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清风一缕沁心田
文 · 胡昌方
来源 : 《世纪风采》2012年第6期 2012-06-25 09:30:39 已浏览 : 1340
 

闲暇读史,得益匪浅。几则革命先辈清正廉明的轶事,犹如一缕清风,怡人心扉。

    先说毛泽东的“未便再荐”。“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这是毛泽东词《蝶恋花·答李淑一》中的名句。李淑一,乃毛泽东的老战友柳直荀烈士的爱妻。解放初期,在长沙任中学教员的李淑一,专门托人去找毛泽东,请求毛泽东将她推荐到北京文史馆做馆员。195432,毛泽东交代秘书田家英说:“文史馆资格颇严,我荐了几人,没有录取,未便再荐。拟以我的稿费若干为助,解决这个问题……”

毛泽东虽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但他却以一种与人平等的身份向北京文史馆荐人。正是因此,他在“荐了几人,没有录取”后,仍能以一颗平常人的心态尊重文史馆的职责和权力,慎重交代秘书“未便再荐”。

说罢“未便再荐”,自然要说刘少奇的“遵规守矩”。刘维孔———刘少奇的侄孙女,全国刚一解放,她就从湖南乡下转学到北京,一直在叔祖父身边读书。1957年秋,刘维孔高考落榜。当时,一心想上大学的刘维孔伤心得差点哭出来,于是,便打起了找叔祖父“想办法”的主意。可她转念又想:“爷爷一向遵规守矩,决不以手中权力谋私利。”因而,她始终没有开口求爷爷“帮忙”。此时,刘少奇也深知侄孙女的心思,遂将维孔叫到身边,亲切地说:“你是一个革命的后代,应该到最困难的地方去锻炼。你回家参加农业生产好不好?”开始,维孔实在想不通。经过刘少奇反复做思想工作,她终于愉快地回到了湖南宁乡县花明楼公社,当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公社社员。

考分不达线,不能被录取。此乃高考的正常规则。然而,刘维孔这位名落孙山的考生,毕竟不是平常人家的子女啊!平心而论,倘若当时身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只要给有关部门“打声招呼”,或者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出出面”,侄孙女上大学的事就会轻而易举地得以解决。可刘少奇并没有这样做。他深知: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应该带头遵规守矩,廉洁自律,决不能存有丝毫的特权思想。

说到这里,周恩来的“三点指示”犹在耳边回响。陈绣云,乃周恩来的嫡亲姨表妹。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她主动与周恩来联系,被介绍到上海市松江县文教科做“社教”工作。那时的“社教”,要经常下乡。陈绣云自恃是一国总理的姨表妹,而不愿去农村,不想干这份工作。19518月,正值邓颖超在上海治病,陈绣云遂到邓颖超身边诉起“苦”来,并提出要姨表哥给她重新安排一份好工作。邓颖超当即劝她在松江好好工作。不久,又给陈绣云寄去了一封语重心长的书信予以开导。可陈绣云仍不安心本职工作。松江县人民政府为慎重起见,特地把有关陈绣云的情况上报国务院。周恩来获悉后,十分生气,明确指示:“一、予陈绣云开除;二、给予劳动改造;三、拟登报声明与她脱离亲戚关系。”

非但没有帮姨表妹调入好单位,安排个好工作,相反却指示:开除其原职……此举,似乎令人匪夷所思,不近人情。然而,我们从中却看到了这位世纪伟人高风亮节、大公无私的崇高形象。今天,我们重温“全党楷模”周恩来这“三点指示”,深感其沉甸甸的历史分量。

(责任编辑:风帆)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