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中国人民解放军唯一的外籍将军———洪水
文 · 李 莫
来源 : 《世纪风采》2012年第6期 2012-06-25 09:12:23 已浏览 : 1486
 

    洪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授衔的将军中唯一的一位外籍人,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位双重军籍、双重党籍的“双籍将军”。对于这个国际主义战士的杰出代表、中越友谊的传奇纽带,毛泽东是这么评价的:“洪水的性格是执着、透明的。这样的干部使用得好,是驰聘千里的骏马,否则就是爱尥蹶子的马。”这段话,恰如其分地概括了洪水将军光辉而又曲折的战斗人生。

 

“敌人不是骂我们‘洪水猛兽’吗,我就叫‘洪水’”

 

洪水原名武元博,1908101日生于越南河内市。1925年,遵胡志明之嘱,他与黄文欢、范文同等30多位越南革命青年来到中国广州仁兴街,成了胡志明“越南政治训练班”第二批学员。结业后,大部分越南青年回到了越南,而洪水和一部分越南青年留在广州,成了黄埔军校第四期学员。在这里,洪水经陈一民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6个月后,洪水黄埔军校毕业,成了留校工作人员。

192712月,洪水等30多位越南战友跟随叶剑英指挥的第二方面军第四教导团,参加了广州起义。他们的具体任务是攻打广州最顽固的反动堡垒———广州公安局。他们殊死激战,占领了广州公安局,释放了在押犯,其中有100多名是黄埔军校学生。这些同志获救后激动地高呼:“国际主义万岁!”

广州起义在强大的敌对力量包围中失败了。洪水暴露了共产党员身份,无法在广州立足,便去泰国协助胡志明、黄文欢等人,将在泰国的越侨青年组成“合作会”、“亲爱会”、“越南革命青年同志会”三个支部和一个总支部,领导越侨开荒种植,既维持生计,又为越南革命筹措经费。

19286月,中共两广省委通过“越南革命青年同志会”,将洪水密召至香港,从事香港海员工会工人运动的组织工作。

香港的工运工作刚刚开展,江西井冈山斗争形势吃紧,毛泽东、朱德、陈毅率领的红四军主力不得不跳出包围圈,向广东逼近,并向中共两广省委紧急求援,要求输送一批训练有素的军事干部以增强部队的战斗力。洪水便奉命赶到东江地区,成了新成立的红十一军三十四师连政治委员。

当他带领连队在东山一带活动时,看到敌人的传单上常把共产党说成“洪水猛兽”,他很生气。在一次连队军人大会上,他对大家说:“我原名武元博,中国名叫‘鸿秀’。同志们说,这是女人的名字,缺乏战斗性。说得对,改名啦!敌人不是骂我们‘洪水猛兽’吗?我就叫‘洪水’,大家叫我洪水吧!”没想到,另一位同志接着说:“我也改名,叫猛兽!”可惜,猛兽在后来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了,而洪水却真的像洪水那样在革命的河道里一直奔腾向前。

 

洪水以“少数民族”代表的身份出席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代表大会

 

在红军队伍里,洪水从广东征战到闽西,他的职务则由连政治委员很快提升为团政委、红三十四师政治部主任。

1932年,洪水调进江西瑞金,在何长工领导的红军学校里担任宣传科长兼政治、文化教员。在这里,他除了干好本职工作,还有一大建树:他和李伯钊以及红军学校俱乐部主任赵品三等积极努力,创办了我军历史上第一个剧社———工农剧社。洪水任社长,李伯钊任党支部书记。洪水对剧社工作非常热心,经常教大家唱歌、弹琴、跳舞,还与钱壮飞、李伯钊、崔音波(朝鲜人)、张爱萍、蒋耀德、铁轮等一起编剧演戏。当时,中央苏区上演过一台有名的戏,叫《上海的火焰》,反映上海军民“一·二八”抗战事迹的。洪水和红军学校卫生所所长蒋耀德演主角,张爱萍是导演。演出十分成功,受到瑞金中央苏区军民的热烈欢迎。这个工农剧社后来发展成苏区的蓝衫剧社。20世纪80年代初,原红军学校校长何长工在他家宅院的葡萄架下接受采访时说:“洪水为红军学校和苏区的文化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由于工农剧社在中央苏区产生了很大影响,洪水的知名度也随着大为提高。19341月,他出席了在红都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代表时,有人对洪水的代表身份产生了质疑:外国人怎能成为中国的国民代表呢?周恩来想出了绝妙之法,让洪水以“少数民族”代表的身份出席了这次会议。因此,在代表名单上,洪水的名字后边的括号里写有“京族”二字。

在这次代表大会上,洪水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他和朝鲜的毕士悌一起,成为中央苏区工农民主政府中仅有的两名外籍委员。

 

三次被开除党籍依然矢志不渝

 

洪水在20世纪30年代,曾三次被开除出党。

第一次被开除出党是在1934年夏。中共中央领导人博古和共产国际派出的军事顾问李德,犯了“左”倾机会主义错误,肃反扩大化,将洪水打成了“高级特务”,并开除了他的党籍。19351月,红军中央纵队党委根据遵义会议的指示精神做出决定:撤销对洪水的处分,恢复了洪水的党籍。

第二次被开除党籍是在19358月。那是红一、四方面军懋功会师之后,洪水跟随朱德、张国焘、刘伯承率领的左路军北上抗日。当他们行至贾曲河时,张国焘不听朱德、刘伯承的劝阻,借口贾曲河水上涨,无路可行,要率部南下。洪水坚决支持朱德、刘伯承反对南下的正确主张,并与张国焘面对面地争论起来。结果,张国焘大发雷霆,一手遮天地将洪水打成了“国际间谍”,再次开除了他的党籍,还要秘密处决他。朱德、刘伯承得知情况后出面阻挠,这才使洪水幸免于难。北上延安后,党中央根据朱德等人的提议,撤销了张国焘强加在洪水身上的罪名,再次恢复了洪水的党籍。

第三次被开除党籍是在1937年。19378月,洪水以八路军总部民运部干部的身份,来到五台地区,担任五台县四区动委会主任。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武装群众,抗日救国。阎锡山的老家就在这个区的河边村。这里的经济命脉大都掌握在阎锡山的父亲和岳丈、内弟及亲信的手中。这些人对抗日救国只是空喊一通,有钱不出钱,有力不出力,有枪不出枪。五台人民非常气愤。在这种情况下,洪水就发动民兵到阎锡山家中“借”了钱、“借”了枪。这就引起了阎锡山和当地封建势力的不满。阎锡山说,八路军抄他家了,没法统一抗战了,要求严加处治。1937年冬,为顾全抗战之大局,洪水被调回部队,担任抗敌报社的领导工作。阎锡山仍不罢休,当地党组织只好开除了他的党籍,并撤了他的抗敌报社社长职务。1938年初,晋察冀军区政治部组织部恢复了他的党籍。

 

烽火中的患难夫妻

 

洪水在五台县四区工作时,结识了区动委会女干部陈玉英,两人在交往中渐渐萌生了爱意。有人不解,问陈玉英:“中国人千千万,干嘛找个外国人?”陈玉英回答说:“他帮助我们革命,他领导我们抗日,为啥不能找他?”

1938年春节,陈玉英的爷爷替陈玉英和洪水办了一桌结婚酒,请来了区动委会几位同志给他们当证婚人。两人就此走进婚姻的殿堂。

婚后,陈玉英接受洪水的建议,更名为陈剑戈。

19418月,洪水在抗大二分校当教员,陈剑戈则是抗大二分校女生队指导员。这年的秋季反“扫荡”,洪水带着本校二梯队100多名同志向唐县转移。这时,陈剑戈怀孕已经8个月了,她凭着巨大毅力和队伍一起昼伏夜行。94,这支队伍行至唐县境内的鳌鱼山下,突然与日军遭遇了,地形对我相当不利,再不突围,就有覆没的危险。洪水顾及行动不便的妻子,不忍下达突围的命令。

在此危难之际,陈剑戈向他大声吼叫:“洪水,别犹豫啦,你不能为了我让上百号战友等死呀!突围吧!快下命令吧!”未等洪水发话,她就拉着女医生李宁离开了队伍,向相反方向走去。洪水含着泪水向队伍发出了突围的命令。

一阵枪声之后,山谷中终于平静了。

陈剑戈和李宁医生在树丛里藏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在一个小山村外遇见了一位好心的军属大嫂。刚在她家喘了口气,日军又进山扫荡了,三个女人又不得不躲进荒山野岭中。那20天里,她们渴了喝泉水,饿了吃野枣,风餐露宿苦不堪言。

10月的一天早晨,暴雨倾泻。陈剑戈在毫无遮挡的野地里万分艰难地生下了一个女婴。实在不能动弹了,她就在泥水中躺了4个小时。对面山上的“消息树”又倒了,日军又进山了,她们三人只好抱着女婴,混在群众中向更远的深山走去。

10月中旬,反“扫荡”结束了。抗大二分校校长孙毅派人找到了陈剑戈。洪水接过妻子递来的骨瘦如柴的女儿,饱含泪水地说:“你是位经暴风雨洗礼的孩子,就叫‘暴风雨’吧!”6个月后,病魔夺去了“暴风雨”的生命。

1943年夏,洪水、陈剑戈一同调入中央党校学习。在那6平方米的窑洞里,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取名小丰。

19458月,越共中央准备在日本投降后立即举行全国范围的武装起义,国内需要大批军政干部,胡志明与毛泽东等中共领导协商后,决定调回一批在中国工作的越南同志。为了避免累赘,规定他们一律不准带家属小孩回越南。

 

“赠山弟”名片的丰富内涵

 

洪水告别妻儿,回到了越南,更名阮山。胡志明看到20年前借黄埔之炉而煅造的火种回来了,十分高兴地说:“山弟,好样的!祖国正等着你呢!”越南党中央任命阮山为越南南方抗战委员会主席兼第五、六两个战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负责越南南方的抗法战争。

1947年初,洪水调任第四战区司令员兼政委,扼守越南中部咽喉,使第四战区成了越南抗法战争的坚强堡垒。洪水便成了令敌丧胆、人民爱戴的阮山将军。

194710月初,法军出动两万多兵力,分三路进攻越北根据地,企图摧毁越共领导机构。越北人民军诱敌深入,洪水指挥的四战区则卡住敌军南逃之路,从而取得了越北战争的胜利,彻底粉碎了法军的秋季攻势。

为了壮国威、振军威,19481月,胡志明颁布了授衔的政令:授予武元甲同志大将军衔;授予阮平同志中将军衔;授予阮山、铁雄、朱文晋、黄参、黄文泰、黎献梅、文进勇、陈大义、陈子平等同志少将军衔。

洪水接到授衔令后,思想上有疙瘩,要把少将军衔让给别的同志。因为身居敌后,不能与越北的胡志明交换意见,就给胡志明发了一份“火速公文”。这时,胡志明正在越北丛林里与越南童子军领导人黄道翠谈话,看到这份“火速公文”后,他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身边没有纸张,他就掏出一张名片,在上边用中文写了“赠山弟:胆欲大,心欲细,智欲圆,行欲方”15字给洪水。看到“山弟”之称,洪水感觉特别亲切。1924年,胡志明、范文同、洪水等9位越南革命者在中国广州结成九兄弟,那时,洪水他们称胡志明为“山哥”。胡志明则称他们为“山弟”。此刻,胡志明称洪水为“山弟”,深层含意不言自明:“山哥”有难处,必须压低“山弟”的军衔,以换取大局的平稳。名片上的题字,既是胡志明处事为人的原则,又是他对洪水的勉励和鞭策。看到这张名片,洪水立刻心悦诚服地接受了这个少将军衔。

这张“赠山弟”名片,蕴含着越共党史的丰富内容,也是胡志明及洪水等老一辈革命者立党为公的极好见证。越南人民珍惜它,特别将它珍藏于越南河内的胡志明博物馆里。

 

阴差阳错的“重婚”遗憾

 

洪水的原配夫人名叫黄氏艳,比他大4岁,出身于河内郊区普通农家。两人1923年结婚。1924年,洪水来到中国。13年后,他遇上了陈剑戈。越南法律规定:夫妻间一方“失踪”三年便自动解除婚约。据此,他和陈剑戈结了婚。

194511月,“失踪”21年的洪水回到了河内,见到了21岁的长女武清阁,得知清阁的妈妈早在他离家5年后改嫁了,这才了却了一桩心事。

当他担任越南南方战区司令后,便将长女武清阁安排在属下军用仓库里当保管员。正当洪水带领将士们奋勇抗法时,突然从中国传来了噩耗:胡宗南进攻延安,他的中国妻子陈剑戈在敌机轰炸中牺牲了。清阁为了减轻爸爸的丧妻之痛,撮合爸爸与军中女秘书黄氏兑成婚。虽说清阁比黄氏兑仅小9岁,但她仍称黄氏兑为“三妈”。

1948年,三妈生下女儿阮梅林。由于三妈个性孤僻,加上洪水经常沉浸在对中国妻儿的怀念中,故而互不相容。当梅林出生半年后,洪水便与第三位夫人好聚好散了。长姐武清阁便成了小梅林的监护人。离婚后,第四战区的一位领导在征得胡志明的同意后,撮合河内同盟造纸厂会计黎恒熏成了洪水的第四位夫人。

1949101,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从中国传来消息:洪水的中国妻子陈剑戈没有死。胡宗南进攻延安时,陈剑戈和她两个儿子已经撤出了延安,后来随中共中央进了北京。

如何处理这场阴差阳错的“重婚案”?胡志明的意见是:按洪水的中国夫人意见办。

考虑到洪水的双重军籍、双重党籍的特殊身份,中越两国领导人商定,让他回中国工作。于是,洪水于1950年底第三次来到中国,见到了陈剑戈。陈剑戈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对洪水说:“战争留给我的伤害,我不能转嫁给另一个女人!让她来中国吧,把孩子带来,我退出,绝对不妨碍你们!”

 

带着对中国妻儿的歉疚抱憾而去

 

洪水来中国后,先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了一段时间,然后被安排在中央军委训练总监部《战斗训练》杂志社(解放军出版社前身)当社长。

1955927,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授衔,洪水被授予少将军衔,并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成为我军历史上唯一一位被授衔、授勋的外籍将军。

1956年夏天,洪水被查出患有肺癌,已到了晚期。弥留人世的时间不多了,他格外怀念自己的祖国越南,便向中共中央提出了归国的要求。毛泽东、周恩来在全国政协礼堂接见了他。毛泽东说:“洪水同志呀,老朋友了!听说你身体不好,要回去,我们跟胡志明主席打了招呼。你回去后好好治,病好了,我们还欢迎你回来。”

这天晚上,洪水翻出一年前授给他的三枚一级勋章和少将肩章,顿时泪流不止。他的心又飞到了陈剑戈身上:“拖累她啦!要不是两个孩子,她一个抗战初期的县团级干部,怎么可能还是个娃娃院长?要不是我,她又怎么可能落到有家不能归,有夫不能认的地步?战争年代,她为我付出多大牺牲呀!这些军功章,本来就有她的一半,可她连看都没看到过呀!事到如今,不可能啦,包好,带回越南,留作纪念吧!”

1956927上午,北京前门火车站挂上了彩旗,彭德怀、叶剑英、黄克诚、萧克、孙毅等200多位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以及外交部、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领导,都到车站为洪水送行。握别之际,洪水在人群中搜寻,然而直到火车启动仍未见陈剑戈母子的身影出现。他怀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中国。

其实,陈剑戈何尝不想带着孩子去送送他呀!毕竟是结发夫妻,毕竟生死离别呀!遗憾的是,今天的送行,大人物太多,又有许多中外记者,若是有人将“洪水有两个老婆”的隐情添枝加叶,这位我军惟一的外籍将军将是什么形象?如果是真的爱他,就应该时时处处理解他、尊重他的人格,维护他的声誉。她对眼巴巴等她去车站送行的洪水秘书韩守文说:“不去送他,连孩子也不去。我们不去,就是因为爱他。”她取出一张母子三人的照片,哽咽着说:“他要了好几次,一直没有给他,要走啦,送给他吧!告诉他,不要牵挂我们,我一定把小丰、小越培养成人。他们长大了,我会让他们回越南看望他,即使他不在世了,我也会让孩子们去他的坟前献花的!”说完,陈剑戈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来。

洪水在韩守文等人护送下,乘专列来到越南河内。胡志明在主席府里会见了他。当着中国同志的面,他们用华语交谈,以示对中国同志的尊重。

在胡志明的直接关怀下,洪水很快被安置在河内最好的捷克斯洛伐克红十字医院里治疗。

19561021,洪水在河内病逝,终年48岁。越南政府为他举行了国葬。

(责任编辑:晓理)

作者:
上一条 : 清风一缕沁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