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伍修权率新中国外交代表团首次亮相联合国
文 · 李 静
来源 : 《世纪风采》2012年第9期 2012-09-14 09:22:22 已浏览 : 1467
 

    1950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国侵略朝鲜、中国台湾和干涉亚洲事务的罪行,并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控诉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的提案,严正要求联合国大会及安理会召开有关讨论美国侵略中国、侵略朝鲜的会议,必须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参加。时任外交部苏联东欧司司长、年仅42岁的伍修权作为特别代表率团出席了这次会议,参加了“美国侵略台湾案”的辩论,在纽约掀起了一场“红色风暴”。

 

肩负重任,受命远征

 

朝鲜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天,美国总统杜鲁门悍然命令美国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借口“阻止对台湾的任何进攻”,武装侵略我国领土台湾,同时下令加强驻菲律宾美军,干涉印度支那战争,形成对我国的军事包围圈……美国政府这一系列公然干涉我国内政,侵犯我国主权的罪行,激怒了中国人民。中国政府为此向美国政府连续提出了严正抗议,并诉诸国际舆论。

美国侵略朝鲜和台湾直接威胁到新中国的安全,也引起了国际上的严重关注。以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阵营”为了抵制美国势力侵入东方各国,对我国表示全力支持;印度等友好邻邦对我国的处境也十分关注和同情,力图缓和调停这一紧张局势;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则竭力为其侵略行径辩护,企图扩大其侵略成果。这样,官司就打到了联合国。8月,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代表中国政府致电联合国,控诉美国的武装侵略,要求安理会制裁美国侵略者,促其撤退侵略军。美国政府则利用联合国进行反扑,于是在当年联合国安理会的议程上,就出现了两个重要议题。一个是由我国提出的“美国侵略台湾案”,一个是美国为反诬我国而提出的“中国侵略朝鲜案”。按照联合国宪章有关条款的规定,安理会在讨论有争端的问题时,应当邀请有关的当事国参加讨论。鉴于这一规定,安理会于1950929日通过决议,同意由中国政府派出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参加“美国侵略台湾案”的讨论,表达中国政府的立场。这一决定由联合国秘书长赖伊于102日正式通知我国。这在当时是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决定,因为尽管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屹立于世界东方,但是在美国控制和影响下的联合国,仍然企图无视我国的存在。虽然我国政府早已任命张闻天为常驻联合国代表,但是我国在联合国的正式席位却被美国庇护下的蒋介石集团“代表”占据着。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对新中国还很不了解。因此,首次派出代表到世界最大的国际组织———联合国去发表自己的意见,对我国以至全世界,都是有着重大意义的。

经过郑重研究,毛泽东、周恩来最后决定派出伍修权作为特使率团前往,并确定了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伍修权是一位久经革命斗争风浪考验的具有文韬武略的将才,是当时出任中国政府特派代表的最佳人选。

伍修权接到通知后,不由想起一段往事:早在19454月,即联合国将成立时,党中央就曾决定派他随同董必武等一起,作为中共代表,参加同国民党联合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出席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成立大会。当他们到达重庆时,国民党政府对伍修权抱有戒心,找了个很可笑的借口不让他出国,说是按照国际惯例,有沙眼的人不能出国,而他被检查出有所谓“沙眼”。没想到事隔5年,他却作为中国的特派代表接受了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使命,他的“沙眼”也不成为问题了。倒是当年曾找茬为难他的国民党“中央政府”,却只能寄居台湾一隅,在美国庇护下苟延残喘。想到这些,伍修权的心里不禁涌起了一股自豪感。

中央作出决定以后,周恩来找伍修权等代表团主要成员谈了话,确定了此行的方针大计,交代了出国前后的具体任务。在周恩来的直接指示下,代表团开始了各项准备工作。1023日,周恩来以外长名义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业已任命伍修权为大使衔特派代表,乔冠华为顾问,其他人为特派代表之助理人员,共9人出席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所提出控诉武装侵略台湾案的会议。”1114日,中国政府代表团离开北京,肩负着崇高使命向联合国所在地———美国纽约成功湖出发。

飞机经过多次辗转起降,终于在1124日抵达目的地。代表团下榻的地点是纽约的华尔道夫———阿斯多利亚旅馆。他们住下后,一般不常出去,每顿饭都是由服务员送到房间里来吃,旅馆附近有一个公园,他们有时到那里散散步,并在那里交谈一些问题,因为他们估计旅馆内很可能被安装窃听器。当时,美国反共反华的气氛很浓,纽约警察局给他们派了9个彪形大汉作保镖。这些保镖实际是一身二任,既保护他们,又监视他们。尽管如此,美国政府还是不能禁绝美国人民表达他们对新中国的友好感情,也不能完全制止美国进步人士同代表团的友好接触。

 

不卑不亢,义正词严

 

1127,中国代表团首次出席了联合国政治委员会的会议。会前,外界探知中国代表团将出席会议,许多人都千方百计地弄到大会的旁听证,特别是在美国的华侨和华裔。因为听众突然增加,这天的会场特别拥挤,气氛也比以往任何一个新代表团到来时更为热烈。伍修权进入会议厅时,会议已在进行,正在发言的是苏联代表团团长维辛斯基。他一见中国代表团到来,立即中断了自己的演说。

在联合国官员的引导下,中国代表团走到为他们安排的位置上入座。在伍修权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写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英文字样的席位标志。这个牌子虽小,但是在这个大厅里,却显得十分醒目,因为在当时,大多数国家还没有承认新中国。说来好笑得很,伍修权坐的位置很巧,隔着英国代表杨格就是杜勒斯。杜勒斯明明知道伍修权到了他身边,却强作镇静,装作根本不注意中国代表团的样子。伍修权倒是满不在乎地瞧了这个美国头面人物一眼。

在当日的会议上,伍修权没有发言,实际上只是到大会上去亮下相,正式宣告了中国代表的到来。会议一结束,一群记者和摄影师立即蜂拥而上,对中国代表团一行又是照相又是摄像,忙得不亦乐乎。

1128下午,联合国安理会开始讨论我国提出的“美国武装侵略台湾案”。在这次会上,伍修仅代表我国政府发表了长篇演说。他首先庄严宣告:“我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命,代表全中国人民,来这里控诉美国政府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包括澎湖列岛)非法的和犯罪的行为。”接着,伍修权列举大量历史和当时的一系列事实后明确指出:“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国政府的武装力量侵占了台湾,这就构成了美国政府对中国公开直接的武装侵略行为。”伍修权着重批驳了“台湾地位未定论”,特别是“台湾地位的确定须待对日和约签订”的谬论。他说:“美国政府侵占台湾,本来是没有丝毫理由的,然而为了要侵略,它需要找出‘理由’来,说是‘台湾地位还没有确定’啊,因此美国武装侵略台湾,不能算是美国侵占了中国的领土。”“这样说行不行呢,不行的。首先,195015的杜鲁门反对1950627的杜鲁门。195015,杜鲁门说:‘美国及其盟国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当时杜鲁门先生并没有以为对日和约已经签订了。其次,罗斯福总统反对杜鲁门。1943121,罗斯福总统庄严地宣布了‘日本所窃取于中国的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应归还中国’的《开罗宣言》,当时罗斯福总统或其他任何人也不以为在对日和约签订以前《开罗宣言》是无效的,以为满洲、台湾、澎湖列岛在那时以前仍然应当归日本所有。”“台湾的地位早就决定了,台湾根本不存在什么地位的问题。台湾只有一个问题,就是美国政府武装侵略我国领土台湾的问题。因此说是由于对日和约尚未订立,台湾的地位不能决定,应该由联合国审议的一切说法是同历史开玩笑,同现实开玩笑,同人类的常识开玩笑,同国际协定开玩笑,同联合国宪章开玩笑,是杜鲁门总统同杜鲁门总统自己开玩笑的荒谬绝伦的不值一驳的笑话。”这一席逻辑严密、言词锋利、对美国政府极尽冷嘲热讽的话,使美国代表奥斯汀气得脸红脖子粗,狼狈不堪。

伍修权进而揭露:“美国的实际企图是如麦克阿瑟所说的为使台湾成为美国太平洋前线的总枢纽,用以控制自海参崴到新加坡的每一个亚洲海港。”把台湾当成美国的“不沉的航空母舰”。针对“美国未曾侵略中国领土”之说,伍修权质问道:“好得很,那么,美国的第七舰队和第十三航空队跑到哪里去了呢?莫非是跑到火星上去了?不是的……它们在台湾。任何诡辩、撒谎和捏造都不能改变这样一个铁一般的事实:美国武装力量侵占了我国领土台湾。”

伍修权又说:“美帝国主义者现在走的正是1895年日本侵略者走的老路。但是1950年毕竟不是1895年,时代不同了,情况变了,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富有反抗精神和高度警惕的中国人民,一定能驱逐一切侵略者,恢复属于中国的领土。”最后,伍修权代表中国政府向安理会提出三项建议:第一,谴责和制裁美国侵略台湾及干涉朝鲜的罪行;第二,使美国军队撤出台湾;第三,使美国和其他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

奥斯汀对伍修权的发言进行答辩,辩解美国没有侵略中国,也没有干涉中国内政。由于根本违背事实,他的发言连西方国家的代表听了也不时摇头。伍修权对此质问奥斯汀:“自827日到1125日,侵略朝鲜的美国武装力量侵犯中国领空,据初步统计,已达200次,毁坏中国财产,杀伤我中国人民。我质问奥斯汀先生这是不是侵略?自从627日以来,美国第七舰队侵入我国台湾领海,以阻止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对台湾行使主权。我质问奥斯汀先生,这是不是侵略?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政府花费60多亿美元帮助中国国民党集团发动内战,美国武器杀伤了数百万中国人民,我质问奥斯汀先生,这是不是干涉内政?”铁证如山,事实俱在,全场鸦雀无声,不少代表的目光冷对奥斯汀。奥斯汀紧张窘迫,再不敢张口。

伍修权的演说2万多字,讲了近2个小时,各国代表通过同声翻译收听了发言内容。这篇大义凛然的发言,轰动了美国和西方世界。事后有人对伍修权说,他演说时嗓门很高,劲头特足,不论是发言的内容,还是演说的声音,都把会场给震动了,就像把中国人民憋了多年的气,一下子吐了出来。

演说结束后,许多人上前同他热烈握手,向他表示欢迎和祝贺。

由于会议席是半圆形的,与会代表虽然是并排坐着,却可以相互看到。伍修权的座位是长桌右首第一个,蒋介石集团的“代表”蒋廷黻则坐在长桌左首第四个或第五个位置上,正好同他遥遥相对。当时他们所持立场和所怀的心情也恰恰是完全对立的。伍修权在一头慷慨陈词,满怀义愤地控诉美国侵略我国的罪行,蒋方“代表”却在那一边,一直耷拉着脑袋,并且老是用手遮着前额,不让别人看见他的脸。

美国电视台对伍修权的演说作了实况转播。第二天,各报又纷纷发表了中国代表团发言的消息和演说的内容摘要。顿时,纽约上空刮起了一股“中国风”。许多爱国华侨和华裔人士、一些国家的和平组织和人士,纷纷致电或到旅馆对中国代表团的成功发言表示热烈祝贺。

1129,安理会继续开会。这次会议开始是讨论美国诬蔑我国的所谓“侵略朝鲜案”,安排了南朝鲜(今韩国)的代表第一个发言。中国代表团为了表示抗议,拒绝参加这种讨论,入场后有意不到会议席就座,而坐在大会的贵宾席上,只参加旁听。南朝鲜代表发言后,蒋介石的“代表”蒋廷黻接着发言。为了便于同他进行斗争,中国代表团又坐回到会议席上,准备伺机予以反击。蒋廷黻的发言除了照例对中国新政府进行攻击辱骂外,又为其美国主子的侵略罪行辩解开脱,还引用了一些十分可笑的“证据”。蒋廷黻口口声声“代表”中国,发言时使用的语言却又不是中国话,从头到尾用的都是英语。待他发言完毕,伍修权马上要求临时发言:他首先指出蒋廷黻只是国民党残余集团的所谓“代表”,根本无权代表中国人民,接着伍修权抓住蒋廷黻发言不讲中国话的“小辫子”嘲笑挖苦说:“我怀疑这个发言的人不是中国人,因为伟大的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中国人民的语言他都不会讲。”这下弄得蒋廷黻十分狼狈,也给了与会者深刻的印象。中国代表团在会上理直气壮地使用着祖国的语言,并为此“敲”了蒋廷黻一下。这是一段即席讲话,事先没有稿子,只由大会的同声翻译临时译成外语并广播出去。当时翻译这段话的是位中国女同胞,名叫唐笙,曾经在英国受过教育,英语很出色。伍修权这段即席发言,她翻译得顺畅准确,带有相当的民族自豪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使在场听众再次感受到中国代表的智慧与风采。

1130,安理会继续就我国控诉“美国侵略台湾案”和美国的所谓“中国侵略朝鲜案”进行讨论。奥斯汀极力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朝鲜问题上,企图通过对他们有利的提案,最后又操纵表决器,否决中国关于谴责和制裁美国侵略者、美军自台湾和朝鲜撤退的提议。对这一无理决定,伍修权强烈声明:“只准帝国主义侵略,不准人民反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要告诉奥斯汀先生,美国的这种威胁是吓不倒人的!”

127,美国操纵联合国多数通过决议,将诽谤我国“侵略朝鲜”的提案列入联合国议程。中国代表团在这一颠倒黑白的提案通过后,愤怒地离开会场。接着,联合国又在美国操纵下,宣布联合国大会和联合国大会政治委员会均无限期休会。联大的这些决定,实际上取消了中国代表团利用联合国讲坛同美帝国主义者进行斗争的机会。中国代表团便适时地采取了别的斗争方式,把在联合国会场内的斗争,转移到会场以外来。

1216下午,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所在地成功湖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伍修权根据我国政府指示,对各国记者发表谈话说,中国代表团是为争取和平来的,我们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了种种合理建议,“但是不幸地、虽然并非是出乎意料之外,联合国安理会在美国集团的操纵下,拒绝了我国政府这个合理的和平的建议,对此,我们表示坚决的反对和抗议”。由于美国政府的操纵,联合国未能继续讨论控诉“美国侵略台湾案”,但是,我们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声音是应该被全世界听到的,因此,我把准备在联大政治委员会的发言,在这里分发给大家。同时,我们对于美国政府如此操纵联合国,不让我们有继续发言的机会,表示愤慨。最后,他又通过记者向用各种方式对中国代表团表示欢迎和友好的美国人民表示衷心感谢,深信中美人民定能战胜美国统治集团的侵略政策,使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发展下去。

随后,中国代表团将已事先译成英文的发言稿和各种资料,一一分发给各国记者。其中有证明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历史资料,还有朝鲜战争以来美国飞机对我国轰炸、扫射实况的图册和其他各种美帝侵华史料。伍修权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以及散发的文稿资料,被多家外国报刊发表和引用,成为各国人民了解中国立场和态度的重要渠道,打破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封锁和遏制。

 

扬眉吐气,胜利凯旋

 

面对美国操纵联合国无限期休会的情况,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说:“伍修权将军及其随员已无留在成功湖的必要,故已命令伍修权将军等于1219日启程回国。”行前,中国代表团将原拟在联大政治委员会发表关于美国侵略中国案的发言稿,正式提交给联合国秘书处,要求他们将此发言列入大会文件。中国代表团还在纽约机场向报界发表了声明:首先就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和1951年新年,向美国人民表示祝愿。接着声明,中国代表团为和平来到美国,虽然,我们有利于和平的提案被美英统治集团加以拒绝,可是我们并不失望,我们将为和平继续奋斗。

就在代表团准备返程回国的前夕,发生了这么一件事,1216日,美国宣布冻结中国在美资产,包括全部存款。当时,代表团带到美国的经费也存在当地银行里。因为即将回国,代表团大部分的钱已经取出来了,最后只有680美元被冻结在那里,损失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代表团在纽约停留期间,工作相当紧张,但是相互团结一致,配合得十分协调,每人按照分工,工作很有秩序。有的发言稿及有关资料,是到纽约后临时写出的,又从那里发回国内审查。由于工作劳累,加上美国做的饭菜不合口味,大家饭量都减少了。他们买到一些墨西哥的辣椒和华侨做的豆腐乳来开胃。他们套间里还常开着收音机,不论是新闻报道还是广告宣传,都在不断地“收听”。其实并不是在欣赏什么节目,而是为了干扰可能的窃听。分管对外联络的同志,经常同联合国办事机构和美国的有关方面打交道,工作十分认真尽职。负责机要通讯工作的同志,一直坚守岗位,很少出门活动,保证了和国内的联系。

1219,中国代表团完成了此行任务,离开美国回国。至此,伍修权历时37天的联合国之行,胜利结束。这是新中国的外交代表第一次在联合国控诉美国对中国的侵略,显示了站起来的中国人民不怕鬼、不信邪的英雄气概,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了美帝国主义的威风。美国有的报刊评论说:“红色中国的外交强硬,这是蒋介石政府所不能望其项背的。”

为了能让代表团回国欢度新年,周恩来专门通知驻伊尔库茨克的中国民航办事处,要那里的中国民航机留出几个位置,等代表团赶到伊尔库茨克以后起飞。在周恩来的直接关怀下,伍修权等人在新年前夕顺利地回到北京。当他们走出机舱时,机场上一片欢腾,各界代表都来欢迎中国代表团胜利归来。

回国后,伍修权立即向周恩来作了口头报告。周恩来详细询问了代表团在联合国的各方面情况,并称赞说:“你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去联合国的代表,在国际讲坛上当面痛斥了美帝国主义,阐明了我国政府的立场和政策,其影响和作用都是很大的,也为我们以后的外交斗争提供了经验,祝贺你及代表团取得的成功。”伍修权在成功湖的突出表现受到了毛泽东的高度赞扬。不久,他升任外交部副部长。

21年后,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毛泽东在接见以乔冠华为团长的中国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代表团时,又提起了当年伍修权在联合国控诉美国侵略台湾的往事:“1950年,我们还是‘花果山时代’,你———”毛主席指着乔冠华,“你跟伍修权去了趟联合国。伍修权在安理会讲话,题目叫做《控诉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控诉就是告状,告‘玉皇大帝’的状。那个时候,‘玉皇大帝’神气十足,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现在不同了,‘玉皇大帝’也要光临花果山了。这次你们去,不是告状,是去伸张正义,长世界人民的志气,灭超级大国的威风。第一篇发言就要讲出这个气概!”

伍修权不辱使命,在联合国讲坛上慷慨陈词,理直气壮地痛斥美国的侵略行径,义正词严地批驳“台湾地位未定”的谬论,不但在近代中国是第一次,在世界上也是第一次。

(责任编辑:张继东)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