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怀念江渭清政委
文 · 刘铁珊
来源 :  2010-10-26 14:18:32 已浏览 : 3049
    江渭清同志,我们江苏干部都尊敬地称他江政委(江渭清同志在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苏浙军区第一纵队政委,解放战争时期任兵团副政委,江苏建省后兼南京军区、省军区第一政委)。他是我的老首长,我在他领导下工作多年。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无私无畏,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爱护干部、关心干部,在“反右派”、“反右倾”等政治运动中,他和中共江苏省委其他领导成员一起,冒着极大的风险,抵制来自上层的压力,想方设法保护干部,我也是其中的一名。现在,事情过去多年了,但当年江政委保护我过关,使我渡过“反右倾”这场灾难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1958年,朱德在江渭清等陪同下视察江苏
    1959年9月,中共江苏省委召开三届十次全委(扩大)会议,会上江政委传达了庐山会议精神,下发了有关材料:毛主席、刘少奇和林彪的讲话,彭德怀同志给毛主席的信(所谓“反党纲领”),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在会议上的发言。由于大家思想没有准备,会议气氛严肃凝重。彭、黄、张、周“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事实让很多人震惊、惶惑,传达报告和庐山会议的精神并没有把所有的到会人员的认识统一到庐山会议精神上来,统一到《为保卫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的决议》和《关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上来。因为到会人员大部分来自工作第一线,他们接触实际,了解实际,并不认为“信”是“反党纲领”,“发言”是配合进攻,恰恰相反,它是反映了城市和农村的实际。会议上有的彼此相互信任的同志窃窃私语,交换看法。省委委员、省委秘书长孙加诺来我们小组参加讨论。我同他过去在苏州地委共事多年,相处融洽,友情较深。我把几个同志私下议论的认识告诉了他。想不到在许多问题上,他同我的认识,竟完全相同和惊人的一致。他也认为“信”不能理解为“反党纲领”,“发言”不能说是配合向党中央、毛主席进攻,更不能说他们组成了“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党的八大通过了有关规定:党员对于党的决议如果有不同意的地方,除了无条件地执行以外,可以保留和向党的领导机关提出自己的意见,这是党员的权利。党章的这个规定现在又怎样理解呢?!我们商定,由我在小组讨论时先作发言,孙加诺同志补充。大家希望经过讨论,对一些思想认识上迷惑不解的问题加以解决。
    就在这时,江政委来到苏州地区小组参加和指导讨论。他是革命前辈,我们对他非常尊重,我在他领导下工作多年。他了解我,也熟悉我的脾气和个性。过去,我在思想认识和工作上碰到问题也都向他坦率反映,并经常得到他的帮助和教育。因此,这次,在小组讨论会上,我把我和孙加诺同志商定的对庐山会议精神的认识坦诚地毫无顾忌地说了出来。江政委知道我心直口快,不说违心话,他听了我的发言,了解干部对庐山会议精神的认识与中央的精神有很大距离,深知如果我把话讲完,会给我带来严重政治后果,他果断地打断了我的发言,不让我把话继续讲下去,并批评了起来:“老刘,你被‘信’和‘发言’所列举的材料迷惑了。你只看到现象,没看到本质,以为会议精神一学就懂。你又犯了粗枝大叶的老毛病,一说就错了。”在当时情况下,他又能说些什么呢?只能这样讲。我听了他的话,心里很紧张,当场就说:“我完全接受你的批评。”接着,江政委深情地说:“你要认真学习会议精神,领会精神实质,认识不一致不要坚持,改正就好。”江政委对我的发言定了调子,认为我的发言是属于认识上的问题。他这样做是要保护干部,使江苏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学会在当时全党正在开展“反右倾”斗争的形势下,不能倒下,继续为党和人民事业工作。事后,我们才知道省委领导确定,采用正面传达的方法,来贯彻党中央关于全党开展反右倾机会主义的决定,而不是采用“钓鱼”的办法来抓“小彭德怀”,避免和减轻对干部的误伤,并且在“反右倾”斗争一开始又提出不在地厅级(13级)以上干部中划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在苏州地区小组会上,江政委的话使我和孙加诺同志避免了挨整。在这场全党上上下下开展的“反右倾”的政治运动中,我和孙加诺同志,在江政委的煞费苦心的保护下,侥幸脱险,避免了一场“政治灾难”。
    会后,有些同志对我说:开始我们真替你担心,后来听完江政委的话,我们放心了,我们知道江政委是认真执行党的干部政策,他是爱护干部、相信干部、了解干部的好政委、好领导。
    中共江苏省委贯彻庐山会议精神,与1957年开展“反右派”斗争时一样,当了解毛主席的意图后,采取了稳妥的办法。结果江苏省省、地(市)、县三级领导班子中没有一个干部被划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也没有一个干部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这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中是唯一的。
    江政委在政治上对我的关心、爱护,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今年是他诞辰100周年,我深深地怀念他。
(责任编辑:章 可)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