矢”,学以致用,融会贯通,从战略和策略的各个方面提出了许多切合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正确主张,解决了不同时期革命和建设的具体任务,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思想,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他的社会主义论稿,可以说,为后来产生的邓小平理论作出了先驱性的贡献。
    3.学习是培养高素质干部队伍的迫切需要
   “学习问题,关系到广大干部自身的进步,关系到国家民族兴衰和社会主义事业的成败”。张闻天认为“伟大斗争时期”“党要团结全党领导最广大群众走上民族革命与土地革命的战争,没有很多的与很好的干部作纽带,是不能成功的。正确的组织路线与干部政策,是完成这个任务的前提”。他认为我们党“必须大量的培养干部。党要有成千成万的新干部,一批又一批的送到各方面战线上去”。
    张闻天十分重视全党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认为必须摆在首位。他透彻地阐明了革命理论对于革命运动指导的极端重要性,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干部是领导实际斗争的人,他们的肩上担负着重大的与最复杂的任务,正因为如此,所以中国共产党的干部,必须用马克思、列宁的理论全副武装起来。只有这种理论能够使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决定方向,能够明白认识我们的前途,给我们以自信与胜利的把握”。“这种理论对于我们的重要正如空气之对人一样”。他担任延安马列学院院长时,在干部中大规模地开展学习马列主义理论的运动,为党培养了大批干部,为夺取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好了干部准备。
    从以上三点,我们可以获得几点启示:
    1.要牢固树立“为中国人民服务而学习”的正确目的和态度,不是一时一事可以解决的,而是一辈子的事。必须经过长期的、不断的磨炼与改造,方能确立。学习不仅是个学风的问题,而且也是个世界观、人生观问题。
    2.中国共产党强调学习,不是为学习而学习,而是“要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实际运动结合起来,是为着解决中国革命的理论问题和策略问题去找立场,找观点,找方法的”。今天,就是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分析现实问题,改变“学用脱节”,做到学以致用,解决当代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中的实际问题。
    3.党员、干部必须从战略的高度认识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极端重要性。“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中国共产党只有系统掌握当代的马克思主义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克服“忽视理论学习”、“理想信念动摇,对马克思主义信仰不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缺乏信心的”倾向,才能肩负重任,增强为党和人民事业不懈奋斗的自觉性和坚定性。
    二、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是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基本任务
    1.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干部教育的首要的基本内容
    张闻天在党内长期主管干部教育培养和宣传工作。1933年在江西开办了我们党第一所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第一次把马列主义常识作为正规课程。1934年他就主张用“苏维埃大学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实际课程教育学生同志”。
    他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人民委员会主席名义,要求各地选送干部到“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学习,了解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他亲自到学校讲授“中国革命基本问题”;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张闻天要求干部必须深入地做群众工作;红军刚落脚陕北,张闻天就提出:“为了使我们的干部,取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我们必须办理我们的党校,改善我们的教育工作,提高全党所有干部的学习精神”。
    在党的七大上他阐明了“马克思的理论与中国革命实践一经结合,产生了中国自己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路线与毛泽东思想”,“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真理,即毛泽东路线与毛泽东思想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因此,必须在全党同志头脑中建立毛泽东路线与毛泽东思想是中国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因而就在全党同志前面,提出了必须学习毛泽东路线与毛泽东思想的任务”。他充满豪情地说:“苦难的中华民族,在百年来长期的流血的革命斗争中,终于产生了一个能够引导他们走向最后胜利的领袖——毛泽东同志,找到了一条能够引导他们走向最后胜利的路线——毛泽东路线,实是中华民族的幸福与光荣!”建国后,张闻天长期担任驻苏大使和外交部副部长职务,他要求外交战线的干部要认真、刻苦地钻研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会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观点、方法指导工作。早在1936年张闻天就指出,不要把革命理论了解成为“教条与公式”,了解成为“死板的无味的知识,同实际斗争没有关系的各种抽象定义的把戏”。他说,我们的理论,不是教条和公式,而是行动指南,而是全世界革命运动综合起来的经验,对于我们,“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
    2.学习社会知识和科学知识是学习马列主义的基础
    张闻天在要求干部认真学习研究马列主义的同时,阐明了马列主义与其他社会知识和科学知识的关系。他认为“学习马列主义必须有很丰富的、具体的社会知识与科学知识做基础,没有这样的基础,要成为一个优秀的马列主义者是不可能的”。他认为,马列主义理论,对于许多没有具体的社会知识与科学知识的干部“只是成了空洞的、没有内容的、生硬的教条与公式。尤其是唯物辩证法中一些最一般的规律,对于他们常常变成毫无内容的滥调”。因此,他要求每个干部还要学习历史、地理等各种必要的社会常识与科学知识,包括文艺作品也要读一点。他要求在所有在职干部学习中和干部学校中应增设文化课及关于各种具体知识的科目。“马列主义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高发展的科学。”学习其他各种社会知识和科学知识,有利于帮助我们加深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解和把握。
    3.针对不同时期革命斗争任务,不同对象、不同层次,学习不同的重点专业知识
    我们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事业,是空前伟大的事业,没有什么现成的经验可学,照搬照抄从来是不成功的。所以,面对不同时期艰巨复杂的新任务,需要不断地学习新知识。张闻天在中央苏区要求马克思主义学校除学习马列主义常识外,还开设党的建设和党的工作原则,苏维埃组织、工会和农会组织、群众组织形式等章程、农业和工业经济问题、文化宣传工作、游击队的组织和训练等需脱产三至六个月的学习课程。他要求苏大的学生应学习领导广大的工农劳苦群众进行一切革命战争的动员工作,来帮助革命战争。如怎样动员群众运输红军粮食、组织游击战争,学习如何改善群众生活,学习怎样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学习怎样管理苏维埃政权;而红军大学的学生则重点是学习领导革命战争。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张闻天则要求干部提高政治工作能力,认真学习党的统一战线理论和策略。为了恢复和开展白区工作,张闻天对在白区工作的干部提出了特殊的要求:“必须建立自己独立的秘密组织,同时又在群众中进行公开的活动”。“参加到群众组织中去,发挥领导核心作用。”1943年他就提出要培养善于管理工厂的干部。抗日战争胜利后张闻天到东北做开辟工作,他预见党的工作重点不久将会从农村向城市转移,要求干部建设工作应该“有一个彻底转变”,提出为了培养和锻炼有城市工作经验的干部,干部要“用心学习管理经济”,“学会做生意”。全东北解放后,他指出“没有大批的有现代科学知识与掌握现代技术的专门人才,东北经济建设任务的胜利完成是不可能的”。建国后,他要求外交战线的干部必须至少掌握一门外语,要下苦功夫进行调查研究,了解驻在国的经济、政治、文化,学习各种国际法律法规,还要学习一般的文化知识,“文史哲经、天文地理、音乐美术,各方面的知识都应比较丰富”。总之,要真正做到,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工作需要什么,就学什么。脱离工作搞学习,效果不大”。
    从以上三点,我们又可以获得几点启示:
    1.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张闻天为毛泽东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为宣传“中国自己的马克思主义,即毛泽东路线与毛泽东思想”作出了巨大贡献。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在中国的新发展,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是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重要任务;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武装和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学习教育,必然成为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基本任务。
    2.党员、干部在认真学习研究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同时,也要认真学习其他社会知识和科学知识,“努力掌握和运用一切科学的新思想、新知识、新经验”,才能站在时代前列。
    3.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到了一个攸关未来的路口,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面临“决定现代化命运的重大抉择”。党员干部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要十分注重认真总结30多年来的发展经验和教训,并把这些经验和教训上升为理论,以指导新的实践,成为领导经济建设和各行各业的行家里手。
    三、理论联系实际,是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根本方法和途径
    如何克服“学用脱节”,根本方法和途径就是学了理论,必须联系实际。理论联系实际,是我们党的一个好传统、好作风、好学风;理论联系实际,不仅是个学风问题,也是个党风问题,“是关系党的兴衰和事业成败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是理论上和政治上是否成熟的一个标志”。张闻天的一生,是终生勤奋学习的一生,是不断实践理论联系实际的一生,真正做到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努力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他一贯强调理论要联系实际,他把“了解具体情况”作为工作中一个基本问题,党中央根据对于当前中国具体情况的正确了解,决定全党当前正确的行动方针与奋斗目标,“这就是我党中央的政治路线。这也就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具体运用”。他认为“了解具体情况,也就是马列主义的理论与实际的统一,这是运用马列主义于具体环境中,同时也就是发展马列主义”。为了求得理论与实际的统一,张闻天为此奋斗了一生,提出许多真知灼见。
    1.“向群众学习”是张闻天牢记一生的座右铭
    他认为,向群众学习,而又能在学习中更好地领导群众,这是党与群众的正确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他十分强调向群众学习的重要性,认为“一切革命的经验,都是从群众的实际斗争中创造出来的,离开群众的革命实践,我们就不会有革命的理论”。说明实践是产生理论的源泉。他认为,党必须不断向群众学习,总结他们实践中一切新的经验,以丰富与发展马列主义,使党能够更好地领导群众。张闻天认为,群众实践创造出来的一些宝贵经验,常常是一个领导者,即便是天才的领导者也不能预料到。贯彻党的群众路线的过程,是自始自终向群众学习的过程。党不但要在“从群众中来时”虚心向群众学习,而且在党的方针政策“到群众中去时”也需要向群众学习,接受群众的检验。只有虚心向群众求教,才有可能制定出正确的政策,群众也会自觉行动。
向群众学习必须长期坚持,持之以恒。张闻天认为“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一个无限循环,永无止境的过程,所以,他特别强调向群众学习的长期性。他说:“群众的革命实践是长生的,是无穷的,是继续前进着的,它发展与充实我们的理论,它改正我们的错误,它使我们一天一天接近着绝对的真理。所以我们必须在群众斗争中去学习,在这个人生的大海中去学习。我们的学习是没有止境的”。
    向群众学习必须要有正确的态度。张闻天认为,首先,要反对自高自大,藐视群众的实践经验的错误倾向。要放下架子,甘当群众的小学生,才能当群众的教师;其次要反对狭隘的经验主义,对群众的实践经验,应以马列主义为指导进行分析,综合和加工,去粗存精、去伪存真、由表及里,找出规律性的东西。
    向群众学习还要教育和引导群众。向群众学习的目的,是领导群众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张闻天认为,人民群众整体上来说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但他们当中也有落后的一面,不能把群众理想化。对群众中落后的意识、思想和习惯则要采取切实的办法加以教育与引导。
    张闻天“向群众学习”的观点,进一步阐明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辩证关系,丰富了党的群众路线的理论内容。
    2.“在错误中学习”
    这是张闻天坚持贯彻理论联系实际方针的又一具体提法,也是他一生中最深切的经验之谈。他说:“革命是一件最伟大的事业,也是最困难的事业。我们在革命中犯些错误,甚至是非常严重的错误,是免不了的。”至于青年朋友们,由于生活经验与斗争经验的缺乏,犯些错误更不是什么不得了的问题,“我们决不能因此怕犯错误,就不干革命。相反的我们就要在错误中学习”。张闻天指出犯错误的不可避免性,以及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对待错误的应有态度。不怕犯错误,要善于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张闻天指出:“任何错误,不论为它曾经付出了如何高昂的代价,只要我们从错误中得到了宝贵的经验,那这种代价也是不算可惜的。”所以,关键是犯错误要很快地改正错误,切不要坚持错误。
    在错误中学习,就是要敢于承认错误。张闻天认为,应该打破“爱好面子”,不肯或者怕承认错误的恶劣倾向。应该“爱好真理”,一切错误的非真理的东西都应该决然抛弃,丝毫也不应该留恋。只有这样,才能求得不断进步。
    在错误中学习,还包括要正确对待犯了错误的人,要诚恳地劝导,采取忠恕的态度。张闻天认为,对犯了错误的同志,要善于利用具体的事实向他们证明错误和缺点,对党的事业不利,要耐心地做劝导工作,以至诚与忠恕的态度去感动他们,千万不要扣“大帽子”,不能操之过急,允许等待。要设法给人家“一条自新的活路”,不要把人家“逼上梁山”,使人家“走投无路”。帮助犯了错误的同志改正错误,我们自己从中也得到了教育。
    3.到“实际工作中去学习”
    这是张闻天坚持贯彻理论联系实际方针的又一个多次反复强调的观点。实践出真知,张闻天认为,“青年应该有最热烈的学习愿望,很高的学习精神与谦逊的学习态度”,只有不断地到实际工作中去学习,才能丰富知识与经验,才能不至于成为无用的“空头革命家”,而成为一个能够担负革命重任的革命者。他鼓励青年要树立坚定的高尚理想,提出要学习实现理想的三步曲:第一步是要了解工作地的具体情况,这是工作的基础;第二步是根据对具体情况的了解,决定工作方针、任务、斗争形式、工作方式方法;第三步是行动做实际工作。“我们是革命家、行动家,而不是空谈家”,那种“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恶习惯是要不得的。“只有革命的行动才能改造世界。”只有做实际工作,才能认识世界,才能检验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一切先进的革命的理论,我们也只能当作行动的指南而不能当作教条。一切先进的革命理论,也要在实践中充实自己与发展自己的。
    张闻天在谈到学习领导群众斗争的策略原则时语重心长地说:“在原则上是容易了解的”,问题是“决不能机械的把这些原则当做死的公式去背,而是首先要真正细心的与谨慎的去分析当时当地的具体环境,深刻的去探求革命形势的特点,体验群众的要求、痛苦与他们的每一呼吸与脉搏的跳动,再来决定适当的斗争的口号、策略、工作的方法与方式”。他要同志们不要自高自满,以为自己现在已懂得了领导群众斗争的策略原则,从原则到实际正确的领导群众还差得很远,“希望同志们,要不疲倦的虚心的在实际工作中去学习”,只要有群众的地方,共产党员应该参加到里面去进行革命的工作。“只有当共产党员表现出他们是无坚不破的最活泼有生气的中国革命的先锋队,而不是空谈的抽象的共产主义原则的‘圣洁的教徒’,共产党才能取得中国革命的领导权。”由此可见,张闻天是十分注重做实际工作的,他所说的学习不仅仅是学习书本知识,而在于“学以致用”,强调在实际工作中学习。
    4.学习要不断提高学习质量
    在延安时期,张闻天针对干部学习现状,提出要不断提高学习质量的问题,要有切实可行的措施、途径和办法。
    一是每个干部要培养独立阅读(即独立研究)的能力与习惯,充分认识“马列主义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高发展了的科学”,必须自己花一番功夫。“光是到大课堂上、讲演会上、研究会上去随便听听,自己不去研究,是很少用处的”,到头来只是一个一知半解,道听途说的“空头马列主义者”。所以提高学习质量,基本方法是“自己下番苦功来攻打马列主义科学的堡垒,听课是辅助的”;二是学习要从自己的实际出发,首先要知道自己的文化水平,“不要好高骛远,妄想一步就跨进马列主义的大门”。文化程度不够的干部,首先应该提高文化水平,不要急于从事马列主义的专门研究。应该去找些入门书来看看,要学习各种社会知识和科学知识,“按部就班”地学习,养成独立阅读的能力。硬要去读马列原著,结果,必然“嚼不烂而对马列主义的学习灰心”。张闻天还要求曾经受过党校训练,已有相当马列主义的理论基础,然而缺乏实际斗争经验的同志,则要倾听实际工作同志的意见,从他们那里去学习,使理论与实际联系起来。而长期做实际工作,有极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然而没有机会系统学习马列主义的同志,则要利用一切机会来学习理论,养成学习的习惯,“把实际经验提到原则的高度”,从中“找出一定的发展规律”,更好地指导工作,避免或少犯错误,使实际与理论联系起来;三是关于编辑和出版中级读物及辅助读物的问题。张闻天一贯重视干部读物的编辑和出版,他认为,要使干部学习按部就班地前进,应当学习具体的知识,没有合适的中级读物与辅助读物是不行的。延安解放社出版的许多马列原著,对于一般干部来说还是不易读懂的。因此,他积极支持编辑出版教材。1937年春,党中央决定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开设“中国现代革命史”课程,其教材在国内再版过多次,成为许多专家学者研究中国现代革命史的重要依据材料,成为高校学生学习革命史的主要教材。张闻天支持时事研究会出版的《抗战中的中国丛刊》、西北研究社出版的《西北丛书》、文化教育研究社出版的《文化教育丛书》等,成为提供给干部学习各种具体知识的有益读物。张闻天在东北工作时,还亲自审改了由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编写的区村干部通俗读物《群众路线》、《人民代表会讲座》等。这些都说明张闻天对基层干部是十分重视的;四是学习要做好读书笔记。做读书笔记,或加批注,是张闻天读书的显著特点。他一生留下的数百万字的理论文稿和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笔记,都是他坚持终生学习的真实记录。特别是“文革”期间,在广东肇庆6年,在逆境之中和身患疾病的情况下,始终关心党和国家命运、前途,紧紧联系实际,顽强地孜孜不倦地研究马列著作,作深入的思考,写下许多光辉篇章。仅从收入《张闻天文集》第四卷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笔记”18篇,1962年4月—6月读列宁关于社会主义建设和新经济政策论述的103处批注可以看出,张闻天对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理性思考,具有鲜明的时代针对性,充分反映了张闻天勇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坚强品质。
    无论是“向群众学习”、“在错误中学习”、到“实际工作中去学习”,还是学习要不断提高质量,在张闻天看来,都必须长期坚持做下去,持之以恒。
    综上所述,张闻天在学习问题上完全可称得上是全党的光辉典范和楷模。他的一生坚持了我党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作风,和人民群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风以及自我批评的作风。他的学习体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和“向人民负最后与最大责任”的精神,达到了理论和实践的统一、理想和现实的统一、言和行的统一、领导和群众的统一、主观和客观的统一的境界,对于我们今天推动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具有世界观和方法论两方面的启迪意义。
(作者单位: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参考书目:
1.《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论科学发展》,中央文献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08年9月第1版。
2.《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3.《理论热点18讲》,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3月第1版。
4.《张闻天文集》(一~四卷)中央党史出版社1995年4月第1版。
5.程中原:《张闻天传》,当代中国出版社2000年8月第1版。
6.任仲平:《决定现代化命运的重大抉择—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人民日报》2010年3月1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