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当前所在位置:
庄则栋和科恩:联手演绎乒乓外交前奏的传奇故事
文 · 孟 红
来源 :  2010-08-03 16:17:11 已浏览 : 1766
 
    上世纪70年代初期, 中国外部环境极其险恶,处于各种“敌对势力”的封锁之下。在这众多“敌人”之中,“美帝国主义”乃是中国人眼中的头号死敌。著名乒乓球运动员徐寅生回忆说,那个年代,运动员这个特殊群体与外界交往禁忌要少一些,但是我们与美国运动员之间,却没有进行过什么实际交流。1971年第31届世乒赛在日本的名古屋举行。已经因“文革”连续缺席两届大赛的中国队,接到主办方的邀约,不知道去与不去。最后,毛泽东的“我队应去”的批示,算是一锤定了音。出人意料的是,中国乒乓球选手庄则栋和美国队员科恩,还在此届世乒赛上联手演绎了一个乒乓外交前奏的传奇故事。
 
意外奇遇:中美乒乓球选手真诚结友谊
 
    1971年4月4日,世乒赛5个单项的比赛全面展开。美国男队第三号选手19岁的大学生科恩一向比较喜欢独来独往。这天下午,科恩一个人搭乘一辆组委会的小车,去了一幢七层楼的练习馆。过了一会儿中国队也来到这里练球,科恩瞅准机会问我队主力之一的梁戈亮,能否和他挥几拍。梁戈亮欣然同意。
    等科恩练完球,整理好东西,带着一身汗走下大楼时,竟然找不到他来时搭的车了。正当他手足无措时,一辆带有世乒赛标志的大轿车开了过来,他情急生智,连连招手,大轿车在他身边缓缓停住了。车门“吱吜———”一声打开了,他想都没想就一个箭步跳上了车。
    科恩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漫不经心地抬头四顾。哟,他不禁暗暗吃惊:同车的全是中国人!
    吃惊的不仅仅是科恩。在大轿车里坐着的25名中国乒乓球选手和代表团工作人员,这时都认出了上车的是美国运动员,而且是爱标新立异的“嬉皮士”科恩。这个特征明显的“USA”选手长发及肩,穿着紫色的印花喇叭裤,是那个年代最典型的美国嬉皮士造型。尤其是他那一头长发,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的中国大陆是见不到的,因而特别引人注目。
    车子发动了,科恩在一瞬间的尴尬后,突然大大咧咧地站起来大声说道:“有没有翻译?”找到翻译后,他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起自己的意思:“我的头发,我的帽子,我的衣服看上去都很滑稽,我知道你们在笑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和我穿的一样,想的也和我一样。我们曾经被压迫,但通过革命,获得了自由。”后来一位路透社记者在采访科恩后说,当时科恩说这些话时,满脑子在想如何在中国开展革命,如何让中国人获得自由。
    这时,坐在大轿车最后一排座位上的浓眉朗目的庄则栋站了起来。他来到科恩身边,微笑着对科恩说:“我们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一直是友好的。你在我们国家有许多朋友。今天你来到我们车上,我们大家都很高兴。我送给你一件礼物吧……”说着,庄则栋从随身背着的挎包里掏出一件精美的小礼品,那是一面一尺多长的杭州织锦,上面绣着一幅优美的黄山风景画。
     科恩见状,显得异常高兴。他一边忙着称谢,一边也在自己的挎包里搜寻起来。“天啊!”科恩叫了起来,“我什么也没带,连把梳子都找不出来,可是我一定要送你一件什么……”
    车很快到了体育馆。当庄则栋与科恩有说有笑地下车时,正好给候在门口的几个日本记者看到了。
    记者们都看到了那件礼物。科恩忙解释说:“我还没有给庄先生礼物呢。”他们交谈、握手的照片,第二天就上了日本《读卖新闻》等报纸的头版头条。两人合影照片的说明是这样写的:庄则栋难道与科恩是朋友吗?
    世界媒体都抓住了这个敏感的话题。中美运动员之间的这种友好举动,不由不让人浮想联翩。
    从当晚开始,科恩就在为回送给庄则栋什么礼物而犯愁。送什么好呢?科恩开始在名古屋的地铁大厅里搜索,因为那里有许多商店。当他看到一个日本男孩穿着一件红蓝白三色、上面带有和平标志的T恤后,激动地对那个男孩说:“把你身上穿的这件衣服卖给我吧。就现在。” 好说歹说,那个男孩就是不同意。 幸运的是,后来科恩在地铁商店里还是发现了这种T恤,便掏钱买了一件。
    4月5日,科恩瞅准机会,在比赛场地找到了庄则栋,把他拉到场边,将这件T恤回赠给了庄则栋,并特意在上面别上了美国代表团的纪念章。
    科恩还真诚地对庄则栋讲道:“如果你们邀请我去中国,我愿意去。”
    两名日本记者听到了,立即问科恩:“科恩先生,你想去中国吗?”
    科恩这时暗地里对自己说:“不要谈到政治,不要谈到政治。”嘴里却说:“那当然,没有去过的地方我都想去的。比如,阿根廷、澳大利亚、中国。”他有意按英文字母的顺序,带出了中国。
    “中国有什么特别吗?你真的想去吗?”记者的提问步步紧逼。
    “当然想去!”科恩回答。
 
国内争议:毛泽东深思后最终作出决断
 
    美国乒乓球队员与中国乒乓球队员接触并有所表态的这一消息传到国内,外交部和体委开始讨论邀不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问题。多数同志认为,主席和斯诺讲过,欢迎尼克松来北京;现在让美国乒乓球队打头阵未必有利。少数几位同志认为要是邀请美国队访华,有利于中美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势头。讨论的结果是不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他们写了一份报告交给周恩来,周写了“拟同意”三个字。
    4月6日下午4点半,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接到了国内的指示:“……可以告诉美国队,现在访华的时机还不成熟,相信今后会有机会。可留下他们的通信地址。但对其首席代表在直接接触中应表明,我们中国人民坚决反对‘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阴谋活动。”
    4月7日凌晨,报告传到毛泽东手中,可是,毛泽东并没有让秘书拿走归档。这位伟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容易进入兴奋状态。他的脑子里忍不住还在转动是否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大问题。此时,他隐隐约约感到某种天赐良机降临了。他仍像战争年代那样善于捕捉战机,获得战场上的主动权。让美国乒乓球队打头阵有何不可!它将为尼克松或者其他的特使来北京创造一个良好的气氛,这是打开中美关系局面的一个非常好的时机。时机难得,稍纵即逝。
    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毛泽东终于毅然做出批示:立即邀请美国运动员来华访问。他要秘书马上转告周恩来,请他亲自抓这件事。
    4月7日上午10时30分,美国乒乓球队的副领队拉福德·哈里森遇到中国代表团的负责人宋中。宋中向哈里森转达了中国的正式邀请。惊喜的哈里森当即向东京美国驻日使馆打电话,询问有关问题。美国驻日大使阿明·迈耶不在,接电话的使馆官员威廉·坎宁听说后当场表示,哈里森应该接受邀请。
    坎宁接电话后很快找到迈耶大使汇报。迈耶立即告诉了华盛顿(此时,华盛顿已是午夜)。接到电报的罗杰斯国务卿当即将电报送往了白宫。尼克松喜出望外,马上批准美国乒乓球队接受邀请。
 
引人注目:周恩来与科恩在人民大会堂轻松对话
 
    4月7日,当美国乒乓代表团接到中国方面允许他们赴华的申请后,科恩兴奋得瘫倒在地。所有的记者都围着他,因为是他促成了这件轰动世界的“大事件”。科恩坐在乒乓桌上,把头埋在两条手臂之中,久久说不出话来。
    一行15人的美国代表团坐飞机到香港,再从罗湖口岸入关。入关前,美国队的团长斯汀豪文一直告诫代表团成员,在中国不要表现出任何不满,“我们要表现得庄重一点”。据说,他还曾想让科恩把长头发剪短。
    当时,整个世界都把目光放在这支美国乒乓代表团身上。美国各大报纸争相与他们联系,希望他们能“随时随地向国内发稿”。
    从4月10日到4月17日,无论是在北京、上海还是广州,科恩都是这支代表团里最受欢迎的人物。在清华大学比赛时,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他无球时转动球拍的方式,他发球前向球吹口气的动作,他把脚提到球桌上系鞋带的样子,他的长头发,他的大帽子,他的花衣服,他所有的一切,都能让中国观众发出笑声。他的疑惑则是,现场一万多名观众,怎么能够同时鼓掌,怎么又能够同时安静。科恩与同伙们终于看出来了,中国队员在比赛中,总在竭力避免使美国队员太难堪。
    4月14日下午,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会见美国乒乓球代表团,并与他们谈论了很久。
    随团采访的美联社驻东京记者罗德里克曾访问过延安,见过周恩来。周恩来马上认出了罗德里克,并走过去首先跟他握手:“这不是罗德里克先生么?我们好久没见面了。”罗德里克十分感动,握着周总理的手直摇。“我在富丽辉煌的大会堂见到总理,想起在延安窑洞里、在油灯下跟总理促膝夜谈,感慨万千。你们伟大的国家伟大的革命前进了。”
    周恩来与美国代表团成员一一握手后,坐在斯汀豪文团长旁边的沙发上,讲话之后他问大家:“你们住得怎么样?习惯中国菜的口味么?还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提?”
    翻译刚把周恩来的话译完,科恩就倏地站了起来,他略微欠了欠身子,大声地说:“总理先生,我想知道您对美国嬉皮士的看法。”
    这一问题抢了其他人的话头,也很突然,斯汀豪文团长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大厅里静静的,大家都盯着周恩来。
    周恩来客气地微笑着打量了科恩一眼,瞄了瞄他那蓬松飘垂的长发,说:“看样子,你也是个嬉皮士了。”周恩来接着把眼光转向大家说,“世界的青年们对现状不满,正在寻求真理。在思想发生变化的过程中,在这种变化成型之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事物。这种变化也会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这是可以容许的。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曾经为了寻求真理尝试过各种各样的途径。”
    对于周恩来的回答,科恩感到十分意外。科恩学的是历史和政治学。他原以为在这个最革命的国家,听它的总理评价嬉皮士,一定会听到那种“资产阶级的”、“颓废的”、“没落的生活方式”之类的训词,结果没想到,周恩来并没有用革命的大道理训人,还表现出十分理解当代青年的思想。他接着又听周总理说:“年轻人都会有自己追求的生活方式。”科恩听后沉吟片刻,深表理解地点点头。不由自主地对周总理表示了敬佩的神情。
    周恩来又将目光转向科恩说:“要是经过自己做了之后,发现这样做不正确,那就应该改变,你说是吗?”
    科恩耸耸肩,友好而诚恳地笑着点了点头。
    周恩来略作停顿,又补充了一句:“这只是我个人意见,只是一个建议而已。”
    周恩来的这番话,在第二天就被几乎所有的世界大报与通讯社报道。
    分别时,周总理还拉着科恩的手说:“祝你天天进步。”
    科恩的母亲知道周恩来总理亲自对其子教导后,于4月16日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威斯沃德托人通过香港将一束深红色的玫瑰花送给周恩来总理,感谢周恩来对她儿子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诲。
    这次访华期间,科恩在中国拍了许多照片。最有意思的是,大家还在一条“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走狗”的横幅下留了张合影。
 
影响深远:中国外交一片灿烂前景
 
    经过乒乓外交,中美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周恩来接见美国乒乓球代表团这个消息传到美国的时候正是清晨。当天,美国总统尼克松发表了有助于改善中美关系的五项对华新政策:1、美国准备迅速发给从中国到美国来访的个人的签证;2、美国准备迅速发给从中国到美国来访的团体的签证;3、允许中国使用美元;4、取消对供应前往中国或来自中国的船只和飞机的燃料限制;5、准许挂外国旗帜的美国船只停靠在中国港口。
    不久,中国乒乓球代表队应邀赴美国进行友好访问,受到同样热情的接待。
    1971年春天的“乒乓”外交确实将中美关系的突破性进展展现在世人面前。小小银球弹开了中美彼此紧闭20多年的国门和20多年冰冻的政治僵局,震动了地球。周恩来在许多场合提到了“乒乓外交”。5月30日,周恩来在外事工作会议上,在有着众多参加者的情况下颇有诗意地说:“4月7日,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把乒乓球一弹过去,就转动了世界,小球转动了地球,震动世界嘛!”
    小球确实推动了大球。关于乒乓外交,许多人仅仅知道它打开了中美交往的大门,其实它还在更广的范围内被作为中国通向世界的钥匙使用。1971、1972、1973年,北京先后举办了亚非乒乓球邀请赛、亚洲乒乓球锦标赛、亚非拉乒乓球邀请赛。其中的亚非拉邀请赛,参赛国家和地区多达86个,甚至还包括26个未建交国,旅日、旅美台胞也在受邀之列。
    乒乓外交,直接或间接催生了中国外交史上一系列重大事件:1971年7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随后双方发表公告,宣布美国总统尼克松将访问中国。10月,基辛格再次来华,为尼克松访华作了安排。10月,中国重返联合国。1972年1月初,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黑格率先遣组来华做尼克松访华的准备工作。2月21日,尼克松访华。紧接着,中日建交。其间,中国与许多亚非拉国家也相继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一连串的动作,使得全世界都把注意力投向了中国。
    回到美国后,科恩与所有代表团成员一样,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在一年多时间里,他到处巡回演讲、接受采访、参加乒乓表演、拍广告。他还向美联社的记者拍胸脯说,他可以促成周恩来与尼克松的对话。科恩在1972年写了一本书,书名就叫《如何打乒乓球》。至今,这本书还能在网上买到。嬉皮士在美国的地位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1972年,埃尔顿·约翰在美国进行巡回演出时,科恩作为嘉宾坐在第一排。他唱到激动处,科恩把帽子也扔了上去。约翰戴着科恩的帽子唱完了余下的歌。不过,等到演唱会结束后,科恩方才想起约翰把帽子拿走了。找到约翰时,他不好意思讨回帽子。于是,他说,我给你的帽子签个名吧。约翰这才知道,这位嘉宾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科恩,不由得大叫一声:“哇,太荣幸了!”不过,科恩之后再也没有参加过世界级大赛。
(责任编辑:卜 一)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