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党史网是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主办的党史研究与宣教网站。本网站正在改版升级调试中,部分内容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敬请谅解!
友谊传世界,豪情传神洲
——回忆金陵饭店建设过程
来源 :  2009-12-17 09:24:46 已浏览 : 3398
 
文 ·储江
 
    今天的金陵饭店矗立于新街口的摩天大厦群中,并不十分起眼。但在30年前的南京,乃至全中国,她的诞生却有着石破天惊的反响。造这幢37层建筑,并非只是建一座设施先进的酒店那么简单,它触发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层层制度阵痛,在寻找制度空间的过程中,金陵饭店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地理坐标,也顺势成为中国开放的坐标。我当时任江苏省委书记处书记兼南京市委第一书记、市革委会主任,亲历了金陵饭店建设的过程。
 
1980年3月17日,金陵饭店破土动工
 
“搞旅游要先把旅馆盖起来”
 
    如果说,中国的对外开放起步,是从引进外资入手的,那么,引进外资最初则是从引资建设旅游饭店为突破口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封闭多年的国门终于打开了,随着国家一系列政策的相继出台,来华技术投资、观光旅游者与日俱增。国门一开,隔绝已久的港、澳、台同胞回乡探亲人潮汹涌,外国旅游者也纷至沓来,1978年,全国旅游入境人数达180.9万人次,超过以往20年人数的总和,1979年又猛增到420.4万。但是,这一喜人的形势后面却隐藏着一系列棘手的问题,其中一项就是住宿。庞大的旅游大军令国内的接待单位措手不及。当时国家经受了十年浩劫,资金相对吃紧,这一时期的归国华人、华侨中不少都是豪富巨商。他们中有不少人表示愿意来国内投资酒店,于是有人提议利用侨外资金建设旅游饭店。邓小平说:“外资建旅馆可以干嘛!利用外资修建旅馆应多搞几个点,一个地方1000至2000个床位。”他还具体算了这样一笔账:一个外国旅游者如果在中国消费1000美元,我们一年接待1000万旅游者,就可以赚100亿美元,就算接待一半,也可以赚50亿美元。
    为此,国务院成立了“利用侨资、外资建设旅游饭店领导小组”,主要负责人是谷牧、陈慕华、廖承志。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简称 “侨外资办”)。1978年12月,谷牧、廖承志同志在北京主持召开了各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负责人会议,传达邓小平关于“民航、旅游很值得搞”,“要以发展旅游为中心搞一个综合方案”,以及利用侨资、外资造旅游饭店,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指示精神,研究了具体落实措施。一些同志听到小平同志的讲话精神,既感到十分振奋,又感到震惊,同时还有些担心。为了使各级领导同志下定决心发展旅游事业,小平同志在此后的几个月里,又连续发表重要讲话,坚定不移地指出:“旅游事业大有文章可做,要突出地搞,加快地搞。旅游赚钱多,来得快,没有还不起外债的问题,为什么不能大搞呢?”“搞旅游要先把旅馆盖起来,下决心要快。第一批可找侨资、外资,然后自己发展。方针政策定了要落实,首先是选好人。家有梧桐树,召来金凤凰。”
    经过谈判协商后,国务院研究批准立项建设六家旅游饭店,包括北京建国饭店、长城饭店,广州白天鹅宾馆,南京金陵饭店,上海华亭宾馆和虹桥宾馆。
    此时的南京,国民经济虽然有所恢复和发展,但是市里的财力也只能维持“吃饭”,很难有余力顾及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投入。
 
 
储江(前排左三)与刘树勋(著名建筑学家,前排左四)等
专家共同研究审议金陵饭店建设工程方案
 
一波三折的担保问题
 
    南京市委对建设饭店的态度始终是积极的,主要基于两方面考虑:一方面,南京虽然是省会城市,但 6层以上的建筑物都非常少,饭店的建设将直接推动南京城市建设,改变城市面貌。另一方面,几千万美元的大投入,会使旅游事业得到大的发展,对南京经济必将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1979年8月4日,经授权的国旅南京分社与陶欣伯的欣光公司签订建设饭店合同。8月13日,市委召开常委会,专门研究讨论建设饭店的相关事宜。因为当时已经有了南京饭店,而南京古时又称金陵,因此我们就给这个饭店取名叫金陵饭店。市里专门成立了金陵饭店建设工程领导班子,由市建委牵头负责筹建工作。后来,成立南京市旅游事业服务公司,由张海萍(时任建委副主任)担任经理,负责具体筹建工作。
    老实说,开放之初,我们缺乏思想理论和具体方针政策的充分准备。对外开放、利用外资是新事物,在饭店的建设过程中,几乎每一个阶段都有过异议、遇到过阻力。当时面临的困难实在是太多,这里举个担保的例子。
    建设饭店资金主要由两方面组成:一是陶欣伯的欣光公司协议贷款投资800万美元(不包括利息),二是向香港汇丰银行贷款3200万美元(其中2600万为本金,600万为最初4年的利息)。与同时期建设的北京建国饭店、长城饭店和广州白天鹅宾馆不同,它们都是中外合资,以合作方式经营,金陵饭店则是利用贷款建设,由中国人自行管理,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前后两者政策待遇完全不同。
    当时贷款的协议已经签订,但是在向香港汇丰银行提供担保的问题上却一波三折。按原先的设想,由省内的银行提供担保,但是省内的银行没有一家愿意提供担保,主要原因在于害怕没有偿还能力。省内银行不同意,我们就到北京找了中国银行。但是当我们的同志和香港汇丰银行的业务人员到北京找到一位副行长,这位副行长却只在担保书上写了三个字:知道了。他不说办也没说不办。后来我们通过各方面做了不少协调工作,但银行始终态度不明朗。
    怎么办呢,没有人愿意担保,还有没有其它办法?因为当时国内没有担保法相关的规定,我们想了一个变通的方法,由我们南京市财政来担保,这虽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是总算能给汇丰一个交待。香港汇丰银行的业务人员向高层报告了我们的这个想法,不久就有了回音。香港汇丰银行同意采取这种方式,但是提出,南京市财政担保不行,要求由江苏省财政担保。得到这个信息,我迅速向当时的省委主要负责人汇报,得到同意。我担心夜长梦多,所以就在发给香港汇丰的电报上签字同意由江苏省财政担保。我当时虽兼任省委书记处书记,这个事也经过省委主要负责人的同意,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应该由我来签这个字。但是这个项目已经拖得太久,时间不等人啊,错过了这个机会,也许就要黄掉。在特定的时间段,想干成事情,实在无奈时只有采取非常规的方法。
 
1990年10月3日,储江(右)与陶欣伯(左)参加金陵饭店7周年庆典仪式
 
金陵饭店载入《世界建筑史》
 
    在初步签订金陵饭店协议之初,我们就开始了选址工作,莫愁湖、玄武湖、紫金山、大行宫等地方我们都讨论研究过,但最终将饭店地点选择在新街口。一是因为这里是南京市中心,便于外国游客游览参观,了解南京风土人情;二是此处为五台山阶梯,平均岩层深20多米,对基础设计和施工有利;三是这里煤气、上下水等城市配套工程较其它几处也有利;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就是,新街口虽然地处南京最繁华的地区,但西北角却是破旧低矮的棚户区,有一些不怀好意的外国记者经常在这里拍照片,发在国外的媒体上。我们想通过建设饭店既可改造旧城市,又能改善这一带居民的居住条件,把这里的环境来个彻底的改变。后来实践证明,我们选择新街口这个闹市区而没有选择在风景区是正确的,有些外资饭店,因为选址的失误,直接导致了后来的经营困难。
    当时动迁区域居住人口密集,住房条件很差,居住着363户、1214人,还有32家商店和14家个体户。市委专门成立了“金陵饭店拆迁办公室”,现场办公,在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拆除了16986平方米,提前完成了任务。这件事非常了不起,拆迁的群众和企事业单位顾全大局,为金陵饭店的建设做出了贡献。
    在我们原先的设计中,金陵饭店是两座楼800个房间。但是在地质勘探中,发现在岩石层中有流沙层,所以必须在原有设计的地基标准上提高,这样就必然要增加费用,而4万美元每间的标准是变不了的,如果仅建设其中一座,那么就达不到800个房间的要求,就会直接影响饭店的经营效益,从而导致我们不能按计划还完贷款。开会研究这个问题时,大家提出了很多方案,但都因不是很合适而被否决掉了。会开了很长时间,大家很疲劳。这时有同志提议:“实在没办法,就把两座楼摞一起得了。”我当时听了,觉得这也是一个办法。继续开会时,我就建议让设计专家讨论一下这个想法。
    饭店的建筑结构由香港巴马登纳土木工程有限公司和南京工学院建筑系建筑设计研究院负责,机电部分由香港雷京喜工程顾问公司设计。他们认为虽然建设这样的高楼有一定难度和困难,但这个方案还是可行的。于是我们决定按照造37层的高度再进行方案设计。  
    新的设计方案出来后,我们请来了近百名全国知名的建筑专家论证,江苏的大约有50人左右。经过认真的讨论研究,当时我征得这方面的权威专家刘树勋的意见,他这样对我说:“方案设计科学周到,尤其是四个角处理得非常好。”这样,建37层高楼的方案就定下来了。金陵饭店平面以正方形为主体形式,由三个扭转45度的正方形组合而成,有截楼、群楼、多层停车库及东部花园、购物中心,总建设面积6.6万平方米。
    1980年3月,饭店正式破土动工。而实际情况是,此时金陵饭店相关的一些手续还拖在一些相关部门,一些同志找出种种理由拖着不办。比方说消防问题、泄密问题等等。这些异议和阻力或源于旧观念、老框框,或由于对实际情况缺乏了解。领导层中也有许多人担心以后还不起贷款。怎么办?等是不行的,我们市委本着饭店是由邓小平同志亲自批准建的,资金不是国家的财政,是利用外资,创建金陵饭店,既有益旅游事业,又对城市建设,发展城市经济有重大意义。最好的办法就是决不能受条条框框影响。市委决定,饭店按照计划开工,有什么问题市里负责。
    建设工程由南京市第一建筑公司、江苏省设备安装公司承建。在建设过程中,他们大胆革新,创造了许多新工艺,比如刚开始灌浇整体结构的钢筋混凝土框架,要21天浇铸一层,后来改进施工方法,缩短了工期,7到9天一层,建到第33层楼面时,通过提高垂直输送设备利用率,加强各工序的衔接,终于实现5天建好一层楼面的目标,创造了我国高层建筑史上的奇迹。大楼建成后,经过经纬仪测试,楼面111.4米标高,垂直偏差最大为3.1毫米,相当于半颗米粒的误差,是规定允许偏差的八分之一。他们精湛的技术和施工质量赢得了广泛的好评,为国内在城市建设高楼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提供了高层建筑的先进设备。国内许多建筑行业的同志也纷纷赶到金陵饭店参观学习。饭店建成后,获得了江苏省优良工程称号,成为南京市十大明星工程之一,作为当代优秀建筑载入了《世界建筑史》。这也证明南京现代建筑在施工技艺上实现了一次飞跃,为后来的南京建设高楼打下了好的基础。
    建设金陵饭店是我们第一次利用外资,与外商也是初次打交道,所以在建设过程中,有一些曲折。有的属于没有经验,有些则是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比如开建不久的1980年12月,中央工作会议讨论经济形势和经济调整问题,会后一个重要的动作就是压缩基本建设投资规模。根据中央的精神,江苏省要停建基本建设工程,进行全面清理。当时,负责建造饭店的同志听到这个消息,都很着急。我对他们说:“金陵饭店利用的是外资,不在整顿的范围,你们不要管这些事情,该干什么干什么,把自己的事做好,这个问题我来负责解决。”在省里的一些会议上我特别强调了金陵饭店的特殊性。饭店没有因整顿而停工。
    当时对建设饭店反对的声音不少,所以我们市委更是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来抓饭店建设,小到饭店每一个厅的名称都是我和周伯藩、陈云龙等几个同志经过反复研究定下的。严谨行事的同时,我们也敢于大胆突破,饭店率先在国内建了顶层旋转餐厅和屋顶停机坪。在一些设备上我们敢于超前投入。比方说水管,如果按照计划用镀锌管,虽然投入少,但是一方面会生锈,影响水质;另一方面十多年后,水管老化必然要进行更换,到时必将是个大麻烦,会直接影响饭店的经营。所以我们学习锦江饭店,水管全部采用铜管,虽然投入大,但是一劳永逸。因为是利用外资建造的饭店,国家不供应材料,所需物资都要自行解决,采购任务十分繁重。我们根据实际情况,市里派出考察组去香港考察,决定委托国家外贸部在香港的中资机构华润公司负责,我们派专人在香港配合,参与采购事宜。后来实践证明,华润公司所起的作用非常大,他们在采购中多次招标、投标、议价、压价,为我们节省了300多万美元的资金,约占总投资的10%。
 
“到南京,住金陵”
 
    1983年10月4日,金陵饭店开业。与其说它是饭店,不如说是景点。当时每天都有围观者聚集在栅栏外,凝视这座矗立于市中心的白色巨柱。普通市民被允许到旋转餐厅参观,一日开放两场。
    饭店是风风光光地开业了。可这样一个庞大的国际化酒店,是否会是一个“大招待所”,许多人拭目以待。当时国内外舆论压力很大,国内持悲观论调者认为:“金陵饭店是个大包袱,无利可图!”国际舆论更是怀疑中国人能否管理好如此现代化的高级饭店,债务能否还清,典型的一句话是:“金陵饭店将是中国四个现代化在旅游事业上成败的试金石。”
    实际上,在筹建期间,我们就已考虑到这么现代化的设施,不仅要建设得好,而且更要经营得好。管理好这样一个饭店,必须要有一个好班子。1982年3月,金陵饭店领导班子成立,张海萍任党委书记,总经理是从苏州来的周鸿猷。周鸿猷是学工商管理的,担任过苏州市交际处副处长,在苏州国旅、中旅都兼任经理,常年安排外国旅游者、华侨、港澳同胞,外事经验丰富。我在苏州工作时,因外事工作常常与他接触,对他的工作能力很欣赏,所以就把他从苏州调了过来。班子其他同志也都是经过慎重考察的,这个班子在后期经营中,敢想敢干,勇于创新。饭店的员工没有按照老的办法从各类招待所中调,而是采用招聘和自己培养相结合的办法。一方面从省旅游学校的优秀学生中选拔,另一方面市里在南京市58中开设旅游专业班,招收学生,学制两年,毕业后择优录取。在选择员工过程中,我始终向饭店负责同志强调,必须严格招聘条件和工作纪律。这项工作结束后,没有一个领导的直系亲属到饭店工作,也没有一个员工是通过私人关系介绍到饭店工作的,这样就最大程度保证了员工的质量。
    没有管理大酒店的经验,我们就付学费学习。这方面,陶欣伯先生给予了全力支持,在他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有国际最佳酒店集团称号的香港文华东方酒店集团作为老师。将香港文华酒店的一套管理程序全盘“拿来”,从前台到后场近百套程序,逐一对照,按表操作,这一“对标”实现了金陵饭店与国际知名酒店刚性管理的“对接”。同时聘请来文华三位骨干(行政助理、餐饮总监、西餐总厨)作为开业的指导教师。派出去、请进来相结合,专心一致地学好人家的管理模式,缩短了“金陵”跃升“五星”的路程,开业头两年,就接待中外游客近10万人次,创造了高星级酒店入住率80%的奇迹。这期间还发生过外国客人从被安排的涉外饭店自己跑到金陵饭店入住的佳话。一时“金陵”名声大噪,“到南京,住金陵”,成为当时许多外商的时髦用语。
    金陵饭店建成开业后不久,党和国家领导人就先后入住、视察金陵饭店。1983年5月17日,廖承志为饭店写下了“金陵饭店好”的题词;同年6月5日,胡耀邦为饭店题词:“友谊传世界,豪情看神州”;1985年2月2日,邓小平莅临饭店,赞许金陵饭店“管得很好”。
    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金陵饭店创造性地走出了一条中国人自己管理现代化国际酒店的成功之路,打造出了独具民族特色和国际水准的“金陵”品牌,取得了优良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开业10年,金陵饭店还清了4500万元贷款,为国家赚回了一座建筑面积达10万平方米的大型五星级酒店,比预期整整提前了4年。开业20年实现营业收入74亿元。
    金陵饭店的成功运营,不仅在视觉上冲击了国内同行,在观念上更是给国内酒店业带来了彻底的洗礼。全国各地的高星级酒店纷纷引进“金陵饭店管理模式”。
    金陵饭店成了一个让世界看见我们的窗口,而我们通过这个窗口,也发现了世界,因而改变了自己。她骄傲地向世人展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当然,她所展示的并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成就……
   “在南京住了这么多年,最爱的建筑还是金陵饭店。”一个作家曾经这样说。2005年,在“评选市民心目中最美丽的高楼”活动中,老金陵赢得了“景观之美”的头彩。
    金陵饭店是个建筑的奇迹,更是那个时代的奇迹!
(责任编辑:卜 一)
 

来源:《世纪风采》2009年第12期

编辑:江婴

 
作者:
上一条 : -1