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在战场上,他是一只老虎”
———开国中将李天焕小记
来源 : 《世纪风采》2016第4期 2016-04-27 15:15:47 已浏览 : 1435

 

        199671,杨成武等开国将军在《人民日报》联名发表纪念文章《深切怀念李天焕同志》,文中饱含真情地写道:“在革命的征途上,我们曾长期与他一起工作,共同战胜艰难困苦,经受血与火的考验。悠悠往事,涌上心头,更激起对他的无限怀念。”早在1967年,叶剑英对李天焕的评价就是:“别看他在群众面前驯驯服服,在敌人面前,在战场上,他是一只老虎。”

 

袭击马家畈,少年初扬名

 

        19126月,李天焕出生在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叶河乡大山岗村一户佃农家。16岁,他即怀着对土豪劣绅的仇恨和对革命的向往,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转为中共党员。小小年纪,他就在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中成长起来,相继担任少共黄安县委委员、少共桃花区委书记、黄安县青年模范营政委,成为老练的革命者。

        1929年深秋,乌云笼罩着湖北黄安周围的峰峦,反动势力嚣张一时。当时,共产党员赵赐吾领导着只有11人的桃东袭击队,任务是打通桃花区东西间交通。可是,全队只有一支步枪,其余武器多为大刀、鸟铳。当务之急,是搞到武器,提高袭击队的战斗力。正巧,附近有个大村庄叫马家畈,过去曾建立过红色政权。后来,这里驻了一小队地主武装,经常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红色政权遭到破坏。赵赐吾决定,袭击这股地主武装,杀一下敌人的反动气焰,搞些武器。于是,他便派胆大心细的李天焕去侦察。一天,李天焕化妆潜入马家畈,迅速摸清了敌情:“马家畈的民团总共20人,住在一户地主的大院里,有长短枪十多支。夜里,只在门洞中设一个哨,大门旁边有一段墙比较矮……”

    得到准确情报,赵赐吾立即集合袭击队员,做着攻打马家畈的准备。次日入夜,袭击队在赵赐吾带领下,向马家畈进发。李天焕背着磨得雪亮的鬼头大刀,随队行动,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实战。夜半时分,袭击队进至老地主门下。大门紧闭,门外插着一面三角旗。

    “上!”赵赐吾一挥手,李天焕踩着人梯,爬过大门旁的矮墙,隐在墙根下。这时,两团丁换岗,他们边抽烟边说话。等到下岗的团丁回厢房去了,李天焕一个箭步窜上去,猛地将鬼头刀架在哨兵的脖子上,低声喝令:“别动!我们是红军,把大门打开!”哨兵吓晕了,用发抖的手打开大门,袭击队一拥而入。这时,回到厢房的哨兵听到外面有动静,走出来问:“什么事?怎么大门响了?”赵赐吾见行动暴露,一枪把叫嚷的团丁打死。袭击队员迅速冲进厢房,活捉了正在睡觉的4个团丁。由于枪响,惊动了住在后院的地主,慌忙带着十多个团丁从后门逃走了!

    袭击马家畈,只费了1颗子弹,就缴获步枪6支,子弹100余发。战后,赵赐吾在总结会上表扬说:“天焕年纪最轻,又刚来袭击队,就担负这么重的任务,应记‘初出茅庐’第一功。”之后,李天焕勇敢沉着的名声便传开了。

 

“见证了红四方面军发展整个历程”

 

        1930年冬,李天焕调入主力红军,历任红十二师政治部组织科长、红十一师政治部秘书长,连续参加鄂豫皖苏区四次反“围剿”,成长为红四方面军的优秀干部。19325月,蒋介石亲自兼任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调集30万大军向红四方面军发起第四次“围剿”。8月,县城陷落,战场形势极为险恶。为迎击敌人,红军开赴七里坪一带山区,红十一师在悟仙山一带展开。

    连绵的悟仙山,有一曲折环绕的围墙,是过去老百姓为躲避土匪修建的。红十一师部队防守在山头上,山下是蜿蜒流过的柳林河。当时,敌陈继承纵队第二师先以重炮向山上轰击,很快围墙相继崩塌,出现很大的缺口。接着,敌军疯狂向山上冲击,气焰十分嚣张。时任红十一师政治部秘书长的李天焕,认识到眼前敌我态势相当严重,遂立即把师部机关所有勤杂人员———包括伙夫、马夫都组织起来,编成两个班,指定临时班长,拿起武器,没有枪支的拿梭镖、大刀,什么也没有的发一颗手榴弹,准备与扑上来的敌人决战。这时,上级命令红十一师协同兄弟部队,迅速发起反冲锋。红军的冲锋号响了,隐蔽在山石、沟壑、围墙后面的官兵跳起来,猛虎般的向山下冲去,杀声震天动地,前面的战士倒下去,后面的战士紧跟上。李天焕带着勤杂人员组成的两个班,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由悟仙山冲过柳林河,突破敌人的前沿阵地,和敌人展开肉搏。这一战打得异常惨烈,杀声震荡着河谷,硝烟遮住了太阳。敌第二师在红军官兵的顽强拼杀中,只好全线溃退了。在回忆文章中,杨成武等由衷赞叹:在坚守悟仙山阵地时,李天焕带领师部机关人员,“顽强抗击,同敌人肉搏,声震山谷,河水变色,杀得敌人狼狈溃退。”

        193210月,红四方面军突出重围,转向川陕发展,李天焕出任红十一师第三十三团政治处主任。当时,前有堵敌,后有追兵,敌我连续激战,形势十分严峻,第三十三团士气受损。可是,李天焕意志坚定,斗志旺盛,以各种形式鼓舞部队,坚持战斗。12月,红十一师翻越积雪盈尺的秦岭时,副师长程世才身负重伤,衣衫单薄,李天焕毅然脱下棉袄给他穿上,而自己却在寒风中颤抖!

        19337月起,红四方面军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李天焕历任红三十军秘书长、红三十军第九十师政治部主任、红三十军政治部主任,直到19373月红三十军兵败祁连山下。出任红三十军政治部主任以后,他让石匠在政治部的青石条门框上凿了一副对联:“铁锤砸烂旧世界,镰刀劈出新乾坤。”这是他对部队进行政治教育的主旨,成为传诵一时的口号。这一时期,李天焕是红三十军政委李先念的好助手、好部下,深得李先念器重。他积极协助军长程世才、政委李先念指挥作战,与兄弟部队并肩杀敌,连续粉碎四川军阀的“三路围攻”、“六路围攻”,享誉红四方面军战史。

        193610月,红四方面军一部兵力,奉命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是为孤军奋战的西路军。作为西路军前卫,红三十军从甘肃靖远渡过黄河,进入河西走廊。当时,红三十军刚刚经过长征,未得休整,缺少棉衣和弹药,西征困难很大。由于李天焕等人开展政治工作生动有效,面对西北军阀“五马”潮水般涌来的骑兵,红三十军凛然不惧,斗志昂扬。在一条山、四十里堡、永昌、倪家营子等地,他们依托村庄堡寨,同优势的敌军昼夜血战。

        1937年春天,西路军力战失败,李天焕与李先念、程世才率部转入祁连山,冒着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迎着疾风雪砾,忍着伤痛、饥饿,坚持苦战。经过40多个日日夜夜,李先念、程世才、李天焕等终于走出了巍巍祁连山,他们带领队伍边打边走,跨越沙漠戈壁,到达星星峡。在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迎接下,他们安全抵达新疆。在回忆文章中,杨成武等盛赞:“在身陷强敌围困的险境,生活艰难至极的情况下,天焕同志毫不灰心丧气,对革命事业充满必胜的信念,以身作则,谈笑自若,以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的精神,感染鼓舞部队。……天焕同志与李先念、程世才等领导干部一起,从枪林弹雨和生活的绝境中,为中国革命带出了800余名势可燎原的火种,谱写了气壮山河的历史篇章。”

    谈到李天焕,红四方面军老人说过:“天焕同志见证了红四方面军发展整个历程,是红四方面军的优秀代表。”李天焕逝世后,李先念发来唁电:“我和天焕同志在革命战争最艰苦的年代,一起奋斗,同生死共患难,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抗战期间,“从军队到地方、从部队到机关”

 

        1938年冬天,李天焕奔赴抗日前线,来到了蜚声中外的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担任冀中军区四分区政治部主任。当时,分区司令员是孟庆山兼任,副司令员是聂鹤亭。四分区(后为九分区)主要活动在蠡县、高阳、博野、河间一带,政治部驻在南关。

        19393月,冀中军区召开了第一次政工会议,对部队正规化、八路军化做了部署,决定一面坚持平原游击战争,一面分批有计划地进行整理和训练,做到逐步正规化,提高战斗力,创建主力兵团。根据吕正操回忆,李天焕对于四分区工作贡献不凡:

        1939年初,程子华同志到冀中,并从延安带来一批红军老干部和青年知识分子干部。程子华同志带来的这批干部,都分配在各分区、团任政委和政治部主任,普遍建立了政治工作制度。像周彪、帅荣、旷伏兆、李天焕、谭冠三等同志,都是程子华同志带来的。冀中部队建立和健全八路军这一套政治工作制度,这批干部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1940820起,八路军总部组织晋察冀军区、第一二○师、第一二九师所属部队,突然发起“百团大战”,对华北日伪军占领的交通线和据点展开大规模进攻。这时,李天焕协助九分区(由四分区改名)领导指挥作战,负责破袭平汉铁路定县至徐水段及附近的主要公路。在整个战役期间,他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积极作战,迎击保定出犯之日军;破袭铁路,瘫痪敌人的交通线;攻打肃宁县城,掩护群众转移3.8万余人。

        19409月起,李天焕调任晋察冀军区五分区政委。五分区在山西雁北地区,辖区多为敌占区或游击区,所以分区机关住在阜平县大台村。邓华担任司令员,李天焕担任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参谋长是易耀彩。这年10月,日军开始了对晋察冀军区的冬季大“扫荡”,很快占领了阜平城,企图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在聂荣臻指挥下,晋察冀军区主力避开强敌,拖着敌军兜圈子,待机在运动中将敌军分割,再分散歼灭。11月中旬,在敌人出现疲劳后,聂荣臻命令邓华、李天焕:指挥五分区部队收复阜平县城,并批准了邓华、李天焕的“围攻打援相机收复”的方案。在邓、李指挥下,五分区部队将阜平县城团团围住,切断了日军的所有供给。10多天后,日军坚持不住,开始仓皇撤退,五分区部队则布置下天罗地网截击敌人,歼灭了撤退日军的大部分,剩下的敌人慌忙逃窜,五分区部队胜利收复阜平县城。于是,五分区又回到了阜平县大台村,乡亲们敲锣打鼓,扭着秧歌欢迎八路军。

        19411月,正值旧历年关,李天焕组织五分区机关召开全体大会,一方面庆祝冬季反“扫荡”胜利,一方面声讨蒋介石制造“皖南事变”,悍然袭击新四军的罪行。大会过后,五分区不失时机地组织干部们学时事,学军事。期间,李天焕进行了学习动员并作了形势报告,使部队指战员提高了认识,鼓舞了士气!

        19416月,李天焕调任晋察冀边区政府公安局长,负责边区政府的安全保卫工作,深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欣赏。这期间,日军频繁地“扫荡”晋察冀边区,李天焕和边区军民一起,和鬼子进行着殊死搏斗。1943年秋季,日寇对晋察冀边区发动了大规模的“扫荡”。李天焕带领边区政府公安局,成功跳出敌人的“铁壁合围”,转战于阜平神仙山一带,与敌人巧妙周旋。然而,他的妻子、灵丘县妇救会主任刘谏却不幸遇难。战斗中,她奉命带领群众转移到黄木沟。黄木沟,是神前山上面的一个小村庄,敌人包围了村子,杀害了刘谏。刘谏牺牲的时候,不仅带有身孕,还留下了一个刚刚一岁的小女儿。李天焕悲痛万分,在唐河边的山坡上,对着妻子牺牲地的方向,迎着秋风嚎啕大哭,静静地坐了半天。国恨家仇齐涌心头,更坚定了他消灭鬼子的信念。凭着这个坚定信念,李天焕走完了民族抗战的艰辛历程。

    整个抗战时期,诚如杨成武等指出的:“天焕同志从军队到地方、从部队到机关,在频繁的调动中,坚决服从党的安排,能上能下,表现了共产党员把革命的需要放在第一位,不计较个人得失的优秀品质。”

 

“这是人民军队的作风”

 

        19457月起,李天焕调到冀察军区工作,历任军区政治部主任、冀察纵队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察哈尔省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为反击国民党对解放区的疯狂进攻,他同冀察军区司令员郭天民一起,率部西征塞外,围困归绥;东进热河,保卫古北口,战斗在长城内外。

        1948年初,李天焕调任冀中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在军区前方指挥部任前委书记时,他率部转战大清河北,威震平津,打了许多胜仗。此外,他协同地方政府,广泛发动群众,实行土地改革,为部队提供了可靠的兵源。同年8月,他出任华北军区第三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在政治工作中,他深入开展以“三查三整”为主要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提高了广大指战员的政治觉悟和坚定信念。

    李天焕担任高级指挥员以后,历次战役战斗都坚持一条原则:指挥位置尽量靠前。他认为,靠前可以了解敌情、战情,有利于实施正确的指挥。警卫人员担心他的安全,他意味深长地说:“指挥员是父母生养的,难道战斗员不是父母生养的?”

        1948年冬天,李天焕和第三兵团司令员杨成武一道,率领部队出击绥远,一举歼敌2万余人。随即,他们转兵东进,包围了战略重镇张家口。1222,第三兵团向张家口发起总攻,国民党第十一兵团部队一边撤退一边抵抗,其步兵、骑兵、骡马、大车纷纷拥向大境门,企图突围逃跑。大境门,是明长城上的一个重要关口,城外有一条山沟叫朝天洼。当时,数以万计的敌军拥挤在山沟里,惊恐万分,溃不成军。同时,又有一些所谓国民党军“精锐”部队,还在反动军官指挥下顽强抵抗。

        1223拂晓,李天焕带着几个警卫员,冒着弹雨向大境门方向移动。这时,山头上正在激烈争夺,子弹打得树上的枯枝纷纷坠落。李天焕要继续靠前,一个身材高大的警卫员上来,一把将他拉住说:“首长,危险!”李天焕将警卫员的手拿开,坚决地说:“不要阻拦,我们要靠前一些。”他又向前走了一段路,在路边一座被炮火摧毁的平房前停下来。他举起望远镜向四处山头观察,敌我态势一目了然。这时,他开心地对警卫员说:“这就是指挥靠前的好处。”

    张家口战役共歼敌5个师、2个骑兵旅,共6.5万余人。

        19492月,第三兵团改编为第二十兵团,李天焕担任兵团政委。3月,第二十兵团和第十八、十九兵团一起,在徐向前总指挥统率下攻打阎锡山的老巢太原。第二十兵团的任务是从东北、西北方面突破,插入丈子头、新城,歼灭北区守敌;攻击得手后,由北面工厂区攻城。李天焕将指挥所位置尽量向前推,指挥所设在新攻克的敌军一个营指挥所里,位置在一梯队后面,二梯队前面。我军兵团政委的指挥所如此靠前,这是敌人万万料想不到的。

        24日下午5时半,攻城开始,攻城部队万炮齐发,城内敌人则以大炮还击,双方的炮弹都呼啸着从兵团指挥所上空飞过,李天焕从容指挥,指挥所里气氛平静而镇定。

    这时,指挥所里忽然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是在晋中战役中向我军投降的太原绥靖公署野战军总司令赵承绶———他是阎锡山的亲信!为了争取教育他劝降敌人,立功赎罪,中央派人从上海接来了他的女儿、女婿,使之团聚,并让他到太原前线“观战”,相机做些劝降工作。赵承绶进入指挥所,举目四望,能看到举着红旗冲锋的突击队,能看到民兵担架队救护伤员,能看到支前大军运送弹药给养。这时,他不禁感慨地拉着李天焕的手说:

    “过去觉得解放军能打败蒋介石不可思议,现在真正知道解放军为什么打胜仗了。”

    “我们的指挥所就只有一张地图,几部电话,还不如你们一个营指挥所阔气。”李天焕指着周围,幽默地说。

    “兵团指挥所这么前出,甚至都进到敌人眼皮底下,没有大智大勇是办不到的。”

    “这是人民军队的作风。”李天焕说,“不足之处还望赵先生指教。”

    “哪里,哪里。”赵承绶表示由衷敬佩。

    第二十兵团攻入城内后,迅速合围敌绥靖公署,仅4个半小时即解放太原,使盘踞山西38年之久的“阎锡山王朝”彻底灭亡。

 

“他在公安部队干得很好”

 

        1950922,中央军委命令组成公安部队领导机构,任命罗瑞卿为司令员兼政委,李天焕为副政委、党委副书记。当时,公安部队50多万人,担负着繁重的国家内卫、边防任务。为建设这支新生的武装力量,公安部队党委和李天焕,牢记毛泽东主席关于“公安部队数量不要大,但政治质量要精”的指示,以及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多次谈话中的重托和殷切希望,根据公安部队的性质和特点,始终把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作为一切工作的根本原则,把加强政治思想建设放在各项工作的首位。日常工作中,他和罗瑞卿明确提出:公安部队要做党和人民的驯服工具。在加强各级党组织建设中,他们根据公安部队长期分散执勤的特点,在分散的排上建立了党的分支部,班上普遍建立党小组。在他们的努力下,部队党员逐步达到了占总人数的30%,共青团员占58%。在工作中,李天焕严格要求部队:服从各级地方党委的领导,并坚持由公安机关主要领导兼任省、市公安部队政委或指导员。

    在尖锐复杂的内卫工作中,李天焕反复强调:保证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党和国家首脑机关的安全,是关系革命事业最高利益的大事,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对国庆大典、党和国家的重要政治活动,他总是同公安部队副司令员程世才等认真研究,周密部署。为肃清匪患,公安部队在配合解放军歼灭大股土匪武装后,经过罗瑞卿、李天焕等10年不懈努力,基本上肃清了分散、隐蔽、零星流窜的散匪,为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创造了安定的社会条件。

        19527月,澳门葡萄牙当局进行武装挑衅,越境打死打伤我边防战士,英帝国主义也趁机以武力相威胁。这时,李天焕与程世才遵照周总理指示,支持部队自卫还击,坚决捍卫祖国领土,维护民族尊严,迫使葡方道歉、赔款、撤哨,使帝国主义者自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向中国人民低头认错。1961年,毛泽东主席在公安部的一份报告上批示:“李天焕是个好同志,他在公安部队干得很好。”

        19559月,人民军队第一次评授军衔,李天焕被授予中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6年春天,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30周年,总政治部发起了征文,号召参加过革命战争的老战士们拿起笔来,记述自己最难忘的经历,以便编辑出版《星火燎原》丛书。这时,李天焕响应号召,写了一篇讲述红军西路军的回忆录。回忆文稿完成后,相继编入《星火燎原》第三集和《红旗飘飘》第十集。由于篇幅较长,这两次发表都是节选。后来,编选《红旗飘飘》的中国青年出版社决定,以《气壮山河》为书名,出版全文单行本。令人没想到的是,这本《气壮山河》一经出版问世,就受到读者欢迎,第一版印了3万册,第二版印了10万册,都迅速卖完,出版社又加印了第三版。“文革”中,李天焕落难,此书也横遭批判,否则或许能加印第四版、第五版。

        1963年秋,为有效打击美蒋武装特务在沿海等地登陆袭扰,李天焕深入沿海边防哨所,实地研究对策,召开了沿海61市边防工作会议,明确斗争重点,调整兵力,加强装备,开展军民联防,使当年登陆的十几股武装特务全部被歼。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在李天焕等领导下,逐步形成了在党委统一领导下,实行发动群众与专门工作相结合,武装警卫、侦察情报与行政管理相结合,具有中国革命传统特色的人民边防。诚如杨成武等所说,“天焕同志为此倾注了巨大的心力,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选调天焕同志任战略导弹部队政治委员,是毛主席、党中央对他的信任”

 

        19666月,中央军委决定以原公安部队领导机关为基础,建立第二炮兵领导机构,并任命李天焕为第二炮兵政委。19673月,在二炮党委扩大会上,军委叶剑英副主席曾说:“选调天焕同志任战略导弹部队政治委员,是毛主席、党中央对他的信任。别看他在群众面前驯驯服服,在敌人面前,在战场上,他是一只老虎。”

    于是,李天焕刚刚卸下公安保卫武装的担子,又肩负起建设我国战略导弹部队的重任。他深知,建设和发展我国战略核力量,对实现国防现代化,维护国家独立和安全,意义非凡。因此,他精神百倍地投入了又一项全新的工作。期间,他虚心向干部和专家请教,深入了解部队情况,抓紧建立领导机关,组建部队,加速作战基地的建设。然而,在“文革”动乱中建立的第二炮兵,一开始就陷入极端困难的处境之中。于是,李天焕只能更加发奋忘我地工作,既抓运动,又不放松工作。机关办公室被造反派封闭了,他就借外单位办公,及时处理部队组建、发射训练、阵地工程等各项事宜。有时,甚至白天挨批斗、作检查,他晚上照旧干工作。大动乱的干扰破坏,使战略导弹部队的建设遇到重重困难,他自然心急如焚。1967122日,毛泽东主席接见军委碰头会议人员,在徐向前、许世友汇报后,李天焕激动地报告说:“我们现在根本不能工作,要求主席允许我们工作。”毛泽东主席当即指示:“要允许工作,不能过头了,不能搞逼供信。”谈话中,他还明确指示:不能冲击军事机关。会后,中央军委发布了提倡文斗反对武斗、不准冲击军事机关的《八条命令》。

        19681月,经过李天焕等一年的努力工作,召开了二炮部队第一次军政领导干部会议,在杨成武代总长及各总部领导主持下,完成了二炮部队建制的正式交接。会上,李天焕作了关于战略导弹部队建设问题的报告,明确了部队的性质、任务、建设规划及工作的方针。会后,正当为实现会议所确定的目标而拚命工作的时候,李天焕却横遭林彪、“四人帮”的诬陷,被关押长达7年之久,直至19794月才得到平反。10年沉冤,虽然得到最终昭雪,但多年迫害,对身心的折磨摧残,已使他重病缠身,无力再为党和人民作出新的贡献了。

        1986519,李天焕逝世于解放军总医院。

    纵观李天焕革命生涯,诚如杨成武等所说,“天焕同志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奋斗60年的实践,证明他不愧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是人民军队优秀的指挥员和政治工作领导干部。”

   

    (责任编辑:聂红琴)


作者:苏振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