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那年的花香有多香
刘付云
来源 :  2009-06-19 10:38:22 已浏览 : 1735
    那年,我因工作需要,被县里的组织部调往一个小镇文化站锻炼。
    这个小镇有一条河穿镇而过,把小镇隔分成河东、河西。文化站在河东,河东是小镇最热闹的,河西就没那么热闹了,而我的宿舍在河西。每天我都不想骑自行车,愿走路去上下班,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不远。
    在河西的桥头,有一幢很漂亮的二层楼房,欧美式的那种建筑物。楼下的门前,是一条经过小镇通达县城的公路。主人在门前的院子,摆放着丰富多样的盆景和花盆。一盆盆的花,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得特别灿烂,妖艳,几只蜜蜂嗡嗡地在花丛中采花粉,欢快的蝴蝶和蜻蜒忽高忽低地飞来又飞去。
    花的品种有上百种之多,有观叶花卉、观花花卉、观果花卉、观姿花卉,香花植物,但有很多花名是我叫不出名的。我每一次走过这里,都会轻轻放慢脚步,深深地呼吸着沁人肺腑的花香,舒畅地观赏着一朵朵鲜开的花。置身这里,仿佛走进了万紫千红的世外桃源。
    就是这个别有洞天的小地方,让我每一次离开这里,总会情不自禁地哼起歌儿,心情感到非常愉快,人也意气风发的特别精神。
    开始时,我以为这摆放着的花都是出售的,也以为主人是个以卖花为生的人。
    直至过了一个星期,我看见一地花盆当中,有一盆四季都会开花的兰花。我万分喜欢,想把它买下,捧回去,慢慢细心观赏。我问这个天天在门前侍弄花草的阿婆,那盆四季兰多少钱?我想买。
     阿婆笑容可掬地说,我的花不卖的。
我纳闷地说,那你为什么会摆放这么多花在这里啊?
     阿婆说,我全家人都说好了,谁喜欢就捧回去观赏,过一段时间再捧回来。
    你喜欢就捧回去赏赏吧。阿婆说完已把四季兰捧到了我面前。
    看着脚下的四季兰,我受若宠惊地说,阿婆,那我给你押金吧。
    纯朴憨厚的阿婆摆了摆手,说,要押金做啥?我信得过每一个人。
    我谢过阿婆后,高高兴兴地吹着口哨,把四季兰捧回了宿舍里。
    第二天早上,我回到文化站上班,向站长提起了那个阿婆。
    哦,阿婆啊!这个阿婆,及他们一家人,都是很好很善良的人家。只要提及这个阿婆,我们小镇里的人的心里都特别的感到温暖。我们每次去她那里赏花,她都会送一些盆花给我们捧回去。遇上我们有特别喜欢得爱不释手的盆花,就会赠送给我们了。
    我们每次给她点小钱,说是给她种花的人工钱,她都不会要的。说我们这是干嘛,何必用钱买,你们捧回去就是了,我还可以再种再栽培新的盆花啊。
    站长指着他办公桌上那盆长得很肥绿的金钱树说,这盆就是阿婆送给我的。有时,我们捧多了她的盆花,挺不好意思的,我们就会买些老人吃的补品营养品什么的,偷偷放到她的门口。要是让她知道了我们送的,她就会塞还给我们。所以我们都不能让她知道是我们送的。说完,站长一脸的得意。
    听完后,我的双眼湿漉漉的。
    以后,我每次经过阿婆的门前,都会响亮地和她打个招呼。
    随着我在这小镇锻炼了半年多,我对阿婆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在改革开放前的那一年,这个小镇发生了一场洪灾。别人家的房屋幸免于难,就她家里的房屋被冲毁了,财物也被冲荡得干干净净。遭受了灾难,她家的处境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经常揭不开锅。小镇的人们,见阿婆一家生活得这么凄凉,于心不忍,便齐心协力凑了一些钱和物品,帮助他们渡过了难关。
    打这以后,阿婆一家牢牢记住了小镇的人们。
    改革开放后,阿婆一家得了国家的政策,经过努力,在小镇的日用品市场上租了一间档口,做销售电器的生意。由于生意好,挣了不少钱,日子便过得渐渐丰润起来,楼房有了,小车也有了。生活好了,阿婆就想给小镇的人们回报点什么。但一时又想不出用什么方式去回报大家。
    后来,他的大儿子提议种盆花,赠给人们,让盆盆开出的花香温暖小镇上每一个人。阿婆一家美好的心愿和温情的善举,就这样在这小镇上延漫了十几年了。
    阿婆院子里的盆花的品种不算齐全,种的盆花也不是很多,但只要这些盆花,摆在人们的房前屋后或居室里,就会一年四季飘满花香,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象,陶冶着人们的性情。
    南来北往的人经过阿婆这里,也会多望一眼眼前的风景。我听过不少经过这里的人说,他们每一次路过,都像我的心情一样特别的感到温暖,欢欣。
    过了一年后,我要调回县城了。
    我去向阿婆道别时,说,阿婆,很感谢你一年来送过我很多的盆花。
    阿婆说,你太客气了,能够为你和人们送上一盆盆花香和绿意,我的精神世界也得到了充实,觉得活着很有意义呢。
    阿婆知道我要走了,很舍不得,她的眼睛流出了泪水。她用手不停地拭擦着泪水,随后她便给我捧来了一盆常青树,说,愿你的事业像常青树一样常青,前程常青,家庭常青,永远没有败落的一天。我接过花盆,我禁不住地哽咽着。
    我回到县城虽然很多很多年了,但我总会想起那个小镇,那个一盆盆花开飘香的院子,那个让人感动的阿婆。那个不大的院子里,在我的心灵深处,一直开满温情的鲜花,暖亮着我一生的记忆。
    如果每个人都能像阿婆那样懂得给予比得到更能带来快乐和幸福,懂得栽种下一盆盆的花,送给需要的人,让花香温暖每一个人,陶冶你我的心灵;那么,我们的社会,就更加和谐、团结、美丽、欣欣向荣了。
                     
刘付云
笔名风过无痕,远海,宁子,风云岭等。广东廉江人。为世界中文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自由撰稿人联谊会副秘书长。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