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解放军进城片断
追忆徐州解放前后(三)
来源 : 徐州市史志办公室 2009-03-11 15:55:14 已浏览 : 1945
 

亲历徐州解放,目睹解放军进城,老人们有说不尽的故事。
  王厚德先生,徐州北乡人,今年已经70多岁。淮海战役时在读初中,家住在庆云桥北铜沛路上。谈到徐州解放,他回忆说:“122日清晨,街面非常平静。忽有同学来喊,出门一看,只见一支部队由西北而来,这就是解放军。这支队伍排成两行,队形整齐,风尘仆仆,气势昂昂,行走有力,跨过庆云桥往城里开进。战士穿着一色黄土布做的服装,扛着枪,年龄不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发现战士们行进时,依次转头向身后人说些什么,仔细一听,原来是短促地传达口令:跟上!跟上!声音低而有力。有些战士身上,除了挎着子弹袋外,还有用细绳穿起来的窝窝头背在身后。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经过激烈战斗,胜利进城的人民解放军,衣着简朴、满身征尘、步伐有力、纪律严明,留下了深刻印象。那天,还有亲戚从徐州城里回来说,有的部队昨夜就已经进城。夜间进城的部队,露宿在府衙门鼓楼附近的街头,没有打扰居民和商铺。由于解放军进城没有战斗,街面比较平静,许多人夜间没有发觉有军队开进来。待人们起来开门营业时,才发现街头有部队。只有早起的人,才会发现路旁、店铺边、树下睡着一排排枕着背包、枪支的军人。
  石磊社区70多岁的高大娘住在徐州南关剪子股南头,靠近乾隆行宫。她回忆说:徐州解放那天,我看见从乾隆行宫附近,到云龙山坡,老君庙、马蹄亭一带,全是部队,他们依石而卧,靠树而息,没有惊动百姓,也没有占据寺庙。开饭时,是支石头烧开水、吃干粮,没有到老百姓家里去借粮食、借锅灶。徐州解放后不久,一天,我和邻居正在烙烙馍,一位解放军提着一口袋面走来,和气地商量:能帮助他们烙馍馍吗?可以付些工钱。我当时10多岁,烙馍是家常活,连忙说可以可以,烙点馍馍累不着,还要什么钱。面放这吧,过会来拿。别说烙得不好就行了。那位解放军连忙说谢谢就走了。
  退休教师王连增解放那年12岁,住在复兴北路四道街附近。他回忆说:“122日,天亮了,上街一看,都是解放军。头天夜里,街面上很静,仿佛能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持续很长时间,后来想起来,应该是发电报的滴嗒声。天明了,我们小孩子相约上街去。走到复兴路口,看到许多穿黄军装的军人;再朝前走,就有戴白布红字徐州市特别市军管会袖章的人劝阻不要乱跑,会有人放冷枪。让我们快回去。复兴路距离白云山不远,紧靠火车站和粮库,是紧要地区,总会有一些散兵游勇、亡命之徒进行骚乱。许多从前线下来的支前民工,也在街上成群结队地行进,推小土车的,肩挑的,还有牵牲口的。准备休整后接受任务继续随军南下。复兴路两旁,临时搭起许多饭铺,这是徐州群众在地下党的组织下,开展的拥军支前工作。稀饭、馍馍、咸菜什么的,军人和民工随时可以吃饭,交付的是解放区发放的代金券;有的民工还用粮秣票、柴草票代替。这些军人穿的军装很旧,鞋子也不一样,有草鞋,有布鞋。当时天阴雨,我穿的是元宝牌胶鞋,有的解放军看了说,这鞋不错,等打完仗回家给孩子买一双。天晚了,又下雨,解放军没有一个走进百姓家里借民房居住,他们来到我家门口,商量说:老乡,能把门板借给我们,铺在地上过夜,可好?又补充说:我们不进去,在街旁过夜,有我们在,夜里不会有什么事的。第二天,不但给百姓归还、装好门板,街旁也打扫得干干净净。

作者:李世明
下一条 : “剿总”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