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抗美援朝时彭德怀的四次雷霆之怒
文 · 梦 绿
来源 : 《世纪风采》2010年第6期 2010-07-06 09:24:08 已浏览 : 2220
 
    1950年10月,彭德怀身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率部奔赴朝鲜作战。1953年7月27日,彭德怀在板门店停战协定签字仪式上签字。在这统领千军万马进行艰苦卓绝战斗的三个寒暑里,面对条件之恶劣、困难之众多、战斗之频繁与激烈、任务之艰巨、运筹之艰难的严峻考验,一向耿直豪爽、正直坦荡、严于律己而极端负责任的彭德怀发了4次雷霆之怒,从某种程度上反衬出他对强敌的无所畏惧,对党对人民的赤子之忱,政治上的松柏之节,生活上的朴实无华和作风上的高风亮节。
 
一怒:拍案批评贻误军机的三十八军军长
 
    中国人民志愿军突然出现在朝鲜战场,体现了毛泽东的英明决断和彭德怀高超的指挥艺术,也体现了志愿军敢于以劣势装备歼敌的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
    然而,彭德怀对与“联合国军”初次交锋的结果并不满意。为了总结经验,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彭德怀就在大榆洞志愿军司令部召开了志愿军党委成立后的第一次党委扩大会议,在会上作了“第一次战役的基本总结及第二步作战方针”的报告。
    彭德怀说:“这次战役之所以击溃敌人多(14个营),歼灭敌人少(11个营),客观原因是时间仓促,准备不充分,山大林密、道路不熟、语言不通、散兵难俘等。但主要原因还是我们战术上有缺点,有的部队在敌我相等的情况下,不是采取以小部挡正面,主力从敌后和侧翼攻击,不懂得首先完全断敌退路,把自己的主力插到敌背侧攻击是最有效歼灭敌人的战法。”他表扬了担任正面攻击的三十九军、四十军及时捕捉战机,打得勇猛顽强。随后,他又表扬了四十二军两个师在东线顶住了敌军多次猛烈进攻,完成了牵制东线之敌的任务。
    做完表扬之后彭德怀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
 
抗美援朝时期志愿军司令彭德怀正在观察地形
 
   “啪!”突然一声响,彭德怀将宽厚的大手向桌上猛地一击,震得桌上的东西都跳了起来,满屋将士为之一惊!大家抬眼看看彭总发紫的脸色,静静无声。
   “梁兴初!”彭总吼了一声。
    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站了起来。
   “你,你三十八军为什么那样慢慢腾腾、拖拖拉拉前进,我让你往熙川插,你为什么不插下去?你是怎么搞的?
     梁兴初看着彭总说:“彭总,我,我……”
   “你什么?你讲讲是什么原因,你为什么不插下去?”
    梁兴初吞吞吐吐地说:“我以为……”梁兴初回想到当时已迂回到熙川以东的一一二师突然发来急电告他发现“黑人团”致使他大吃一惊的实际情况,便又低声说:“考虑到美军装备好,火力强,因战情发生变化,决定谨慎行事……”
    彭总说:“你以为什么?我告诉你只有一个营,你们硬说有一个美国黑人团。黑人团有什么了不起?三十九军在云山打的是白人团,是美国的王牌,被他们打掉1000多人,黑人团为什么不能打?什么黑人团,你们是自己吓自己!”
    梁兴初觉得脑袋炸开了,嗡的一下,热血涌上脖颈,脸涨得通红。“我们对敌情判断有误……”
   “你……” 彭总气得直喘粗气。早在1950年10月30日早晨,正当彭总不断接到各军的胜利消息时,收到了关于三十八军的电报,电文大意是:该军一一三师于28日进至熙川后,迟至29日黄昏才开始攻击,当他们占领熙川时,那里的南朝鲜第八师早已南逃,致使歼敌良机丧失。当时彭总听到这个消息后,就说:“梁兴初,梁兴初,你误了军机,我饶不了你!”  
    按说三十八军是能够胜利完成断敌退路的任务的,而一旦此举成功,我军就有可能各个歼灭清川江以北的敌人。
    此举关系重大,毛主席曾两次电示彭德怀等同志:“请注意使用三十八军全军控制安州、军隅里、球场区域构筑强固工事,置重点于军隅里,确实切断清川江南北敌之联系。”
    此役“全局关键,在于我三十八军全军以猛速动作攻占军隅里、价州、安州、新安州一带,割断南北敌人联系,并坚决歼灭北进的美军第二师。此是第一紧要事,其余都是第二位”。
    但是,三十八军接到总部10月30日晚的命令后,因多种因素制约第二天才开始出动,晚了一步,后于11月2日赶到院里地区时,敌已闻风而逃。
    彭总继续说:“毛主席三令五申,打好出国第一仗,这是出国第一仗,令你三十八军断敌退路,三十九军、四十军、四十二军打得都很好,你三十八军是一再地推延攻击时间!不仅没有消灭熙川的敌人,还延误了向军隅里、新安州猛插的时间!这是什么行为?”
    彭德怀在会上如此严厉批评三十八军的领导对敌估计过高、不敢大胆截断敌人退路致使这次可能歼敌两三个整师的战役计划未能完成的行为。彭德怀说着说着,火气越来越大,将右手重重地往桌案上一拍:“我彭德怀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怒声震动会场。顿时,会场鸦雀无声。
    当时参加会议的一位指挥员回忆说:“彭总的讲话,真有‘叱咤则风云变色’的威力。”
    梁兴初不敢多看一眼怒气未消的彭总,低声请求道:“请彭总杀我的头吧,我贻误了战机……”梁兴初低下头,小声承认过失、悔恨不已———那一份有板有眼、有根有据的电报,使粱兴初军长放慢了打熙川的速度。他和政委刘西元、副军长江拥辉经过研究决定:为了打胜第一仗,必须慎重。不管情报准不准,我们宁可把敌人作为美军一个团来打,这样胜利的把握更大些。随即,28日晚,三三八团已进到熙川外围,三三七团也于熙川西北与敌遭遇。团请示师,可否发起进攻;师请示军,可否发起进攻。梁兴初考虑到另一个师尚未到达预定位置,没有贸然命令攻击。
    稍微过了一会儿,彭德怀的语气缓和下来,说:“当然,这次战役打得不理想,我彭德怀也有责任,不能把责任完全推给你们。”关于下一步行动,彭德怀说:“此役未歼灭敌军主力,敌人也还没有摸清我军的兵力,一定会组织反攻,我军应作好迎敌进攻的准备。在我空军、炮兵、坦克未组成前,我们仍以分散敌人,尔后采取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相结合,内线和外线相结合的方针,分割包围,各个歼灭敌人。”
 
彭德怀与金日成在朝鲜前线
 
    在这次总结会议上,彭德怀对参加这次战役的各部队有表扬,有批评,功过分明,不讲情面,使各军指挥员深为信服。
    散会后,梁兴初低着头走出会议室。彭德怀的秘书杨风安招呼梁兴初:“梁军长,走,吃饭去!”梁兴初气呼呼地:“还吃饭?老总要杀我的头,我还有心吃饭?”杨风安笑了,说“那是彭总的气话,还真杀你的头呀?走吧!”梁兴初知道杨风安是彭德怀很信任的秘书,彭德怀出发一般都由杨陪同,便乘此机会,让杨风安传个话。梁兴初对杨风安说:“老总批评人很厉害,我当时有点不服气,现在想想还是批评得对。三十八军没打好,主要责任在我梁兴初,我对不起三十八军的人。错就错了,你告诉彭总,请他不要再生我的气了。我梁兴初是有骨气的,三十八军不会是孬种。我回去就召开军党委会总结教训,拼出老命,也要打好下一仗!”
    这就是铁打的梁兴初,摔个跟头马上站起来。彭德怀这次发的雷霆震怒,对各军(尤其是对三十八军)震动很大。果然,在随后进行的第二次战役中,梁兴初淋漓尽致地发挥了自己的指挥才能,他严密组织,精心指挥,统率三十八军打得英勇顽强,首战德川,歼灭伪七师,打开战役缺口,继而挥师西进,在嘎日岭给予敌人以歼灭性打击;接着,以果敢坚决的行动派遣部队深入敌后,大胆穿插抢占三所里、龙源里,使南逃北援之敌无法会合,毙伤敌7000余人,俘敌3000余名,对整个战役的胜利起到了关键性的重要作用。为此,彭总特意在嘉奖电文上亲笔题写———“三十八军万岁!”
 
二怒:因南下惹争议对金日成拍案而起
 
    1951年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第三次战争把美军和南朝鲜李承晚伪政权赶出了汉城。当中朝军队前锋到达三七线时,彭德怀忽然下令停止追击。得知这一消息后,苏联驻朝大使兼人民军总顾问拉佐瓦耶夫气势汹汹地指着彭德怀说:“你彭德怀右倾,我一定要告你,让斯大林来教训你!”
    在彭德怀与拉佐瓦耶夫争论的第三天,金日成来到中朝联军司令部。金日成一进门,劈头就问:“好戏才开场,双方刚接触不几天,怎么就鸣金收兵了呢?再说,这么大的事,应该和我商量一下啊!”
    彭德怀心情沉重地说:“志愿军入朝作战已整整70天。现在统计,志愿军已伤亡5万余人,因病和冻死饿死的约5万,总计10万人,这个代价是巨大的。”
    金日成默默地听着,没有说话。
    彭德怀又说:“还有,因制空权没有解决,运输困难,前方没有粮食供给,棉衣不足,20万指战员向前推进追击途中,有一半人的鞋子丢了,烧饭的锅也丢了,战士们在如此严寒的冰天雪地里赤着脚、饿着肚子,叫他们怎么再追击?”
    金日成仍然没有吭声。
   “再说,”彭德怀看了一眼金日成,继续陈述他的理由,“据侦察,敌人退到洛东江,是想利用洛东江的天然屏障,在两岸加筑工事,诱我南进,加以歼灭。”邓华插话说:“停止追击是按照第三次战争计划实施的,你们的代表参加了讨论,计划也送到你的手中。所以,按照计划办,是没有必要再向你报告的。”
    金日成听后说:“我对志愿军休整并不反对,只希望你们要缩短休整时间,可以边休整边追击,比如,可以先出动3个军追击,其余几个军休整一个月再南进不行吗?”
    彭德怀回答说:“不行,敌人是诱我南进,想将我军逐个围歼,假如继续追击,我军一定会吃亏的。”
    金日成又说:“南下假如不能歼灭敌人,解放城镇乡村,扩大领土也是好事啊!”
    双方僵持了将近3个小时。
    彭德怀看仍然说服不了金日成,迫不得已将一份1月9日的复电递到金日成的手上。金日成低头看电报,只见电文中说:“如朝方同志认为不必休整补充就可前进,则亦同意人民军前进击敌,并可由朝鲜政府自己直接指挥。志愿军则担任仁川、汉城及三八线以北之守备。”
    金日成看了电报,显得尴尬且又不甘心。他不想放弃自己的观点,第二天下午又和外交部长朴宪永赶到联军司令部说:“现在我们还没有打痛美军,惟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出动3个军,消灭了他的主力,打痛了他,他就会撤出朝鲜。”
    “不行!我们不能主观行事,美军不会按我们的意愿办事。希望速胜而又不做具体预备,结果只会导致失败。打仗不是赌博,不能靠侥幸。接连打了三仗,假如不补充不休整,怎么再能打胜仗呢?”彭德怀越说越激动,最后竟拍案而起,大声吼道,“照你们的意见办,志愿军非吃败仗不可,我彭德怀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假如你们认为我不称职,可以另请高明!”
    金日成、朴宪永见彭德怀发火了,便不吭声。
    彭德怀见他们仍不肯就此罢休,只得无可奈何地说:“你们既然坚持只要南进敌人就会退出朝鲜的意见,我只好提议,仁川至襄阳以北的全部海岸线警戒和维护后方交通线归中国志愿军负责,人民军第一、二、三、四、五等军团12万人,已休整了两个月,归你们指挥,照你们的意愿,向釜山方向打。美军如按你们所想象的退出朝鲜,我彭德怀双手鼓掌,庆祝朝鲜解放,庆祝朝鲜统一。假如美军不退,志愿军仍按原定计划向南作战,你们看行不行?”
    “不行,不行!”金日成连声反对说,“你老彭怎么拿我们开玩笑?我们力量单薄,上次打釜山吃过大亏。”朴宪永也埋怨道:“中朝是一家,要走一起走,我们单独南下怎么行呢?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们出洋相吗?”
     彭德怀笑笑说:“可以试验一下嘛,也许能成功的。”
     金日成摆着手说:“试不得,我们上次南下洛东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彭德怀说:“怎么试不得呢?我一再告诉你们不能追击,理由说得那么充分,你们就是不听,你们以为我们不想早早结束这场战争吗?不想回到祖国而在这里挨冻受饿吗?早日结束这场战争,我比你们的心情还要迫切。可是,想归想,做归做,不是心想就能事成的。”
    最后,金日成觉得彭德怀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又考虑到再坚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笑笑说:“算了,算了,我们确实存在速胜思想,既然你们需要休整补充,就只好按你的意见办吧!”
    金日成的话音刚落,有人送上电报,是斯大林请金日成转交给拉佐瓦耶夫的。斯大林在电报中措辞严厉,说拉佐瓦耶夫不顾主客观条件,强行南下的观点是错误的。现撤销其大使职务,迅速回国等候处理。电文还指出,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指挥员,他指挥志愿军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彭德怀是天才的军事家,今后一切要听彭德怀的。
    金日成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想法,连忙拉着彭德怀的手,深表歉意地说:“对不起,误会了你,既然斯大林说听你的,我们听斯大林的。”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艰难会谈,双方一致同意就地补充休整后,再发动第四次战争。
 
三怒:回京陈词为军需怒震居仁堂
 
    经三次战役后,中国人民志愿军伤亡较多,兵员一时补充不上,而后方供应线又长达数百里,在美战机不停的攻击下,后勤供应出现严重困难,中国人民志愿军几乎无法继续作战。彭德怀决定立即返回北京面见毛泽东。
    1951年2月24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和彭德怀一起召集军委各总部负责人在中南海居仁堂总参谋部会议厅开会,讨论各大军区部队轮番入朝和如何保障志愿军物资供应的问题。
    在会上,脸色凝重的彭德怀介绍了志愿军在朝鲜前线作战中物资、生活、兵员等各方面面临的严重困难,他希望国内不论军队和地方等各方面要想办法全力支援前线。
    但是,当会议讨论到具体问题如何落实时,一些干部强调国内机构刚刚建立,许多问题一时还难以解决。
    彭德怀本来就为前线的供应不继焦急不满,加之会前苏联军事顾问表示拒绝提供必需的空军、高炮部队来援助与掩护志愿军的交通线,更使彭德怀十分失望而恼火不已。此时,在这内部会议上却又出现这种强调困难的情况,彭德怀忍无可忍了,立刻火冒三丈。
    只见彭德怀十分恼怒地猛地站起来,把桌子一拍,吼声在居仁堂回荡:“这也困难,那也困难,我看就是你们爱国,难道志愿军战士们都是猪?他们不知道爱国?你们去前线看一看,战士们吃的什么,穿的什么!现在第一线部队的艰苦程度甚至超过长征时期,伤亡了那么多战士,他们为谁牺牲?为谁流血?现在既没有飞机,高射火炮又很少,后方供应运输条件根本没保障,武器、弹药、吃的、穿的,经常在途中被敌机炸毁,战士们除了死在战场上的,还有饿死的、冻死的,他们都是年轻的娃娃呀!难道国内就不能克服困难吗?”
    彭德怀的发怒,令会场的气氛骤然间紧张、肃然起来。主持会议的周恩来尽量维持,会议最终还是不欢而散。
    会后,周恩来连续主持召开中央军委会议,对加强志愿军第一线兵力和后方供应作出了一系列重要决定,即凡国内的部队,都要轮番到朝鲜作战。一则替换第一线部队修整,二则锻炼部队,提高全军现代化作战指挥能力。会议决定,将刚改装的空军和高射炮部队调到朝鲜北部掩护后方交通线,再向苏联购买几十个师的武器装备;调用国内各种物资大力支援前线,由几个大城市为志愿军制作炒面和罐头食品;号召国内各行各业增产节约和捐款购买飞机大炮。
    这些措施对减少志愿军的困难、增强战斗力起了巨大作用。
    随即,北京等许多大城市的干部群众遵照以上精神指示,昼夜为志愿军赶制炒面,迅速送往朝鲜,暂解了志愿军的断粮之苦。以后随着条件的改善,国内的支援工作逐渐走上了正轨。
 
四怒:痛心疾首对六十军军长大光其火
 
    志愿军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在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发起时,将六十军的三个师配属其他部队指挥,六十军军长韦杰当时只能指挥一个工兵营。退守时,三个师迅速归建。所属一八O师,负责掩护全兵团8000多伤病员转移,没有粮食和缺少重武器,致遭重创。这主要是因为第一八O师负责人组织失误造成的。但是第三兵团和六十军没有采取积极有力的措施,及时派得力部队进行接应和寻找也是有责任的。
    1951年6月中旬,第五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司令部在空寺洞召开了军长、政委参加的会议,以总结这次战役的经验教训和成败得失。
     三兵团的领导来了,彭德怀总司令员走出洞口亲自迎接。彭总见到来开会的是三兵团政治部主任刘友光,第一句话就问:“(王)近山(三兵团副司令员)同志怎么没来?”
    “他……一八O师没有打好,他没敢来见你……”
    “开会是研究经验教训,一八O师受损失,我也有责任嘛,我们主要不是追查责任,更重要的是找一找教训,让我们更聪明些。”彭总耐心地回话,使大家紧张的心情立即变得平静了。
    会议开始后,彭德怀总结了第五次战役的经验教训。
    当讲到一八O师受损失的情况时,彭总非常气愤地让第六十军军长韦杰站起来,怒气冲冲地高喊: “韦杰,你们那个一八O师,是可以突围的嘛,你们为什么说他们被包围了?他们并没有被包围,只是敌人的坦克汽车沿公路从一八O师前面过去了,敌人并没有发现,晚上还是我们的天下嘛,他们后面没有敌人,中间也没有敌人,部队完全可以利用晚上突围出来嘛!为什么说被包围了。哪有这样惊慌失措地把电台砸掉,把密码烧掉的?像你这样的指挥员就是该杀头!”
    接下来,彭总稍微按捺一下气愤的情绪,一脸严肃地继续质问六十军军长:“你这个韦杰,军长怎么当的?命令部队撤退时,你们就是照转电报,为什么不安排好?”会场上鸦雀无声。
    这时,陈赓已到朝鲜,并参加了这次会议,他资格较老,站起来劝说彭总两句。这场批评才算结束。
    事后不久的6月下旬,作为中央军委主席的毛泽东为详细了解这次战役的详细情况,以及志愿军六十军一八O师被敌包围受挫的经过,在北京中南海召见了志愿军三兵团负责指挥的副司令员王近山之后,紧接着又在中南海丰泽园菊香书屋,秘密召见了专程回国请命的志愿军六十军军长韦杰。
    韦杰一一向毛泽东报告了有关的详细情况,悲痛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大滴滚出!
    毛泽东听后肯定地说:“一八O师的事,各级都有责任。”片刻,毛泽东又讲:“一八O师受挫,彭德怀在电报中已向我和军委作了检讨,承担了责任。你来北京前,志司又来报告,说他们对一八O师的受挫,均感到惭愧,表示要以悲痛的心情总结教训,并决心从各方面想办法来挽救这个损失!他们认为,这次一八O师受损的原因很多,是上上下下的许多错觉,和各种因素凑合在一块所造成!基于此,也不能全怪你们六十军和一八O师的广大指战员!一句话,各方面的工作没有做好,才使一八O师不能自拔!正如志司在电报中指出的:倘若我们方面搞得好,这损失是可以避免的,至低限度也可以减少。这个‘我们方面’,既指志司,也指兵团,也指下面的军和师,不能单方面说。志司总结的几条失利原因,我是同意的。”毛泽东似有自责地说:“看来,五次战役,我看是打急了,打大了,打远了!”
    韦杰听得出来,毛泽东说这话的语气,有内疚和自责之意。毛泽东在说了上述五次战役未能达到预想战果,即想成建制地歼灭敌人数万人的原因,是“打急了,打大了,打远了”这番话之后,他又起身在室内踱着步子,若有所思地说:“现在看来,志愿军要想一次性包围美军几个师,或者1个整师,甚至1个整团,都难以达到歼敌的目的。我看在一段较长时间内,如果是打美军或英军,不要实行过去那种大包围,只实行战术性的小包围。如果是打李承晚的伪军,便可以实行战略或战役的大包围。总之,要分敌对待。”
    1952年10月,韦杰被撤职,被任命为南京军事学院高级函授系主任。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30多年后,韦杰回忆起这段作战经历时,沉痛说道:“对于历史,应该是面对,不应该是回避。失败的教训往往比成功的经验更为宝贵,总结过去是为了告诫未来。”晚年的韦杰有一个最后心愿:反思抗美援朝中第五次战役一八O师的失利,这一心愿最后实现了。在身患绝症卧床不起的时候,他还说:“邓小平同志号召全军要懂得现代化的战争,从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的情况来看,真正打现代化装备的敌人,要有适应现代化战争的指挥体制,指挥员要有指挥现代化战争的素质和能力,有协同作战的本领。部队要有好的作风,纪律严明,机动灵活,临危不乱,遇险不散,敢于牺牲。”
(责任编辑:晓 理)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