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毛泽东对南京的眷眷之情
文 · 吴光祥
来源 : 《世纪风采》2011年第12期 2011-12-29 10:01:28 已浏览 : 1359
    南京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独特的地位。它既承接了中国近代史的起始,也见证了旧中国黑暗统治的终结。正因如此,每当国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或南京发生重大事件,毛泽东或来南京视察或发表具有重大影响的檄文,指明中国走向光明和繁荣富强的前进方向。在近半个世纪里,毛泽东曾来南京游览过明城墙,亲笔修改过南京解放的贺电,也视察过工厂、科研院校、郊区农村和驻宁部队,体现了毛泽东对南京的眷眷之情。
 
毛泽东登南京明城墙
放眼新中国
 
    在五四运动大潮的有力冲击下,一直致力于从精神方面来探讨宇宙“大本大原”的毛泽东,此时思想也发生了剧变,开始转向对现实问题的调查研究,他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了整个社会的改造问题上。于是,毛泽东大声疾呼:“自世界革命的呼声大倡,人类解放的运动猛进,从前吾人所不置疑的问题,所不遽取的方法,多所畏缩的说话,于今都要一改旧观,不疑者疑,不取者取,多畏缩者不畏缩了。”今后,要“踏着人生社会的实际说话”,“研究实事和真理”。
    1920年4月11日,毛泽东决定离开北平乘火车去上海。5月初,毛泽东来到南京考察社会问题。当时,南京是津浦、沪宁两铁路的连接点和长江下游航运的必经之地,交通运输业比较发达,丝织业特别发达,现代工人有1万余人。南京还是长江下游东南各省的反动统治中心,江苏督军署、省长衙门均设在南京,全市共有39.21万人。行走在南京城内还可以看到外国人开设的工厂、银行、医院、商店,也能感受到南京人民强烈的反帝反封建情绪。毛泽东在登上南京明城墙,尽情瞻望远处葱郁的紫金山和浩渺的长江后,不仅联想到了南京古名石头城和孙权建都于此的奥秘,而且赞叹南京“黯黯江云瓜步雨,萧萧木叶石城秋”的古都风貌,并振臂一呼:“社会的腐朽,民族的颓败,非有绝大努力,给他个连根拔起,不足以言摧陷廓清。”“盖历史上各国民权、人权之取得,未有不从积极之奋斗与运动而来者也。”
    5月5日,毛泽东离开南京前往上海。6月7日,他在给黎锦熙的信中写道:“京别以来,在天津、济南、泰山、曲阜、南京等处游览一晌,二十五天才到上海……”6月11日,毛泽东就在《湖南人再进一步》中说:“依我的观察,中国民治的总建设,二十年内完全无望。二十年只是准备期。准备不在别处,只在一省一省的人民各自先去整理解决(废督裁兵、教育实业)。……十几年二十年后,便可合起来得到全国的总解决了。”随后,毛泽东又在《打破没有基础的大中国建设许多的中国从湖南做起》中说:“以政治组织改良社会组织,以国家促进地方,以团体力量改造个人,原是一种说法。但当在相当环境相当条件之下,如列宁之以百万党员,建平民革命的空前大业,扫荡反革命党,洗刷上中阶级,有主义,有时机,有预备,有真正可靠的党众,一呼而起,下令于流水之原,不崇朝而占全国人数十分之八九的劳农阶级,如响斯应。俄国革命的成功,全在这些处所。”
    20世纪40年代是个深刻变革的时代,中国革命也进入了一个两种命运、两个前途决战的新时期。1947年5月20日,来自宁、沪、苏、杭16所学校约5000名大学生,高举“京沪苏杭区十六专科以上学校挽救教育危机联合会”的横幅与写有“和平奋斗救中国”的孙中山画像在南京请愿游行,随即遭到了警宪的阻挠和镇压。对此,毛泽东在为新华社起草的《蒋介石已处在全民的包围中》写道:“中国境内已有了两条战线。蒋介石进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战争,这是第一条战线。现在又出现了第二条战线,这就是伟大的正义的学生运动和蒋介石反动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学生运动的口号是要饭吃,要和平,要自由,亦即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中国各阶层人民包括了工人、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其他爱国分子、少数民族和海外华侨在内”,正在结成“一个极其广泛的全民族的统一战线”,“和全民为敌的蒋介石政府”已“处在全民的包围中”。“学生运动的高涨,不可避免地要促进整个人民运动的高涨。”
   1949年春,百万人民解放军兵临长江北岸,伺机待发。与此同时,4月1日,来自南京中央大学、金陵大学、戏剧专科学校、政治大学、东方语专等院校6000多名师生举行示威游行,要求国民政府接受中共中央的八项和平条件,实现真正和平,但遭到了国民党军队的镇压。4月4日,毛泽东发表了《南京政府向何处去》一文,指出:“4月1日发生于南京的惨案,不是什么偶然的事件。”“这是李宗仁、何应钦政府和蒋介石死党一同荒谬地鼓吹所谓‘平等的光荣的和平’,借以抵抗中共八项和平条件,特别是抵抗惩办战争罪犯的结果。”并在文章最后义正词严地说:“如果你们没有能力办这件事,那末,你们也应协助即将渡江南进的人民解放军去办这件事。”4月21日,即在南京政府断然拒绝接受《国内和平协定》的第二天,毛泽东就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与朱德联名下达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4月2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国民党统治中心南京。第二天下午,远在北平香山双清别墅的毛泽东看到《人民日报》刊登解放南京的消息,便挥笔写下了“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这首豪迈诗词———《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1949年5月1日,毛泽东在经他亲笔修改过的庆贺南京解放的电文中写道:“我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两大野战军执行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奋勇出击,横渡长江,敌军望风披靡,南京迅获解放,国民党反动统治从此宣告灭亡……此皆我前线将士英勇善战,后方军民努力支援,江南民众奋起协助,其他野战军、地方军一致配合行动所获的结果。当此伟大节日,中国共产党委员会特向你们致以热烈的祝贺。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对外勾结帝国主义,对内纠合一切黑暗势力,建立以南京为中心的反民族、反人民的血腥的统治,业已二十二年。全国人民,痛心疾首起而反抗者,先后不绝。国民党反动派恶贯满盈,既发动反革命内战于前,又拒绝和平协定于后,自以为长江天堑可以限制人民解放军前进。不意人民解放军渡江三日,南京反革命中心即告覆亡……现在整个形势对于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极为有利,尚望前线将士继续攻进,后方人民努力生产,各界同胞齐起协力,共同为消灭反革命残余力量,解放全国人民,建立统一的民主的新中国而奋斗。”
 
毛泽东与江渭清的
“君子协定”
 
    在新中国即将实施农业、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之际,1953年2月22日凌晨3时30分,毛泽东乘海军“洛阳”号军舰由武汉到达南京下关码头。军舰停稳后,毛泽东健步走了下来,在此迎候的谭震林向前走了几步立正敬礼道:“主席好!”毛泽东微笑着说道:“嗯,谭老板还是那么精神。”接着,陈毅也说道:“你这个谭老板硬是干出点名堂了嘛!”谭震林马上对陈毅说:“你才真行呢,作诗都作到外国去了(指陈毅负责外交工作)!”陈毅做了个手势说:“全靠主席定诗眼呢!”毛泽东笑着说:“还是靠大家团结奋斗。”说完,毛泽东一行即乘车前往西康路33号省委招待所。
    2月23日上午,毛泽东在江渭清等人的陪同下,前往中山陵。刚出中山门,毛泽东看到一排排整齐挺拔的法国梧桐树和雪松、宝塔松,颇有感触地对身边的江渭清说:“中山陵的树是国民党种的,我们共产党为什么不能把整个城市都绿化起来呢?……渭清啊!这件事你要负责抓,书记挂帅嘛!”江渭清回答说:“主席,请您过几年再来看吧!”毛泽东笑了笑说:“好!这就算我们的君子协定。”
    到了中山陵,毛泽东在陈毅、谭震林、江渭清等人的陪同下,晋谒了中山陵堂,随后又去了明孝陵。毛泽东还登上明孝陵墓顶,并与陪同人员一起合影留念。
    下午2点左右,毛泽东一行来到了紫金山天文台。一下车,陈毅就指着正在迎候的一个人,向毛泽东介绍说:“这位是孙克定同志,他以前在老区就搞自然科学工作,现在担任天文台的副台长。”随即,毛泽东就用右手指在左手心上写了一个孙字,问孙克定是这个孙字吗?孙克定点头说是。接着,孙克定说:“今天由李元同志来担任讲解工作,他是这里的台务秘书。”随后,李元介绍道:“请主席先去看看天文望远镜。”当毛泽东来到一个圆顶室门口,看到上面写着“赤道仪”三个字就问:“什么是赤道仪?”李元回答说:“赤道仪就是一架望远镜,是按赤道式装置的。”
    进入天文观测室,李元边打开天窗边说:“天文台的圆顶室内部都装有天文望远镜,观天的时候先要将天窗打开。”随着天窗慢慢启开,毛泽东幽默地说:“我们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喽!”大伙都笑了起来。紧接着,李元又随手推动一个木柄,圆顶开始转动并发出隆隆的响声。这时,陈毅风趣地说:“天旋地转喽!”接着,李元指着望远镜说:“这架望远镜夜晚可以观察星星和月亮,白天可以用来观测太阳。……我们每天都要观测太阳黑子,就是太阳上出现的黑点子,它的出现和地球上的许多物理现象都有关系。”毛泽东接着说:“那就请你给我们看看太阳黑子吧。”于是,李元立刻移动望远镜,好让太阳的光线射到望远镜的镜筒里面。等了一阵也不见太阳的踪影,于是,李元遗憾地说:“很对不起, 现在天阴了,云层也厚,没有办法看到太阳。”这时,毛泽东微笑着说:“我今天来看太阳黑子,老天和我作对嘛!”这句话又引起大家一阵笑声。
    随后,毛泽东一行来到楼下观看天文照片。当李元说到金星就是“东有启明、西有长庚”的那颗星时,陈毅立即插话说道:“启明星和长庚星原来是一颗星啊?当年行军打仗时,我们还经常看到呢。”毛泽东笑着对陈毅说:“陈老总也算得是半个天文学家喽。”陈毅摇摇头说:“主席见笑了,它(指星星)认得我,我哪里晓得它,奥妙得很哟!”接着,一张哈雷彗星照片引起了大家的浓厚兴趣。李元说:“这是1910年出现时的照片,它每隔76年就出现一次,下次将在1986年出现,而且彗星总是背着太阳的,它的尾巴是太阳光所造成的,有的彗星足有几百万公里长。”接着,毛泽东说道:“彗星看起来是个庞然大物,其实空虚得很!”李元回答说:“是的。彗星的质量很小,所以1910年5月,哈雷彗星的尾部虽然扫过地球,但地球上平安无事。”话音未落,毛泽东就说:“幸亏它质量小,不然这个扫帚星早就把我们的地球不知道扫到哪里去了!”这又引起了大家的一片笑声。
    走出赤道仪室,孙克定一边走一边向毛泽东介绍紫金山天文台的历史。不一会儿,毛泽东就来到一架高大的天文仪器面前,有4条龙托着几个巨大的圆环。这时,李元边转动圆环边说道:“1900年八国联军侵略北京时,德法两国平分了北京古观象台上的古代天文仪器。德国侵略者还把这架浑天仪和另几架仪器运往德国,陈列在皇宫里。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根据巴黎和会上的决定,才在1921年把中国古代天文仪器归还中国。1931年,浑仪、简仪等7件古代天文仪器随古物南运,便迁移到了紫金山天文台上。”毛泽东紧接着说道:“今天又回到劳动人民手中,要好好为人民服务。这些往事,也要讲给人们听听,以此教育大家。”
    看完古代天文仪器后,毛泽东又健步登上了天堡城。他站在天堡城上并用手指着远方说:“三国时候,诸葛亮就对孙权说过‘钟阜龙蟠,石城虎踞’的话,用以概括金陵形势。‘龙蟠虎踞’就是指紫金山像条龙蜿蜒而来,南京城像老虎似的蹲在那里。今天这个形势依然如故。”接着,毛泽东又说:“天堡城地势险要,是保卫南京的前哨阵地,当年太平军与曾国藩展开血战,坚持了两年多,真不简单。如果当年洪秀全能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情况就会好得多了。”这时,罗瑞卿感到有些寒意,便对毛泽东说:“时间不早了,该下山了。”随即,大家跟着毛泽东缓步走向吉普车。
    2月24日下午,毛泽东在陈毅等人的陪同下,登上了“广州”号军舰。他从左舷走到了前甲板,看了看主炮,然后又走过两舰之间的跳板,来到“南昌”号军舰上。当毛泽东走到舰尾时,鱼雷艇分队长高东亚立即敬礼报告说:“主席同志,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海军鱼雷快艇第一大队一分队接受您的检阅。请您指示!”报告完毕后,毛泽东边与他握手边关切地问:“艇上生活苦吧?”高东亚挺直身子说:“现在已经习惯了。”毛泽东鼓励大家说:“好,要多多锻炼。”
    在毛泽东得知“南昌”号军舰的舰员也同“长江”号、“洛阳”号军舰一样,大多是从陆军调来的,就关切地问:“同志们都安心海军工作吗?”舰长曾泉生告诉毛泽东说:“他们现在已习惯了,都愿意干海军。”这时,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国家穷,钢铁少,海防线很长,帝国主义就是欺负我们没有海军,一百多年来,帝国主义侵略我们大都是从海上来的。”告诫指战员们不要忘记这一历史教训。接着,毛泽东又询问陪同的海军领导:“你们出过海没有?”有一位同志回答说:“出过海。”还有两位说没有出过海。毛泽东就说:“你们是海军了,干海军就要不怕风浪,一定要到大海里去锻炼。”当毛泽东了解到目前军舰所需要的技术装备还不能自给时,就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可以自己制造嘛。光靠人家是不行的,海军的建设一定要放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要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但是,不要认为什么都是外国的好。”他还说:“海军是有自己的特点,但是不能强调海军特殊,就丢掉我军好的传统呀!要继续发扬我军密切联系群众的好作风。海上也有群众,渔民就是群众。要依靠渔民,不要脱离群众。要到渔民中去,和渔民打成一片,一定要搞好军民关系。”
    随后,毛泽东冒雨检阅了鱼雷艇表演。当表演结束后,曾泉生请毛泽东题词。于是,毛泽东挥笔写下了“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的题词。紧接着,毛泽东又给“广州”、“黄河”两舰题写了两张内容相同的题词,并冒雨同“南昌”舰的水兵们合影留念。视察结束后,毛泽东对陈毅说,看到海军已掌握在可靠而年轻的干部手里,我就放心了。
 
毛泽东来宁深入
农村、车间和军营考察
 
    1956年1月11日,正当南京加快推进农业合作化建设之际,毛泽东从上海来到南京,并提出要到农村去看一看,和农村干部、社员谈一谈。
    上午8时许,毛泽东在陈毅、谭震林、罗瑞卿、江渭清、彭冲等人的陪同下,乘车来到南京玄武湖红光农业生产合作社。毛泽东一边与前来迎接的生产合作社社长孙其金握手一边问道:“你是社长?叫什么名字?”孙其金一一做了回答。接着,毛泽东又指着一群正在干活的社员问道:“那边的人在忙什么?”孙其金立即回答说,社员们正在挖塘蓄水,准备浇菜地用。随即,毛泽东就朝着挖塘的社员走去。这时,女社员徐淑贞正好从塘底挑泥上来,毛泽东便问徐淑贞:“你们挑塘泥作什么用?”徐淑贞赶忙说:“挑塘泥既能积肥,又能让塘里盛更多的水。”毛泽东听后连连点头说:“很好!很好!”
    这时,毛泽东问孙其金说:“你们男女社员是不是同工同酬呀……女劳力一年能得多少工分?”孙其金回答说:“是的,女社员和男社员干一样的活,就拿一样多的工分。女工一年能得二百三四十个工分。男的能得三百三十个左右。”接着,毛泽东又问:“一个劳动日能分多少钱?”孙其金立即回答说:“一块五角九分六。”于是,毛泽东扳着指头一算,对陪同的负责同志说:“收入还不坏。”在路上,毛泽东还问走在身边的人说:“你们晓得合作社的性质是什么?”合作社干部牛泰武回答说:“是社会主义性质,按劳分配。”毛泽东听后笑着说:“嗬,你还是办社专家哩!”
    接着,毛泽东又来到了村里社员俱乐部。这时,社员任庆和正在俱乐部里打扫卫生。他看见毛泽东来了,就停止了打扫。毛泽东连忙对他说:“不要紧,不要紧。”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当毛泽东来到俱乐部里放了很多课桌的房间时,陪同人员便向毛泽东介绍说:“这里是农民夜校,社员们晚上在这里学习文化。”毛泽东突然看到夜校教室的墙上贴着份名单,就问这名单是做什么用的?社员告诉毛泽东说:“这是冬防值班名单。社里养了很多猪,怕夜里有狼来吃猪,所以要组织社员看夜。”这时,陪同毛泽东参观的一位市委同志插话说:“1953年,有一只狼窜进南京城,吃了一个小孩。”毛泽东立即说道:“野狼闹南京城,这还得了!你们要搞好预防,保护好人民的生命财产!”
    毛泽东走出夜校便来到了村办的养猪场。这时,有4名女社员正在清扫猪圈。毛泽东主动走上前去与她们一一握手。当毛泽东看见猪圈里的小猪依偎着卧在一起的情景时,他风趣地说:“你们看,这猪仔好团结哟!”引得大家都笑起来。
    半晌时分,毛泽东离开玄武湖红光农业生产合作社,又来到了栖霞镇的十月农业生产合作社。毛泽东见到社长何昌椿后就问:你年龄多大了?入党了没有呀?这里是什么时候土改的?土改以后农村的变化怎么样?何昌椿回答完毕后,还告诉毛泽东说:“这社是群众自发办起来的。”毛泽东听后高兴地说:“办社就是要群众自愿。群众愿意办,你们干部又肯带头办,就能办好!”
    在毛泽东走到村头时,突然向江渭清问道:“渭清啊,上次(1953年2月)我们谈过城市绿化的事,依你看这郊区的绿化该怎么搞法?”江渭清回答说:“我们已有部署了,根据具体情况作了综合安排,打算搞防风林、用材林、薪炭林和经济林。针对树木品种不同、生产快慢不同,搞长短接合、‘公孙三代’,不久就会见成效的。”接着,毛泽东又问道:“经济林是以什么品种为主呀?”江渭清回答说:“根据调查研究,很适合种水蜜桃树。”毛泽东听后开心地说:“这可好,将来南京地区的水果供应问题也就能够解决了,真正是造福后人啊。”
    毛泽东到十月村视察的喜讯传出后,社员们从四面八方纷纷跑来,并围在毛泽东的身边。这时,一群下课的小学生,也挤到了毛泽东的身旁,并异口同声地说:“真是毛主席,真是毛主席!”毛泽东笑容满面地对小朋友们说:“这可不能是假的啊!”正在大家一片欢腾时,一位双脚沾满河泥的青年妇女也挤到了毛泽东跟前。毛泽东关切地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回答说:“我叫余福珍!”这时,毛泽东又指着身边的何昌椿说:“你认识他吗?”余福珍笑着说:“认识,他是我们的社主任。”毛泽东又问:“他的工作怎么样?”余福珍回答说:“好,他带领我们办社。”毛泽东听后,高兴地说:“你们社员都说好,那就好!”
    在上车前,毛泽东对社员和干部们说:“你们要努力把合作社办好,过几年我再来看你们。”
    上午10时许,毛泽东一行来到了南京无线电厂一车间。在机器轰鸣的车间里,毛泽东边观看精密镗床边问陪同人员:“这台机床是哪里制造的?”该厂总工程师李奉贤回答:“是外国的。”毛泽东若有所思地说:“哦……我们国家能制造就好了。”接着,毛泽东又称赞了正在操作划线的吴展兴说:“真行!能在钢板上划花。”忽然,毛泽东看到青工李孝平躬着身子,正要从地上把一块大约50斤重的工件往钳台上搬。他立即卷起袖子,快步来到小李身边蹲下。旁边的一位老师傅赶忙把毛泽东扶了起来。这时其他同志一起动手,帮小李把工件抬上了钳台。工件放好后,毛泽东拍拍小李的肩膀问道:“你多大了?”小李回答说:“19岁!”毛泽东关心地说:“年纪还小,下次搬重的东西要两个人搬。”
    上午11点刚过,毛泽东又来到四车间视察,他听了车间主任陈奉桂的介绍后,便问道:“你是我的老乡吗?”陈奉桂激动地回答说:“是!我是湖南人。”毛泽东高兴地伸出手来和陈奉桂握了握。11时30分,毛泽东来到五车间视察。当毛泽东经过一条生产流水线时,他指着一个纸包问大家:“这包的是什么?”工人们回答说:“这是加工好的零件。”接着,毛泽东又指着上面写了一个“毛”字的纸包风趣地问道:“这是送给我的吗?”厂里陪同的人介绍说:“这零件是谁加工的,就在纸包上写上谁的姓。”于是,毛泽东又指着这包零件说道:“这厂里还有我的本家呢,那么这一包就是我加工的了。”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
    11时40分,毛泽东来到广场上,频频挥手向欢呼的人群微笑致意,并对厂长说:“时间不早了,向同志们问好!”说完,毛泽东一行乘车离去。
    下午3时许,毛泽东一行又来到南京军事学院。此时,院长兼政委刘伯承已率院、部、系领导和各教研室主任在门口迎接。在刘伯承的引导和介绍下,毛泽东一一与大家握手。当刘伯承介绍到宣传教育部部长郭奇时,毛泽东笑着说:“我认识你,你是延安的大哲学家。”这令郭奇激动不已。郭奇是中共北平地下党,曾参加过一二·九运动,是研究哲学的。1937年7月,郭奇从北平来到延安。当时他与很多来延安的知识分子一样,都想到前方去扛枪打仗,而作为抗大教育委员会主席的毛泽东了解到这个情况后,特意来到延安城里的西北旅社找郭奇等人谈话。毛泽东对他们说:“在抗大教学是很重要的,你们教好一个学员队,就有几十个连长,几十个连长到前线能起多大作用?要是教好几十个营长、几十个团长呢?”毛泽东谈完话后,郭奇和其他同志都写了在抗大教书的决心书。从此,郭奇就一直在院校从事政治教育。
    在介绍到战史教研室主任方正时,毛泽东风趣地说:“你是方正,不但要方,还要圆,没有方圆不成规矩嘛!”方正听后,十分激动。随后,毛泽东又来到学院礼堂亲切接见了全体学员,希望大家要好好地总结过去革命战争年代的经验。他还兴致勃勃地在南京军事学院的室内游泳池畅游了一个多小时。
 
毛泽东笃定地说:
“我看南京还是个好地方”
 
    1957年3月19日,正值南京全面开展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之时,毛泽东来到了南京。第二天上午8点半,毛泽东驱车来到长江路南京人民大会堂。这座曾是国民党政府召开“国民代表大会”的场所,今天楼上楼下座无虚席。毛泽东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边向全场同志挥手致意边走到了主席台前坐下。紧接着,坐在毛泽东左边的中共江苏省委第一书记江渭清激动地对大家说:“今天召开党员干部大会,请毛主席来给我们作重要讲话。”话音刚落,礼堂内又响起了暴风骤雨般的掌声。毛泽东再次向大家挥手致意,随即,他作了题为《坚持艰苦奋斗密切联系群众》的报告,并讲解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理论。毛泽东在开场白中说:“南京这个地方,我以前曾经来过,我看是个好地方。古人就称赞这里‘钟山龙蟠,石城虎踞’,确是龙蟠虎踞。不过,近代有人说这龙蟠虎踞是‘古人之虚言’,意思说这是古人讲的假话。看来还不能这么说。如果讲这是一个虚言,那就是在过去国民党反动派和军阀统治的旧时代是一个虚言。‘虎踞龙蟠何处是,只有兴亡满目’。国民党反动派在这里搞了20来年,搞得国破民穷,虎踞龙蟠的南京自然也就徒有其名了。现在,南京回到了人民手里,我看南京还是个好地方。”
    接着,毛泽东又阐述了中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的新形势,他说:“全党全国人民正面临一个新的伟大的转变,即由阶级斗争转到了向自然界作斗争,转到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中心任务是搞经济建设,但必须要正确处理好人民内部矛盾,统筹兼顾,努力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密切联系群众,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并高瞻远瞩地提出了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大约需要100年的时间和要分几步走的战略设想。最后,毛泽东强调说:“为了尽快把中国建设成为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要继续保持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种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
    进入20世纪60年代以后,中苏关系由于意识形态上的激烈争论和苏联的霸权主义行径而日益恶化。与此同时,中国与周边一些国家的关系亦趋于紧张。面对当时国际政治形势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毛泽东于1965年11月16日来到南京,实地考察本市的战备、生产、教育等工作。毛泽东在听取市委领导的汇报后,说:“要争取快一点把‘小三线’搞起来,打起仗来要靠地方自力更生,粮食、棉布都要储备一些,要自己搞点钢,制造武器。要修工事、设防,多挖些防空洞。要抓紧粮食生产,不然打起仗来怎么办?猪还是要发展,一头猪等于一座小型化肥厂。”毛泽东还说:“现在的教育制度要改革,一个小孩要学习17年,太长了。大学文科只要两年半到三年,要办抗大式的学校。现在学生连马牛羊、鸡豕犬都不认识了,怎么不出修正主义。学生负担太重,我看要减轻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
    党的九大召开后,国内形势趋于稳定,面对当时严峻的备战局面,三线建设重新大规模、高速度地展开,1969年9月20日夜晚,全面建成并通车不到一年的南京长江大桥华灯齐放,次日凌晨1时37分,毛泽东乘坐的汽车由南向北徐徐行驶,当车队行至北桥头堡后,又掉头返回到南桥头堡。毛泽东下车后,在许世友的陪同下,接见了南京军区领导及为建设和保卫大桥作出贡献的团以上干部和部分守桥战士,毛泽东说:“大桥非常重要,部队一定要守好大桥,保证安全。”此后,毛泽东再也没有来过南京,但他对南京的殷殷情怀,永远激励着南京人民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责任编辑:晓理)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